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ruce得到了紫灯戒指(下)

昨晚开始写但一直卡
不好意思拖了很久
并不好吃的肉
我尽力了
晚班车
------------
 
        
        Bruce是被楼下的吵闹声惊醒的。
 
        他这几天睡得并不是很好,但也不算太坏——灯戒给他带来的诸多不便里大概就只有一点叫他觉得还可以接受——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马上催眠自己,然后就会陷入那些梦中;只是一觉睡醒Bruce往往浑身是汗,腰身莫名地酸痛。但至少Bruce能找到让自己快速进入梦乡的方法了。以前的他总是失眠,那滋味可不太好受。
 
       他有些烦躁地用另一只手擦了擦额前的汗水,将浸湿的碎发往耳后抚去。闲碎的吵闹声中似乎有自己管家的声音,还有两个人大概是Hal与Barry。三人似乎还在争论如何处理自己手上的灯戒的问题。而如果他没有判断错的话,Alfred似乎是在阻挠两人上楼见自己。
 
        Bruce叹了口气,并不急着开灯走下去赶走那两人。
 
        透过落地窗前纱帘洒进来的月光意外地让人赏心悦目,Bruce将自己的上身支撑起来,好让自己能欣赏到月光的碎影。他想起年少时分的自己总是惧怕着窗外忽然闪进来些什么,因而总是将头紧紧埋在松软的枕头里。而现下只有无名指上的灯戒微微闪着柔和的紫光……
 
        这一切有些太过于催眠了。Bruce不紧不慢地打了个哈欠,正准备拉上被子准备睡下时忽然看见洒在地板上的月光被一个人影挡住了。
 
        即便之前只能判断只有Hal与Barry在楼下,但光凭这个人影,Bruce就知道这绝不会是楼下那两个人。
 
        “Clark……”
 
        Bruce几乎睡眼惺忪地喃喃道,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会令他完全清醒过来。
       
 
 
        “有什么事吗,Clark。我就要睡下了——你最好给我个解释来说明你为什么不请自来了。”
 
        Bruce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眯起一只眼睛借着明亮的月光打量着一步从阴暗处走出来的男人——Clark穿着他作为Superman时的紧身制服,完美的肌肉曲线毫不客气地被勾勒出来——Bruce有些紧张地咽了口水,感觉到指上的灯戒忽然灼热起来。
 
        Clark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Carol找过我了,而我可以帮你。B。”

 
 
        Bruce得承认这是个坏主意。
 
        当他被Clark反手压到墙上时,他觉得自己整个耳朵都充血了——而不仅仅就是因为撞击过猛的缘故。
 
        这和他所熟悉与女人之间的游戏完全不同,Clark此时带着Superman本人的极大侵略性狠狠用双膝抵住他不得动弹。而脸侧压着冰冷的墙壁令Bruce感到非常不舒服,他努力想要看清身后人的表情,但Clark的手固执地紧紧锁住着他的脖子。
 
        他听见自己的上衣被撕裂开时那叫人羞耻的刺耳之声。Bruce不敢相信Clark正在做什么——
 
        不,他这是明知故问。
 
        该死的,Clark甚至已开始在用犬齿轻轻擦过自己敏感的后颈。他记得那儿还留有三天前在一场夜巡中获得的一道伤——而Clark果然发现了那道伤痕,他先是心疼地用指尖掠过,然后毫不迟疑地沿着Bruce的脊椎一路继续亲吻下去并故意发出非常响的声音来——只是那刻意弄出的声响来就足以让Bruce感到羞耻。
 
        他只感觉无名指上的灯戒愈发的滚烫起来。
 
 

        Clark一路吻到了尾椎。
 
        Bruce强迫自己弓起腰身忍耐这种酥麻的陌生感觉,一手支撑着墙,一手试图去缓解自己快要爆炸的欲望。他从未想到过自己原来拥有如此柔软的腰身。Clark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适,于是又将自己的上身压住Bruce的后背。
 
        “一切还好吗?”
 
        “不…它……它更烫了……”

        Bruce指的当然是灯戒,他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快被灯戒灼烧出一个洞来了。但Clark平时一窍不通的脑袋此时忽然转得比谁的都快——许是Bruce诱人的喘息声害的。

        于是他尝试着把自己的手送到Bruce的身前,但Bruce有些恼羞成怒地撞开了他。

        “你以为你在干吗?!”
 
        Clark被撞到在地板上,灯戒发出的能量光束立刻困住了他。 
 
        “Bruce,Bruce…”

        Clark轻声唤起他的名字来,像是在哄他息怒。
 
        哦,混账小记者。
 
        Bruce叹了口气,把自己送了上去。
 
  

我竟然洋洋洒洒写了两千多字的肉

  
  
        “什么?有人在说谎?”
 
        Diana难以置信地问道。
 
        “可是Clark昨天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Carol告诉他了办法。”
 
        “哇哦那他可是好演技。”Hal不屑地说道,“我和Barry为了让他把‘办法’彻彻底底地实施到Wayne的身上可是和总裁的顽固老管家周旋了将近两个小时。”
 
        其间还要假装没有听见楼上传来的激烈的碰撞声并要在某人发出过分的吵闹声时用超响的咳嗽声来帮他们掩盖我这么乐于助人怎么没人来给我发个奖章。
 
        Hal在心里肆无忌惮地发着牢骚,余光扫见Bruce阴沉着脸走进来。
 
        “嘿,Bat。难得迟到嘛——今天怎么换蓝大个缺席了?”
 
        Batman没有理会他,只是把一枚被捏碎的戒指放到了Hal的手心里。
 

 

评论(13)
热度(175)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