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Play The Tape Back


《倒放磁带》

Summary:Superman暂时失去了对声音的感知,他很虚弱,在一片空白中茫然失措;前来看望的Bruce转交给他一箱磁带,里边录下了一些关于Wayne的非常私密的事物…

------------
 
  
  
        “我是个混蛋,Clark。”
       
        没有人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对着个陌生人如此自嘲——Wayne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男人踩着燥热的鼓点踉踉跄跄地躲避起滚烫、闪烁的灯光,Clark没想到对方还能有力气冲自己的左脸来上一拳。
       
        “我允许你打回来。”
       
        Wayne的第二句话仍旧惊人,但Clark还没来得及揣摩其中的深意,浑身酒气的男人就轰然倒进了他的怀里。
        
        
        Bruce在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辆卡车的后座上。头顶传来礼貌的敲打声,总裁先生爬起身来费力地摇下车窗,看见那个把阳光融进笑容里的青年端着两杯咖啡正盯着他凌乱的头发发愣。
        
        
        Clark与Bruce算是认识了,但距离Superman与Batman消除误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在这段日子过后,Bruce某天猛然发觉自己已是这周第三次和Clark相约在街角那家餐厅。鉴于Batman虽然也偶尔与他人有一些合作但敢肯定永远都不会在夜巡期间给Gordon捎带去一杯热饮——他与Clark是否走得太近了些?
       
        因为慌乱,他手里的叉子掉到了地上。迷茫抬起头来的青年明显没有猜到Bruce正在苦苦思寻着什么,即便对面坐立不安的男人的每一次心跳每一声呼吸都暴露在他天赋异禀的感官之下。
        
        
        
        「我是个混蛋。」
       
        伴随着“啪哒”一声将门合上的瞬间,背对着他坐在病床边缘的人应声打了个激灵。Bruce在些许欣喜后意识到这样的反应并非是其听觉上的恢复,而是自己的体温把这间房里的变化暴露给了对方。
       
        他尽量轻步走过去,即便现下再大的声响不会惊扰到病人。
       
        Superman把他自己裹在浸染了血渍的披风里,嘴唇发着颤嘟囔着些胡言乱语。Bruce试探着去够他的手,然后将处在恐惧中的朋友拉入一个怀抱。
       
        “你会没事的。”
       
        他贴着他的耳侧低声说着话,拉起氪星人的手去感受着自己声带的震动。

        “B…”

        Clark艰难地发着音,由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舌尖上蹦出来的每一个字眼似乎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Bruce耐心地听着,并一一给予了回复。离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们靠得是那样的近。
        
        
        第二次来看望Clark,Bruce带来了一个小纸箱。
       
        他把里边的磁带抖落在病床上。抱膝缩坐在角落里的Clark好奇地抬起头来。
       
        Bruce扔了一盒过去,他接住了。上边标注着一些糖果与鸡尾酒的名字,字迹确是Bruce本人的,清秀而有劲。Clark摇了摇磁带,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等你听见时…就会明白了。”
       
        他这次没有作过多的停留,借口说公司还有一个会议要开,Bruce快速溜走了——不然他很难保证自己不当场为自己所作的羞耻之事而红透了脸,即使是他,要做得那样露骨也绝非易事。
        
        
        “杏仁酒心?”
       
        Bruce接过Clark递回来的那盘磁带,故作镇定地把它放进老旧的收音机里。
       
        Clark仍旧听不见任何声音。但他观察得到身旁的Bruce明显坐立不安起来。录下的声音里究竟有什么?
       
        他的手原想绕过Bruce去够更多磁带,但他温柔的手抑制不住地抓住了男人的黑发,继而掠过其同样紧张不安而颤抖着的嘴角,滑下Bruce的脊椎,在腰侧作了意味深长的停留。
       
        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近,直到双唇紧密贴合在一起,持续了短又漫长的五秒钟。
       
        Bruce拍掉了收音机,由着Clark把自己放倒在床上。衣物被逐渐剥落,当他布着纤长伤疤的白皙上身裸露在空气中时,Clark倒吸了一口气。
        
        
        
        听筒里传来电流滋滋的干扰声,雨点打落在泛黄的玻璃上——他混着一口血将嘴里的金属物吐在街道旁,小东西很快和雨水一块儿滚落到集中了所有污秽的下水道里去。
       
        受的伤虽不致命,但却让他有些神情恍惚起来。一些虚妄的幻觉控制了他的感官,刺耳的批判与辱骂声搅乱了他的认知,阴沉的天空忽然就旋转起来。
       
        跌跌撞撞扶着墙行进的他吓跑了在垃圾堆里捡拾剩食的猫,其中一只却倔强得不肯离开,借路灯投下的光线拿蓝得惊人的瞳孔盯向他。他也索性倒在它身旁,吃力地仰过头,感觉到自己的手脚逐渐无力。
        

        落雨的半空中传来风儿刮过的声响。空气依旧沉闷,哪有什么清凉可言?他睁开眼,一双手却率先覆盖了上来,把另一种令人舒心的黑暗伴着轻柔的嗓音软化了他倔强的心。
       
        “累了便睡会儿吧。”
       
        再熟悉不过的人的语调里盛满了心疼。他倒是轻咳着勾起嘴角,血溅在那人的手上。
       
        “我送你的礼物怎样?”
       
        “哦,我很喜欢。”Superman轻轻抱起他,离开冰冷坚硬的地面,“但是它们太珍贵了,B,我禁不住想象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录制的。”
       
        “如果你想听——

        「在我醉醺地诽谤一个小记者后,在第二天夜里紧揪着他忘带走的外衣自渎;摄入来自名叫“Clark”的毒素,放肆地服用足以致命的剂量;在对方仅仅提供一个吻时,臆想他将把自己c进床垫。」

        那样该死的性感。但榆木脑袋偏不能放下保守那一套来和我做些不合法的事情,我打赌他也一定想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想得发狂,只是不愿说罢了。你也会犹豫吗,我亲爱的神子?”

        “醒过来后的你大概不会想保留这段记忆了。”Superman轻笑着,“但我会牢牢记住你今天这毫不吝啬的赞美词的,Bruce——Fuck,你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罪欲来源。”

         磁带里录的是Bruce Wayne本人轻佻的尾音、躁动的心跳,数不尽的呜咽与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Clark在恢复听觉后几乎懵着脑袋仔细听完了每一盘磁带,他得庆幸自己尚还未失去理智。

        “回…”Bruce的声音越来越小,“要是再回我们相遇的那晚,我绝对他妈的要强吻你。”
       
        “好的,我等着呢。”

        但Bruce已经睡着了。在他所爱与爱他的、于此时此刻唯一陪伴着他的Superman的怀里。他的制服或许已经破损得抵挡不住城市上空的寒风,但Clark的怀抱足够温暖,能把冰冷的星月也留有柔和的温度。
        

        Hey,Bruce
        

        他将熟睡的男人放进柔软的床里,又为其改上毯子。Clark侧着头注视了一会儿,从床底拖出那只颇带些戏谑意味的箱子,翻出唯一一盘没有标写名称的磁带。
       
        他拍了拍收音机,等着它开始旋转播放,传出Bruce最为平静的声音。
          
 
        「Hey,Clark…

        这里是Bruce。我希望你收到这些礼物的时候用不着觉得太羞耻,我早就注意到你的那些小心思了——事实上,我们两个都是,带着些肮脏的念头在黑夜里感受彼此的触摸。

        我向来没有什么固定的朋友,现在我有预感,你也难以幸免。我们花费待在一起的时间本就这么久,如果多跨一步,你也会很快习惯我陪在你身边;无非便是多了一些亲密的拥抱、亲吻,做一些普通恋人之间便会做的事,用不着害怕会破坏了什么。

        我们对时间的概念或许有短有长,但哪怕只是微小的一瞬,幸运地和你停留在某个时间节点,我便会感到非常幸福。即便我曾经认为自己不配拥有这种幸福,但这是真实的:你,Alfred,Martha,还有更多的人。渺小的我们避免了平行诞生在这个宇宙里,便是弥足珍贵。

        最后,我只想说,这或许不太像我,但我非常非常地爱你…」
         
 
        磁带停了。

        他奇怪地揉了揉眼睛,虽然并不感到多么难受。Clark解下披风,躺到Bruce的身侧。
 
 
 
        Selfishly,Bruce,I think I love you more than you love me.
 
         
 
Fin.
       

评论(2)
热度(184)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