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404


以前的一篇废文, 就不打tag了
------------



        Kal El两眼平视前方,他看得见空气中飘浮着的木屑。

        你是否承认杀害Bruce Wayne?

        当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那位自开庭以来便保持沉默的氪星人,在听到那句斩钉截铁的指控后,忽地露出一个十分孩子气的笑容。他身旁的那位女律师牙疼似的皱起眉,举手示意要向咄咄逼人的检察官提出异议。



        “你不该表现得那么无所事事的…超人先生?”律师在纸上飞速写着,期望找出检察方的说辞破绽。她的面前,Kal靠坐在走廊的柱子边上,双目微闭,像是在享受短暂的闲暇时光。

        “我想要一座光线明亮的大房子。”   

        律师闻声停下了笔,一脸困惑地看向他。

        “Bruce说过的,他希望搬来和我一起住。”Kal说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手指在大理石的砖面上胡乱划起,“他想要搬离黑暗。就在前一晚,他还笑我不该主动去背什么房贷。”

        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切确凿证据都对他不利,但Kal似乎并不在意审判结果。

        “我好想他。”

        Kal抬起头。律师看见她的辩护对象眼中流出泪水。

         

        太像了。

        Clark搁下相机,心里一惊。

        真的太像了。一样的黑发,蓝眼,眉间狡黠滋生。

        可惜他身处另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面前的男孩穿着旧T恤和泛黄帆布鞋,怀里抱着一沓早报。Clark由惊转叹,整理心绪,从对方手中买下一张。

        “等等,我想我还需要——”

        男孩应声止步,转回身看向他。

        他急促不安地拭汗。多久没有主动与人交流了?“我需要一个向导,”他予以微笑以期增加信任度,“我刚来这座城市。这一条条街道可够让我晕头转向的。”

        “只要您给足小费,先生。”

        Clark再次开始翻找钱包起来的时候,余光瞥见男孩掺有大量戏谑成分的笑容。

        果然还是太像了。他由衷感叹。

        他就要醉了。

        滴酒不沾。男孩带他来到城市一角的后巷酒吧,熟悉的灯光,熟悉的舞曲。一对对爱侣在光影间亲吻,拥抱。

        “你念旧吗,先生?”
       
 

        Clark,你在期待什么?

        他望着他,眼里盛满悲哀。

        你只是在加工回忆。

         

        他静静地站在清晨的墓地里,手里捧着一束鲜花。
        
        俯下身,将定格的生命摆在刻着Wayne名字的石碑前。Clark理了理远些的小树枝与杂草,歪头凝视着露水划过石块的纹理。

        

        “别耗太久。”

        突然出现的老人用拐杖敲了敲他的背。

        “我可等不了那么久。”

  

        “我哪知道你能荒废了那么久。游历四方,就能让你忘却葬礼的每一个细节吗?”

         

        “慢些走,B。”

        慢些,再慢些。

        远处的天被初阳染过。他将Bruce的手心贴近自己的手心,挪到胸口,感受平稳有力的心跳。他仍看得见他的俊美,在银丝与铺展的皱纹间,窥见轻轻的自嘲与不屑。 

        依旧狡黠得能让自己为其急得打转。

        他微微倾身,吻住被温柔包裹的Bruce。

 



        他哑然失笑,朝另一边的女律师点头以表谢意。窗帘缓缓被拉上了。他看着药剂注入自己体内。这一刻,Clark Kent与Kal El同时死去了。

       

评论(1)
热度(32)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