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eats(心跳)


→如果Clark从小就能听见另一个人的心跳
BvS大背景
后接电影结尾
前半章可能会有点压抑
建议配合Shayne Ward的《Until You》一起食用

------------

【零碎的章首】

        在母亲的帮助下,他总算是学会了如何去控制那些声音而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真正需要聆听的事物上来。
 
        但他没法屏蔽掉其中的那一个——像是人类的心跳,急促有力,始终响在Clark的耳侧。它不属于母亲或父亲,也不属于农场另一头的小镇上任何一个人的。Clark试图凝神寻找到它的位置来源,但都失败了。
 
        也许它只是太远了。
 
        Clark想着,松开了捂住耳朵的手。
  
       
        长大后,他渐渐适应了它的存在,甚至在无聊时靠通过心跳速率猜测其主人的情绪波动来打发时间。
 
        他不再排斥它。甚至会在它间断性骤停的时候同样为对方操心着。
 
        Clark觉得知道自己能和这世上另一个人分享同一个频率是莫大的幸福。
       

        是吧。Bruce。
 
        他觉得自己的视线在过早地涣散,他快看不清他了。
 
        他明白Lois不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彻底崩溃——那个坚强的女孩终究会抗过这一切,翻开另一个更为美好的、没有他参与的新篇章;但Bruce……

        他才在几天前得知伴随自己长大的心跳属于Bruce•Wayne。
 
        当那个美好得不真实的男人从他的豪车里走出来游刃有余地在闪光灯前微笑的时候。

 
        原来是你。
        
        

【距国葬两个月后】
       

        “我不明白您为何还要举办这次的晚宴,Wayne先生?”

        Bruce的手搭在Diana的腰间,他微微侧过头好听见女人的低语。
 
        “我看见你每天都在为他哀悼,Bruce。”Diana皱起了眉,她知道自己身后的男人有在听,只是她觉得对方并没有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听她说话上,“但这事总有一天你得放下。堪萨斯的男孩不值得你追悼这么久。人们会怀疑的。”
 
        Bruce抽了抽嘴角,终于开口反驳道: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他拉过Diana的手让女人转了一圈落在自己的怀里——他知道Diana不会介意的。
 
        “听着,我不是责怪你。”Diana怕Bruce误解自己的意思,迅速解释说,“Clark也不会希望看见你处于这样的状态——你说过你不会让他失望的……有人提醒你需要专业的治疗了么,你的状态真的很不好。”
 
        Bruce当然知道Diana指的是什么。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这几周来每况愈下,前些天他甚至差点在夜巡的时间里昏睡过去,要不是Alfred在通讯器里忽然叫醒了他,Bruce很可能会被自己晾在教堂的屋顶上。
 
        他的鬓角还凭空添了许多白发。
 
        “Bruce。”Diana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答应我,明天和我一起再去一趟堪萨斯。然后,彻底忘了他好吗?”
 
        “你知道我没法做到……”Bruce痛苦地捂住了嘴,“但没辙。也许我的确该起誓最后看他一回。”
 
        Diana点了点头,搂过Bruce柔声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去帮你打发走那帮想喝光你酒窖的人。”
 
        “多谢。”
 
        Bruce垂下眼睛,觉得自己真是无比的疲惫。
  
       
        Diana是第一个发现他异样的人,她也答应帮他守护这个秘密;Bruce没指望她能理解。
 
        Bruce会在每个雨后的晴天没来由地感到心痛,阳光比任何时候都招他厌烦;他避免造访大都会,因为那里现在到处都是那个人的纪念标志。奇怪的是,Bruce在那个人去世将近一个月后才发觉自己似乎对他萌生了某种本不应该存在的情感。
 
        今天晚上这个没头没脑的宴会纯粹是他自暴自弃的一种表现。Bruce妄图像往常一样留下几个女人过夜,但在舞会刚开始的时候就发觉自己没了兴趣;他厌烦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厌烦这听似优雅的室内乐,厌烦在自己面前晃过的、人们佩戴着的刺目的珠宝。好在Diana及时走过来揽住了他的手,把他拖到人少的地方去。
 
       
       
        很好。这是一个完美的阴天。
 
        Bruce没打算穿得多正式,只着了一件单薄的衬衫。然后他发觉自己失策了,凉风吹得他有些瑟瑟发抖。
 
        Diana依旧保持温暖的手牵住了他,引着有些失神的Bruce踏过已然被踩出一条小径来的有些泥泞的道路来到他在熟悉不过的那座墓碑前。
 
        它就像是在静候着他的到来。像以往一样的寂静。
 
        Bruce搓了搓手,折下一旁因深秋逼近而干枯的树枝,为浅色的碑拨开落叶。他听见Diana在自己身后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她走远了。
        Bruce由衷地感谢Diana的善解人意。
       
 
        [嗨,我又来了。]
 
        他被自己格外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于是尴尬地清了清嗓。

        [我是来告别的,Kent。]

        [也许……天堂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吧,Clark。那儿没人来质疑你、伤害你——你不是上帝,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甚至比我还脆弱,却强大得异于我门中的任何一个……
 
        如果你在那儿的话…请向主恳求,多给我十年的生命,我不是贪心。我已经无法再奢求别的。要说这二十多年打击罪犯的日子教会了我什么,那就是永远不要乞讨你没理由拥有的事物。只是我……
 
        我将用这多出来的时间去爱你。]
 
        Bruce走上前去低下头吻了吻墓碑。
 
        [永别了,Clark。于旁人来说已过去很久的葬礼,于我不过刚刚结束而已。]
       

        他打开了阳台的门。
 
        明明之前身体状况下降而一直都异常嗜睡的他,在那次从堪萨斯回来后竟然失眠了。
 
        不需要长时间夜巡的晚上于是就变得有些无所事事。Bruce通常会在就寝前倒上一杯醇香的红酒,待他在床上几经翻转后依旧无法说服自己入眠的时候,他就好披上薄毯到阳台上去独自饮酒。
 
        夜间的微风袭来,让他有些泛起倦意来了。Bruce咋着嘴回味着几秒钟前那抿过的一小口红酒,感受着风贴着肌肤拂过的美妙触感。他轻哼着早间听过的一支无名的曲调,心情还不错。
 

        “Alf?Robin…?”
 
        当他觉察到自己身后有动静时,他竟然不敢转身。Bruce下意识向后退去,撞到了对方结实的胸膛。
 
        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而急促起来。他一度希望这样的事能够发生——但是为何要碰巧在他鼓起勇气选择真正放下之后。
 
        Bruce没有作出什么行动,生怕发现打碎的是自己幻觉。于是他很长时间就只是背靠着对方,感受身后那人像是刚沐浴过阳光的温暖。
 
        他不敢唤出那个名字,但他感觉到对方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地牵住,像是怕将他捏碎。
 
        “Wayne先生。”
 
        他听见那个熟悉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柔声说到,尔后对方将自己转了过去;Bruce紧闭上了双眼。
 
        “你不愿意睁眼么,Bruce…”对方像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么你更愿意听一个故事?”
 
       
        [有一个孩子,他生来能听见另一个人的心跳——或是说,自从他和他共处在同一个星球上后。
 
        他每天枕着对方的心跳声进入美好的梦乡。当他知道能和女孩交换一个轻柔的吻是多么美好的一种体验时,他甚至期待对方能是个温柔的女孩,这样他就可以保护她,用他所有的能力。

        但他知道他不是,那个心跳不可能属于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它沉着有力,带着固有的倔强。

        他渐渐听着那个心跳声长大,手脚前所未有地有力,他能感受到整个星球上最强大的能量都在自己身体里积蓄;但他发现伴随自己耳侧的那个美妙的声音开始日益沉重起来,像是迟暮的老人,像是一块即将燃烧殆尽的焦炭。
 
        他在少年时期就一直试图找到对方——那个心跳的主人。他幻想着对方只是得了病,这样自己就可以运用超能力治愈他。然后他就同他见面了,只是比他预想的要迟上好多;他也发现了让那心跳声变样的罪魁祸首,可他没法怎么办。
 
        时间。
 
        他甚至能够发力抡起一颗小行星,但他没法对时间怎么样。于是他发誓要让他获得比所有人类都要长的寿命,只要有自己在他身边,对方应该就可以做到这点。
 
        可是他于他先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许他本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死亡不过是双眼长时间地被黑暗蒙蔽,有微弱声音在你耳边叫嚣着。可那个刚开始的孩子,害怕的不是黑暗——他都爱上了黑暗,又有什么好怕的。真正让他恐惧的,是自己失去了对方的心跳声。
 
        但有一天,他又听见那心跳声了。像是近在咫尺。你没法想象出他该有多欣喜。之后又有好多回,每一次都更加清晰。于是他愿意动用自己所有的能力,来捕捉泄入堪萨斯土下的阳光,只为重获那些能力,好把自己送回对方身边。之前他没来得及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愿,这次他不愿再错过,让自己所爱的人只能独守一块墓碑。]
       
  
       
        也许他是中邪了。
 
        Bruce忽然冲动地用自己正在颤抖的唇撞上了对方,他死命地让自己揉进那个有些迟疑的怀抱里,希望自己能立刻从梦里醒来。对方先是被吃了一惊,尔后温柔地搂住了他,用那青涩的技巧回应着激动的中年人。
 
        Bruce多愿意能用对方的耳听听自己的心跳。
 
        Clark。Clark。Clark。
 
        你改变了我。
 
        从来没有过。
 
        他让自己几乎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柔软全部展现出来,把自己交给了对方。
 
        就在他所挚爱的夜色里。
 
        一个难忘的、最为美好的夜晚。
 
        在燃烧。

 
  
------------
  
 

You never know what's missing
不曾拥有
 
Till you get everything you need,yeah
就不会知道失去
 
When you feel the world is on your shoulders
当你感到肩负世间重担
 
Don't wanna make it worse
我不会把它变更糟
 
It feels like nobody ever knew me until you knew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了解我
 
Feels like nobody ever loved me until you loved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爱我
 
Feels like nobody ever touched me until you touched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感动我
 
If I ever let you go
离开了你
 
I would be no one
我将不复存在
 
Cos I never thought I'd feel all the things you made me feel
从没想过你会给我如此感觉
 
Nobody,nobody,until you
没有人,没有人...直到遇见你

 
------------

 
歌词真的好适合他们QAQ
其实这篇像是以Superbat的视角写的一篇观后感__(:з」∠)__

以及有人愿意看的话我可能可以写一个带飙车的番外。

 
番外写出来啦→戳此

评论(18)
热度(268)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