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ruce得到了紫灯戒指(中)


 
【2个小时前】

        “Bruce左手上戴着的是什么?”

        “呃……订婚戒指?”

        “Hal你甚至都不愿意抬头看一眼?”Barry叹了口气,又朝Batman的方向望了一眼,“我好像在你前女友的手上也见到过一枚。”

        “什么?!”
 
 

        “怎么,你们把这条彩虹都做进戒指里了吗?”得知Bruce出事的Suprman显得有些不耐烦——也对,只要是在和Wayne有关的事情上,他一向会认真地固执。其实很久之前他和Bruce的关系就已经是联盟里其他人所不能比的了,只是当事人普遍在情感上反应较慢些。

        “很不敬,”Hal抽了抽嘴角,道,“但的确是实话。”

        “我不明白。既然紫灯军团的首领是Lantern你的女友,为什么不去问问她呢?”

        “是前女友。”Hal纠正道,“我不想和她当面谈话……我觉得Bruce应该已经自己去找过她了。而且我得提醒你一下:就我所知,灯戒在Bruce那儿似乎出现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现在】

        Clark很少有机会仔细欣赏Bruce的手,而现在他盯着放在自己手心里的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听见自己的心跳速率已经飙到了一个峰值。

        Bruce的手不像他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那只手几乎不怎么会受伤,不像那可怜的后背布满了伤痕(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Clark可能无意间纵容自己开了几回的透视眼);手指纤长好看,只有食指与中指的内侧有几道不起眼的小擦痕,许是用惯了飞镖与各种小武器的缘故吧。

        而那枚灯戒,哦,Clark从未看见如此美丽的造物(虽然他并未见过全套的七灯灯戒,但他敢说这枚灯戒配上这双手绝对是最美的)。

        “喂,你是变态吗?一直就盯着我的手看……”Bruce的声音越来越轻,因为他瞧见缓缓将视线对向自己的Clark看起来有些精神恍惚。

        “什么时候的事,Bruce?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Clark的话里似乎责备比焦虑更多些。

        不明情况就强吻别人的又不是你。Bruce纳闷地搓了搓手指,因为他感觉灯戒突然灼热起来。
        哦,不仅是戒指。

        当Bruce对上Clark的双眼时,他甚至怀疑Clark动用了热视线。

        “那晚那个吻……”他听见Clark开口低声说道,“它代表着什么?如果换作是另一个人,你还会那么做吗…Bruce?”

        你很执着于答案么,Clark?

        Bruce默默将视线移到对方的唇角,妄图克制住上去亲吻的冲动。

        “Bruce?你在听吗?”

        Clark显得有些无奈,他又靠近了些,逼得Bruce退到了床沿边上。他听见人类正在急促地呼吸着,似乎是在怕自己作出什么举动。

        但Clark只是拉起了Bruce的手,轻轻在灯戒上印下一吻。

        这感觉很诡异,Bruce觉得指尖痒酥酥的。这难道就是一个小镇男孩的调情手段?他有些烦躁地推开了Clark,而自己转身扑倒在床上。

        “出去吧,你。”

        结果他还真听见Clark在三秒钟的迟疑后转身走了,还轻轻带上了门。

        呃……谁来教教那个愚蠢的小记者——这样把Bruce•Wayne一个人晾在房间里是很没礼貌的。

        Bruce懊恼地翻了个身。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Clark时也弄得自己很尴尬。那时候两人还没有得知对方的秘密身份,那个烦人的小记者打断了自己与两个女郎的“谈洽”。可恶的是,知道对方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大都会的守护天使还是在自己受了伤被对方用披风裹起来带走的时候;他骂骂咧咧地被Superman抱起来的时候,从仰视的角度认出了对方……



        等等。

        Bruce忽然觉得今天自己的表现似乎都有些幼稚。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心念对方是个什么桥段?一定是这枚该死的的灯戒害的。他记得是前天早上发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出现了这枚戒指——也就是他草率地去亲吻Clark的第二天。他似乎之前在梦中隐约听见有许多女声在念叨像是欢迎辞一般的东西。总之他醒来的时候,灯戒就在他手上了。

        灯戒并不碍事——至少在它卡在他手上之前。但Bruce有些厌恶这种腻歪的紫色,于是他找来了Carol,想问个究竟。

        结果她告诉他只能“通过捷径提早消耗完灯戒的能量”?

        那么捷径究竟是什么?

        “我不觉得你该出来和我们一起执行任务,Bruce。应该换你留在瞭望塔。”

        “没商量,各位。”Batman像往常一样挥了挥手,照理说这个动作会让众人都噤声,但今天不会——那上边的灯戒突兀地发着紫光。

        “你能让那玩意儿不亮吗?”Shazam抱怨道。

        “你什么时候见过Lantern不发光过。”Cyborg插嘴说。

        “嘿!别把我扯进去!也许你该学会控制下你的情绪,bat。”Hal抱怨道。

        “我不觉得那会管用——介于Superman的声音会一直伴随在我们的耳边。”

        “你应该知道这不是单向的通讯吧,Billy?我听得见……不过Bruce,你还好吗?”

        “这也是公共的,Clark。”

        “闭嘴,Lantern。”

        “为什么是我?!我刚又没开口!”

        “你是该消停会儿了,Hal。”

        “你就给我住嘴!我今晚要卸了你,Barry。”

       
        Superman的心情也很复杂——这不光是因为Bruce今晚几乎都处在暴怒状态——他应该更适合红灯。而那枚诡异的紫色灯戒似乎对自己产生了不好的影响。那像是被称作是幻象的东西:一些不经意间的呻吟、喘息,夹杂着有人断断续续地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他可以发誓,幻象里的另一位主角就是Bruce•Wayne。

        那感觉过于真实,就像Bruce真正贴在自己的身下。汗水浸湿的黑发无力地耷拉在前额,迷离的蓝眼睛映着自己的倒影。

        称不上是羞耻。

        Clark甚至得承认自己有一点期待。
 
        
       
------------
两人下章就要“走捷径”摘掉戒指了呢⊙▽⊙
         
 

评论(10)
热度(182)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