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½ Deception-2


《二分之一骗局》

(灵感源自《Nazi高徒》

(注一下设定:本篇中的Clark暂未成为超人,他对于蝙蝠侠本人的狂热则是源于无法自我定位的迷茫;他目前仍旧自私,甚至有些无耻,当然也就不是未来那个可以为世界无偿牺牲的Superman…是Bruce,在被迫加入这场危险游戏的过程中,一点点影响到了Clark的人格塑造
(希望最终能够将这个概念比较满意地展现出来

------------

          

▲1

▼2
       
        “这里交给我吧?”
       
        他吻了吻母亲的额头,轻柔地挪开那双布满老茧的手,示意由自己来处理意外跌落的盘子。Martha踮着脚走到厨房外侧,倚靠在移门上看着养子将地面悉心清理干净。
       
        “你之前告诉过我的那位年长的先生…他身体好些了吗?”
       
        Clark听到母亲问话时先是微微一愣,尔后舒心的笑容在他脸上一点点绽放开来,将其眉间难以察觉的皱痕一一舒展。他用着令人愉悦的轻快语调回答,与碎瓷片投入废弃桶中的声响相互映衬:“是的,他好多了。虽然疗养院的单人间依旧闷热异常,那固执的暴脾气也没能更改——但他的确好多了,母亲,我相信他不久便能康复。”
       
        “你所做的事真的非常美好,Clark。”Martha等他起身后给了他一个拥抱,仍像是十几年前能够给予一个发抖失控的男孩最为温暖的怀抱,母亲的声音里带着骄傲,“我是说,利用工作的闲暇时间,自愿为一位孤独的老人朗读书籍——我想不出会有比这无私的做法了。不过你也要注意适当休息,别让额外功课拖垮了你。”
       
        “您放心。”Clark小心翼翼地答应着,并开始寻思如果自己放弃登上返还大都会的列车,至少得花几分钟才能赶到Bruce之前所在的小旅馆。
         

         
        心怀几分忐忑地在客房门上有规律地敲打三下后,Clark听见里边传来的熟悉的咳嗽声。“年长的先生”给他开了门——Bruce仍旧是那副有些倦怠颓丧的样子。不过他今天两鬓的灰白化得有些过多了,Clark想。

        他提起手中的篮子,一如既往地笑着问候道:“下午茶,先生。”
       
        Bruce把他迎进了门。Clark把篮子搁在茶几上,掀开上边的布:底部装着的是Martha做的馅饼,另一半是完全与健康搭不上边的各式烟酒。

        “这是什么,小子?”在其中翻找着的Bruce用两指捏着一小袋粉状药物将它丢到Clark脚边,“我还不是瘾君子,你悠着点。”

        “我想大概是店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塞进来的。”Clark半真半假地搪塞着,看男人又在身上摸索着掏出了打火机,觉得Bruce用平常的声线说着高人一等的话语不免有几分好笑,“我还以为你要搬走了。”
       
        “凭什么?”Bruce满足地叼着一支烟,烟雾里的他隐去了化装出来的眼角的皱纹,“就因为你是这半个月以来第五次来骚扰我了?我不。这家旅馆多数时候会懒得去管它的客人们究竟在房间里捣鼓什么——这对我很有利。我想如果我真要制毒的话,也没有问题。”
       
        Bruce在第一次与他交锋后便知道了违抗了也不会占任何上方。何况他只是想听些故事。虽然让现在的Bruce讲述关于蝙蝠侠的事迹像极了逼其揭开一层早已痊愈了的丑陋伤疤,但目前还没有展示出任何本质上的损害。而Clark也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是值得被信任的。

        “我是不会为了一个头条就把你拱出去的。”
       
        “我知道。”Bruce对他的“大献殷勤”已然见怪不怪,“留作一个人的秘密总是要比大众新闻有趣得多。”

        “还因为你肮脏的‘占有欲’,小子。”

        Bruce发誓自己出于戏谑而说出的那个词并未直指男人与女人之间、或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由生理冲动本能连接起的那一类情感,但他的的确确看见Clark的脸红了。一个“闯入者”应该如此禁不起调戏吗?

      
        Clark有时觉得他们的关系是不是变化得太快了,此前还是由他完全占主导,但在显然经验更胜一筹的游刃有余的Bruce面前,他总是在无意间把自己的有关信息透露出去。导致他时常产生一种反被掌控的惊惶感。
       
        事实上,Bruce还是有所顾忌的。这么一个大活人凭空出现,声称你与那个消失的义警有染,更糟糕的是,他说的还全是事实——谅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他起初还有所遮掩,被果断拆穿后只得如实道出。不论Clark是通过何种途径获得信息的,那名实习记者必定花了大功夫在锻炼其搜集情报的能力上。夜巡机制,与警方的畸形合作,主要罪犯的惯用手段——Bruce在Clark的绝对监视下用图文或直接口述的方式记录下来。
       
        他憎恨的是Clark可怕的执着。当他极为不情愿地讲到蝙蝠侠会是如何击向敌人的要害处时,Clark会想方设法逼迫他尽量详细还原出那种掌握他人生死权时的“优越感”;而Bruce显然拒绝回忆借死神之手擦抹血迹的时刻。

        “我不想说了。”

        他感觉到自己额角冒汗,肌肉开始颤栗,仿佛刚才所讲述的战斗场景里的雨点,业已打到了他单薄的肩膀上。他不想再体会拳头撞击到血肉与软骨的清晰触感。

        “不,说出来,Bruce。”Clark捏着那一支微微变形的钢笔,话语里透着命令,“说出来。”

        年轻人似乎对蝙蝠侠的一切都充满了执念。这种执念超越了常人的好奇,使Clark苛刻无情——至少在发展成为拷问者的这条道路上,他是如此。Bruce的示弱扮可怜没有任何作用,只会让那年轻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句几乎要被赋予魔力的话:

 
        「说出来。」

        他惊醒了。一看表,不过才凌晨两点。Clark低沉有力的声音还徘徊在耳畔,如同梦魇一般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这大概算是“回溯过往”的副作用之一吧。身担城市重责时的他也是睡眠质量不高,在外长期处于警觉状态,使他变得有些敏感神经质。
       
        Bruce摸到搁在茶几上的吃剩的馅饼——也忘了今个儿下午是谁先动的这碗东西,他用勺子捞了一大把就塞进嘴里。他饿得慌,而更多的怕是无处宣泄的愤怒。白天给Clark讲了那么多,导致他长期休眠的惩戒心理又被唤醒了。他产生了幻觉,认为此刻自己应当停在哥谭夜市的上空,与阴雨凄风为伴,脚踏滴水兽,算计着其下街道上某一持枪歹徒的最终命运……
       
        好巧不巧,Bruce在这时听见外边走廊上传来粗暴的咒骂声与难以察觉的枪械金属的碰撞,背景音里则是女人的哭泣与求饶。
        

        
        “Clark,我需要你……”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电话那头的男人粗喘着气,声音沙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我需要你立刻来一趟……”

        他荒唐的臆想在开门的一瞬间自动崩溃,鼻间缭绕着的浓重的血腥味饶是普通人也该难以忽视了。Clark看见Bruce瘫坐在床脚,衣物凌乱,头上有明显的血迹,两眼涣散着呆看向前方的地面。Bruce现在看上去才真的像极了一个醉了酒的烟鬼老头。
       
        “天啊!你……这是你的血?”
       
        “什,什么?”Bruce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Clark真害怕他一开口先是质问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你准备割腕自杀吗,Wayne先生?”
       
        Clark怔住了,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血腥味的源头并非Bruce本人。
       
        他深感不妙。果然,推开浴室的门,Clark看见了一个被浸在放了一半水的浴缸里的陌生男子。洗手池下则有一把被完全拆卸开的小型手枪。
       
        “他死了吗?”他虚张声势地问着,快速判断出对方只是一时失血过多。Clark敢肯定这个家伙在彻底被制服前也吃了不少苦头。
       
        “别一惊一乍的,小子。”Bruce扶着墙踱步过来,声音恢复了冷静与理智,“他会在一到一个半小时后醒来。我需要你载他去医院——我希望你是开车过来的。”

        “非常不幸,Bruce。”Clark皱起眉头,“是自行车。”
       
        Bruce眯起了眼睛,逐渐靠近。Clark开始紧张,他能闻见对方身上混合着的味道,汗水、血水,以及那些愤慨、悲怒与强烈到极致的挑衅。他这时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前一个曾以黑夜为衣的危险份子,甚至是一度被人们误认是带来死亡的恶煞,而这人类的佼佼者却能轻易被自己捏碎指骨。
       
        Clark宁愿相信是他们的其中一个已经神志不清。两具身体之间的距离拉得极近。Bruce将自己的车钥匙塞进了他的手心,同时狠狠咬住了他的唇,血的味道瞬间在两人的齿间蔓延开来。

        “你是唤醒了一个恶魔,还是把自己尊为了圣徒?”

        是他的错觉还是Bruce真带着笑意说出了这句话?Clark猛地把对方撞到墙面上去,只是这一次,人类的后背狠狠地遭到了重击。疼痛使其感到四分五裂的错觉,Bruce嘶吼了一声,随即被Clark卡住了喉咙。

        “我就为你做这么一次,Bruce。”他说,“下次记得别再把人弄得半死不残。”
        

 
TBC.
       
------------
按原作应是双黑化倾向emmmm…

评论(8)
热度(117)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