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Week Consciousness


《星期意识》

Summary:Bruce意识分裂致使他认为自己有六个兄弟,共7类记忆各自按照一周的顺序轮流累积,一般情况下会主动分享各自的记忆内容以对外保持正常Wayne的形象——这种奇诡却稳定的秩序最终因超人的出现而尽数崩溃…

(灵感取自《猎杀星期一》
(不过跟电影设定不大一样

------------

Monday:擅战略布局,却情感细腻
Tuesday:行骗熟练,出面各社交场合
Wednesday:掌握更多格斗技巧
Thursday:类似主意识,崇尚理性
Friday:情绪易被其他意识所影响
Saturday:遭幼年阴影打击深,内心柔软
Sunday:不时狂躁暴怒,较冲动
 
  
  
  
  
Friday 影响〗

        他的头又开始痛了。
       
        这是针对我的惩罚,他想。Bruce把头抵在瓷砖上,想借淌向后背的冰凉水流让自己更清醒一些。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情绪冲动,却不是纯粹的愤怒,更像是被长久压制的情感想要得已宣泄。他合上眼,想象着那些朦胧的情愫逐渐控制住自己,就像聚拢的阴云……
       
        “我希望我没有影响你太多,Fri。”
       
        Monday的声音在浴室外陡然响起,在花洒仍保持打开的情况下却显得异常清晰,仿佛接话者就近在咫尺。
       
        “已经过去四天了,拜托…”他无奈地摇摇头,睁开眼回话,“到底有什么如此难以摆脱的?我还以为Tuesday的事已经是最难办的了,毕竟一次性接下一周份的应酬,难免会甩不掉某个封面女郎的火热。”
       
        “我只能说我很抱歉。”
       
        “你藏了秘密,是不是,Monday?”
       
        Bruce关停水,向外走去。长相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正靠在门框上。
       
        “你这样隐瞒迟早会招来麻烦,我们会被关进疯人院;而这座城市不能没有她的守护者,一天也不行。告诉我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最后一句话几乎不带任何一丝情感。原本装作若无其事模样的男人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看向他。“你简直跟Thursday越来越像了。”但他还是把毛巾递给他,并像是喃喃自语道:
       
        “我想我们都很清楚他是谁。”
        
        



Saturday 阴影〗
       
        他一直是最冷漠的那个,对外界的一切都几近抗拒。Bruce宁愿自己会被世界孤立,也不愿再接触到光明。因为一二十年前的那天晚上,他已目睹黑暗是如何把希望撕碎。
       
        这天Bruce通常不会再出门,他闲居在家,闷声不响地更新数据设备。

        他像往常一样开了系统,却发现多了一个加密的文件夹。
        

         
        
 
Sunday 狂躁〗
       
        “我说过不要回来!”
       
        他已经努力在将那股怒火压下去了,否则早就要在通讯器中直接破口大骂。超人又一次选择忽略了Bruce的警告。氪星人在半空中绕了一大圈,最后直接俯冲过来替他挡下了攻击,但这样一来他们原本的计划也就难以实施了,察觉到不妙的敌人即刻逃之夭夭。
       
        “你最好给我——你干什么?!”
       
        原本想要靠近他的氪星人眼里闪过一抹惊慌与迷茫的神情,随后Clark开始后撤,主动迅速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抱歉,我还以为我们……”
       
        “以为什么?你违抗了我的指令还指望拍拍彼此的肩膀就能消除间隙?”
       
        他看着像是受到巨大打击的Clark终有些于心不忍,但当他想到也许是其他人给了面前这个氪星人什么不着边际的妄想的机会时便暗地里愤怒起来。Bruce决定先不要打草惊蛇,试着套出些话来,或许就能解释Friday为什么说有人在独立行事。
       
        “可能只是,”Bruce一字一顿缓慢地组织着语言,他不太擅长行骗,毕竟那是Tuesday的工作,“我这几天有些糊涂了。那些晚宴上的酒……太过劣质。”
       
        Clark看上去放松了些,但穿着制服的超人却永远不会让Bruce感到轻松。Clark再次走向他,他希望自己有尽量展现得更自然些;直到刚挡下炮火的那双手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腰际徘徊起来,并带有强烈的暗示意味。
       
        “你变化无常,B。”超人的声音低沉有力,让他感到被迫压抑,“不到一周前,你分明还说你想要我。”
       
        该死。他掐着自己。

        该死的,大麻烦。
         
       
         

 
Monday 战略〗
       
        听说Sunday战斗归来时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想自己最好避免与对方照面。
       
        Bruce起早赶回了公司。手机上显示的最新一条短信来自某个匿名号码。
       
        「打给我」
       
        他不安地拨通了电话。
       
        “你昨天看起来不自在。”那边Clark的声音被放轻了,Bruce猜测他多半是在工作时间溜到了休息室去,“身体不好的话,就推掉那些宴会。”
       
        “我没法…”他叹了一口气,这倒是真心的,“但我为我的失态道歉。无论我说了什么过激的话,我希望你知道——”
       
        “我知道。我只是很担心你。”Clark听上去的确十分焦虑,“我想也许是我太过急切,我还借着你的健忘撒了谎……这有点不太像我了。”
       
        “但是,”Clark继续说道,“我不想失去你,Bruce。你清楚我们的关系变得不一样了。而我还以为,只是一个吻,不会多么过分……”
       
        Clark提前搁了电话。Bruce听着单调的忙音,歪头靠倒在椅背上。
       
        他遐想着本属于自己的那个吻。
        
 
        
 
 
Tuesday 社交〗
       
        Bruce打不起精神来。
       
        昨晚所有人吵了一架。一些人指责Monday的有所隐瞒,后者却反过来指控他们只是无法正视自己的情感。而对于他来说,平时接触的女人太多了,突然被挑明自己可能潜在只关注着Clark一人的感觉——只是感到有些惊讶。
       
        我会吗?
       
        他借着接过侍者端上来的香槟时越过对方的肩膀搜寻那个如今已成了内部焦点的记者的身影。
       
        “您在找我?”
       
        他微微一惊,手里没拿稳的酒杯倾斜了。Clark的手覆了上来,帮他阻止了一场惹恼贵妇人危机的发生。
       
        “多谢。”
       
        Clark只是盯着他,目光里难掩的灼热却对今天的Bruce却不会起直接效用。情场高手一把拉过记者的领带,巧妙躲开人群来到光线较为昏暗的角落。

        “Kent。”
       
        Clark摘下眼镜,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暧昧。Bruce早就抛弃了那杯不符他挑剔品位的酒,双手不由自主地搭上了Clark的胸膛。
       
        “你更憔悴了,Bruce。”
       
        他再次惊讶于自己没有躲开Clark要抚上他脸颊的手。它温暖、厚实,带着怜惜的意味轻抚过Bruce稍显瘦削的下巴。
       
        “我想我会。”
       
        “什么?”
       
        “我想,”Bruce低下头去,“你至少拥有我的七分之二了。”

        他转身离开,似乎是想要逃离自己过分躁动的心跳。
        
        
        


Wednesday 格斗〗
       
        “我不能确定少爷是否会欢迎您,Kent先生。”
       
        Alfred虽这么说着,还是把Clark请了进来。外边风刮得厉害,而蝙蝠侠还是照例去夜巡了。
       
        “您会一直守着等到Bruce回来吗?”
       
        “我尽量。”老管家为他倒了杯暖茶,“近几年身体吃不消了。但据我所知,少爷多半时候不会自己处理伤口——他宁可待它们发炎、发痛——我放不下这颗心。”
       
        Clark谢过茶水,尔后静静地听着,一边寻思自己该如何组织语言说明来意。
       
        “如果您只是单纯来拜访,Kent先生,不必挑这么晚的时间。”Alfred意有所指,“如果您想要听故事,我或许能冒险为您讲上一段。”
       
        “有一个男孩是独生子,至少在我所认知的这个世界里是。他本该有个幸福的家庭、一个真正无忧无虑的童年,但或许就是太过完美,才会发生了意外。

        男孩失去了两个至亲,却在绝望之际自主创造出了六个兄弟。他们原本并无区别,除了其中一个因为当晚的目击便先演变得格外忧郁孤僻。他们至少是男孩的玩伴,即便留下来的管家觉得这多半不太妥当,但老人想或许只要能将那次意外对男孩的伤害减到最小,一切也似乎无伤大雅。

        许多年后的一个星期三,成为新主人的、长大了的男孩因为另一份夜晚的事业而断了第一根肋骨;又过几年,在星期天的凌晨,他头一回没能救回人质……叠加的痛苦使他们联系得更加紧密,也使他们继续分化、渐趋独立。而他们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那都是男孩强化了的每一面。

        但无论是哪一天,他们都会与另一个奇迹相交集。”
       
        “少爷每天都能见到您,Kent先生。”
       
        “我…”Clark怔怔地看向报以微笑的Alfred,“我从未想过会是这样……”
       
        “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不是吗?少爷时常的健忘,明明受了伤却不曾记得,看似佯装的反常举动——他得病了,只是这个秩序也在维持他继续生存下去。”
       
        “谢谢您,Alf。”

        Clark的双手在发颤,老管家走过来,给了他几句轻声的安慰。
        

        

Thursday 理性〗
       
        他用余光瞥见Alfred欲言又止,于是他关掉屏幕,允许老管家走过来为自己处理伤口。
       
        “昨天受伤的?”
       
        “今天。”
       
        他平静地看着针线穿过血肉。
       
        “Alf?”

        “我在,少爷。”
       
        “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块冻石,即使融化了也无比固执……”Bruce扬起头,望着洞穴内大片的黑暗,“但我在改变。”
       
        “我希望是朝着好方向。”

        “但愿也是。”

        Alfred完成了最后一处缝补,开始收拾工具。

        “你觉得我疯了吗,Alf?”

        老管家停了下来,认真地回道:“不,没有。”

        “我想我至少没有以前那么荒唐了。我现在的记忆像是完整的,因为有一个人,帮忙贯通了所有支线。”
       
        Bruce沉默了一会儿,像是认真感受着Clark在自己所有记忆里的重量。
       
        “明天我得去见他。”
       
        “一如既往,少爷。”

        Bruce看向老人。Alfred于是给了他一个父亲的拥抱。

 
  
  
  
Friday
       
        “抱歉,有点乱。”
       
        Clark露出一个对Bruce来说近乎不可思议的微笑。公寓里有着阳光的味道,对于久别温暖的他来说,这有些太奢侈了。
       
        “我靠着这个规则苟延残喘,Kent。”Bruce装作没注意到书桌上摆着的自己的几张照片,“你要把他们驱散了,我很可能就会成为一片空白。”

        “我还以为你会先客套几句。”Clark苦笑道,“你是完整的。你只是自己不相信。”

        “Kent…”
       
        “叫我Clark,Bruce。”
       
        “Clark。”
       
        “好的。我爱你,Bruce。”
       
        他愣在原地,Clark则靠过来,把他的外衣脱下。

        “你不觉得热吗,Bruce?”

        “我…”他又恢复了语言的能力,“我对温度没有那么敏感了。”

        “那只是因为你纵许自己被困在冰冷之中,不曾怪罪外界,甚至不惜通过分离意识来构建秩序。但我们需要一点别的东西,Bruce,爱比秩序更好。”

        Clark搂住他的肩头,把有些迷迷糊糊的他揽过来。他温柔地在他耳侧轻声道:
       
        “相信我,Bruce,你配得上整个世界。”

         
        “Clark…”他再次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变得嘶哑发颤,“你如果能等到星期一再向我告白,效果可能更好。”
       
        “我知道。”
       
        Clark侧过头,像是鼓起了勇气要亲吻他。Bruce意外地扯住Clark的衣领,主动迎了上去。

        他的秩序彻底荡然无存,那些不同语调的声音在Bruce脑内与他一一告别,最后归于平静;而Clark仍吻着他,吻在他微微张开的嘴上。

        “比我想象中得要好得多。”

        “当然。”Clark再次笑了,有点孩子气地抱起他在原地转了大半圈。Bruce本想开口嘲讽几句对方的幼稚,最终还是不敌其感染力也勾起了嘴角。

        “你笑起来很好看,Bruce。”

         
        “那么,”他下意识问道,“你会希望我们能共度星期几?”

        “事实上…”
        

        「Every day,Bruce.」
        

 
Fin.

------------
可以衍生七篇PWP(不。

评论(24)
热度(320)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