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½ Deception-1


《二分之一骗局》

[一场本将两败俱伤的博弈。]

Summary:蝙蝠侠已消失一阵子了,与其说是厌倦,Bruce只是对此感到有些疲惫,他把自己打扮成老人,辗转借住在各个偏僻廉价的旅馆里;一名实习记者的闯入却让他终究享受不了安宁--Clark对蝙蝠侠本人似乎有一种近乎狂热的执着,并始终牢牢把握着他的死穴…

(灵感源自《Nazi高徒》

------------

        

        门被敲响时,他才刚刚将行李打开。以往两套再普通不过的衬衣下边,会是用于窃听与追踪的装备,然现在只是多了几套用于换洗的衣物,以及老管家写下的一些小常识——好让他不至于完全忘记如何打理生活。

        Bruce抬头看向对面的墙上:镜中的男人鬓角灰白,嘴唇干裂,左眼上方有一道小伤,神情像是要拒人于千里。他挑挑眉,尔后合上箱子,把行李推到衣柜的最里边。随着一阵咳嗽从喉口爆发出来,他迟疑再三还是将掉落在桌角的水果刀收进了袖口,同时踢掉了一只拖鞋,跌跌撞撞着、制造出很大的动静走去开门。
       
        门外站立着的年轻人脸上露出的狐疑神色让他不禁寻思自己是否伪装得太过头了。对方大概也是二十出头的年纪,鼻梁上架着一副边角破损的眼镜,插在上衣口袋里的证件露出崭新的一角。
       
        “你敲错门了,son。”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线,又让它听起来无比沙哑年迈,稍许带着丝不愉快的滋味。Bruce希望年轻人足够识趣即刻离开,也不需要对方道歉了。他现在很困,或许是因为这家旅馆提供的午餐实在令他感到乏味。

        可对方只是在那模糊的镜片后眨了眨眼睛,并阻止了他要合上门的动作。Bruce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他依旧很难相信会有人记错房间号而一路询问到走廊尽头处——他要了这么偏的房间可不是为了来欣赏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的,不想被人打扰到的意思已经摆得很明确了。

        Bruce有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稍许加重了些语气道:“我不认得你,小子。我也没订什么客房服务,更别骗我买什么保险。所以赶紧走开,让我们少一点浪费时间的念头。”
       
        但年轻人不识好歹,还不由分说就往里挤。Bruce矮了他半个头,也就没法借着体型阻挡——那小子加上他的背包、整个人就像一头进攻型猛兽。Bruce口中爆发出一连串肮脏污秽的词,足以把任何一个有点教养的人气晕。

        他们的动静已经太大,鉴于不想再吸引别的什么游手好闲者,于是Bruce出手了。他尽快发狠地向年轻人全身的要害处击去,祈祷年轻人有其看上去的那样强壮,否则在被彻底击晕之前还要断几根肋骨他也不能保证。
       
        结果Bruce完完全全预计错了,他根本用不着担心对方是否能抗下他几乎致命的攻击——事实上,在毫不费力地接下三招半后,年轻人扭过他的胳膊将他按到了房间的墙上。Bruce大口喘着气,一时竟无法接受这个窘迫的事实。
       
        “放开我,小子。”他在惊异之余恨得咬牙切齿,“不然我就去前台告诉他们你只是一个行骗者。还虐待老人。”
       
        “我想您没那么老,先生。光这几拳足以捶倒一面墙了。”

        年轻人头一次开口,听口音像是从美国中部地区来的。他十为费劲地扭过头去,发现对方在同他搏斗的空档里已借机锁上了门,背包也被丢到了一边。意识到对方似乎还未打算进一步行动,Bruce唯有退一步尝试求软装可怜。

        “我…我想这其中必有什么误会。”

        他作了个吞咽的动作,并努力使自己不要全靠着对方的钳制而贴紧在墙上——年轻人大力得可怕,即便感受到被掼到墙上时刻意的收力,Bruce还是觉得胸口撞得生疼,而他几乎连脚尖也触不到地面了。

        “告诉我,你…你叫什么名字……或许我只是忘记了……因为老了嘛…记不清……”

        “Clark。”

        年轻人回答得倒是很干脆,但同一时间的继续逼近就显得不那么友好了。即便隔着多层衣料,他也能感受得到对方的温度;而后者像是嗅闻到手猎物般一点点伏上他的后背,Bruce紧张得蜷起了脚趾。

        “唔哦,Clark…先,先把我放下来好吗?这样冰冷的墙面,这身老骨头可——”
       
        “不,请不要试图这么做,先生。”
       
        年轻人抓住了他暗中扭动着的手腕,金属刀面随后贴着两人的小臂滑落掉在了地上。
       
        “好吧,我知道了。”
       
        Bruce认命般地闭上了眼。但他却感觉到自己被“请”离了墙面,年轻人把他引到了屋内唯一一张椅子上,然后甚至无比慷慨地给他倒了杯水。
       
        “谢谢你?”
       
        他尽量镇定地接过,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是他占下风:如果继续出手,不仅是主动推翻自己之前精心构建起来的伪装身份,还根本没有把握百分之百制服年轻人;如果冷静下来让对方放松警惕,或许可以借机套出话并由此知晓年轻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因为就目前来看,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年轻人毫无顾忌地坐到了床上,看着他将杯中的温水一点点喝完。Bruce忽然想到他会不会在这水里投放了什么不明药粉,手上的动作于是就停顿了一下。
       
        “您放心,那完全没必要。”
       
        像是猜透他心思似的,年轻人开口解释道。
       
        “我只是想让您能更流利地讲述故事,Wayne先生。”
       
        “不,你错了。我来自一座小城市。”Bruce皱眉道,“长年住在港口边只有一盏灯的仓库里,每日帮忙运货赚些小钱。我有个爱闹的调皮侄子,常常不顾他爸妈的管束跑来捣乱。我想落个耳根清净,才去向他家长告了状,躲到这里来。”

        年轻人中途没有打断他的讲话,在Bruce结束后,才缓缓地说道:
       
        “很好的故事,可惜不是我要听的。”

        Bruce怔住了。他看着年轻人站起身,从桌上扯了张纸巾,沾了下水壶边角,然后开始耐心地擦拭起他的“妆容”。
       
        当他同样年轻的脸一点点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时,Bruce看到年轻人微笑了一下——一个也许非常危险的信号。
       
        “我差点就错过您了,Wayne先生。”
       
        年轻人丢掉皱巴巴的纸巾,在Bruce鄙夷目光的注视下在自己的长裤上擦了两下。
       
        “您或许猜到我是名记者了。只不过对一个还处在实习期的人来说,我或许太较真了。总而言之,我想听听您——”年轻人不知从哪变出来记录本与一支笔,“关于极限运动的深层解释。”
       
        “什么?我可不想——”
       
        “要我明说吗?”年轻人突然提高了音调,“好的,Wayne先生,请讲讲您作为哥谭义警蝙蝠侠的短暂生涯。”
       
        “我想你是疯了。”
       
        Bruce翻了个白眼,伸手打掉了年轻人手中的纸笔。
       
        “我住在庄园里。Alfred Pennyworth是我的管家。我到这儿来是因为躲他和董事会的逼迫——那些协议签得我烦炸了,你懂吗?我不是,不认识,也不想了解义警的生活趣闻,要从我这儿盘点出什么来绝对是无稽之谈。如果你想要来点劲爆的消息好让你可怜的职业转正,我建议你去‘伏击’流连于红灯区的议员。现在,立刻滚出这间房,否则我真的要打给前台了。”
       
        Bruce说着拎起了话筒。他盯着年轻人,后者也平静地看着他。年轻人微微撇过头,仿佛在说——“请便。”
       
        “你他妈…”

        Bruce愤恨地摔掉了电话。

        “你他妈的赢了。”
       
        “你瞧,Bruce。”Clark笑着捡起了纸笔,“一个谎言可以推翻另一个。那么,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TBC.

                                           »»»▼2»»»
       
------------
突然连载ˊ_>ˋ

评论(15)
热度(144)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