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Spliced Words & Every Step Takes For You


《拼贴字画》&《每一步 为你而走》
→两篇篇幅都比较短;就放到一块了

------------

【Spliced Words】
《拼贴字画》

 

        合上门后,他迅速抹去了为给秘书小姐准备的微笑。Bruce倒想继续扮演礼貌好上司的角色,但他现在心情并不好,再加上这间办公室里的书墨味尤其重;他有些烦躁地将皮鞋踩在地毯上,干脆一道发泄起早间会议上的不愉快来。
       
        然后Bruce就是在把自己摔进办公椅里时注意到那一小张掉落的纸片的。
       
        它看起来就像是张普通的便条,呈现出淡米色的素雅来。他让自己挂在椅子的扶手上伸长了胳膊去捞,这才看清它的非同寻常。
       
        纸片的作者似乎想尽办法要隐匿身份,因此没有用笔直接在上边涂画,而是选择以拼贴的方式把现成印刷好的字句剪下再连成整句。
       
        Bruce由此被提起了兴趣,但没有觉得这做法有多么别具匠心。他注意到每个剪裁边缘都特别整齐,如果作者没有借助什么特殊工具,那必定是个极富耐心的阴谋家了。
       
        他再次瞥了一眼上边的内容——“Love U,Mr.Wayne”——并不是什么难猜的情绪表达。
       
        最近的追求者越来越刁钻了?
       
        他没太在意,但出于对潜在仰慕者应该是公司内部人员的考虑,Bruce将那张纸留在了自己桌上,压在墨水瓶下。
        
        
        秘书小姐向Bruce一再保证,自己真的没有查到有什么人随意进出他的办公室。
       
        但是这样的小纸片却越积越多,Bruce的墨水瓶都快压不住它们了。而那些情话——单纯却让人心动,只是一直没有署名或是个人倾向,这让Bruce觉得这多半是个恶作剧。
        

        Clark拉开了抽屉。
       
        里边是剪碎后分好类的早报,被一个个小夹子收拢在一起。
       
        他叹了口气,把它们全都拿出来,摊开分在桌上。终于挑好组合成句后,他去撕便条纸,却发现已经用完。
       
        他怔了一怔,才发现窗台上原来多了好多纸团。他抓过一个展开,上边贴着每日早报同一个位置的内容——
       
        本报讯 记者:Clark Kent
        
        
        「你的小惊喜就此结束了。」
       
        Clark紧张地转过头,看见Bruce正站在自己的公寓里。后者的脸上露出些得意的神色。
       
        「Bruce!我……」
       
        「打住。」
       
        男人蹿过来,用指尖抵住了他欲张的唇。

       「你可让我质疑手下的办事效率了。绝妙的一招,Clark,但你不该用自己报社的纸的。」
       
        Bruce挑衅似的凑上前,搭上他搁在椅子两侧上的手。Clark不得不将身子向后仰去,但Bruce勾住凳脚又把他带了回来。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最后赢我的机会——Kent先生。」
        

        吻我。
         
 
 
 
 
 
 
【Every Step Takes For You】
《每一步,为你而走》

        

        最初加入《星球日报》正式开始工作那会儿,Clark还并未习惯都市生活。因此他做什么事都是匆匆忙忙的:路人走的他用跑,飞奔出公寓楼、或是跃上已缓缓开动的公交;午饭一概草率解决,稀罕地打个盹都像是在准备随时战斗。他还一直是最先交稿的那个,落得办公室里的人一度以为Kent是个过分积极的工作狂。
       
        一天下来,暂且作为普通人而疲倦不已的Clark瘫倒在狭长卧室的硬板床上,怀念着堪萨斯屋顶上、可以窥见星星的天窗。
       
        待熟悉新环境后,他做事也总算不那么火急火燎了。Clark学会了如何利用工作日的闲暇时光、与大伙结伴去往酒吧或夜店,即便仍不喜欢那些地方特有的气氛,他也在其中放松下来;他还搬进了一间新公寓,虽然仍旧不大,温和的布置却使这个小空间却多了一份温馨。

        Clark也逐渐显示出自己的个人魅力来,他善良体贴,除过一味的掩饰,谈吐分明绝不为一个平凡的小镇男孩。他开始回应周围人的谈天;并且再有当女同事们拿他说笑时,能够报以一个略带腼腆的微笑了。

        而笑容的特殊魅力几乎抵消了Kent平凡的穿衣搭配、些许笨拙以及其他的小缺点。姑娘们开始意识到他是个不错的男友选择,至少他善良体贴,给人以安全感。但Clark仍旧在与任何人相处时有所保留,像是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对彼此绝对坦诚。

        因此他依旧孤独。

        
        他完美的生活节奏在Bruce出现后被彻底打乱。倒不是说后者惹了多大的麻烦——他才是两人之间一直闯祸的那个。Clark对Bruce充满了好奇心。鉴于两人作为朋友及在正义道路上作为同事的双重关系,Clark如愿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对方。

        Bruce几乎有着同他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Wayne自有享受生活的足够资本,因此夜晚总是最为多彩的。Bruce面对晚宴上各方的搭讪显然游刃有余,机敏文雅的谈吐,反是让实则是被草率敷衍的人心甘情愿留恋他潇洒的背影。

        但那个男人终究是复杂的。Bruce会在阴雨天若无其事地哼着低沉的小调,那些像极了母亲唱给孩子的旋律伴着窗上的雨点滑落进Clark的心里;而Bruce熟睡的时候,一贯倔强的神情会被收起来,让他注意到那轻颤的睫毛上写满了忧伤。

        逐渐地,他发觉自己傻笑的次数在变多,而原本的急性子又回来了。他又是在报社与公寓间奔波起来,只为能在夜晚留出更多时间去当一名不速之客。
       
        从前他觉得加快脚步好累,但如今他却感到充实。抛却慢慢悠悠,Clark反倒是寻到了自己愿意彻底为之停步的一人。
        

        终于在一个令人有些疲倦的秋天,他鼓起勇气在街上叫住了Bruce。
       
        同样年轻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疑惑却安静地望向他。
       
        「你怎么了,小记者。」
       
        「我喜欢你。」
       
        街上行人匆匆走过,不停撞到相距不远的两人的肩膀。
       
        他看见Bruce愣了一下,尔后骂骂咧咧地小跑过来抱住了他。
       
        「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在大街上讲。」
       
        Bruce微微踮起脚尖,凑到Clark的耳边说——
       

        「我也是。」
        

评论(6)
热度(163)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