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Find You(1-4)


借了亨超本蝙的年龄梗玩。
一旦接受了这个半AU设定就会觉得这样的展开真的会非常之暖心TεT
总之就是个在年少时分就相遇了的美好故事。
前期的展开会有些缓慢。请耐心阅读。

------------

→十二三岁左右的Clark与养母Martha在堪萨斯过着平静的日子,连同守护着Clark异于人类的秘密。直到,为了追查一个逃出哥谭的犯罪团伙的Bruce(刚刚成为Batman,性格还不太成熟)找到了这像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里来…
(可能在行文过程中会出现少许年份上的bug)

------------

 
 
▪一【我想买下你家旁的那幢空房子】

 
        “夫人,请问您愿意向我出售旁的那幢房子么?”

        Martha闻声停下了捆扎干草的动作,她伸手擦过额角的汗水,抬头疑惑地打量起站在柴垛堆边的年轻人来——他大概只二十出头,满脸透着尚未褪去的稚气;但Martha注意到对方的穿着十分考究,精致的温莎结格外显眼,像是来自大城市里上层阶级的家族。“那不是我的房子。”她回答道,“但是那家的主人临走前曾告诉我说他们愿意转手出让。所以你或许可以先把钱存放在我这儿——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当然,当然了,夫人。”年轻人显得有些过分激动,许是因为他刚才一直在碰壁,总算才有人愿意出售给他以附近的房子。不过一个农场那么大,年轻人怕已是吃了不少的苦,都有些灰头土脸的。

        “我叫Bruce•Wayne。很高兴认识您。”

       
        “你真的不需要进屋来看看吗?”

        Martha在试完钥匙后替Bruce打开了门,并递过了那枚金灿灿的小钥匙。

        “不必了,夫人。”Bruce随手将门带上,“我明天就搬进来。哦,只等我的行李能先运到镇上。”

        Martha见他有些狼狈,禁不住问道:“你过去住在哪儿?不是这附近吧?”

        “呃…大都会吧。”Bruce的眼神有些躲闪,“我昨晚睡在旅馆里。”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借住在我家里。”

        “哦夫人,如果您允许的话。”

       

        Martha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将Bruce请进家里来——那个年轻人看上去恭恭敬敬的,满嘴尽是些客套话——但许是察觉到那或是Bruce的另一个伪装罢了。

        Martha上楼为Bruce收拾了一个空房间出来,并为他铺好了床;考虑到那样养尊处优的人或许还有什么别的住宿要求,她赶紧下楼询问。

        “不,不必麻烦了。”Bruce摆着手,然后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的而指向窗外,“那是谁?”

        “哦天呐。是Clark!”Martha来不及解释就跑出了门。

        “Clark?”

        Bruce愣在原地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看见麦田里飞奔过来一个少年,紧紧抱住了迎上前去的母亲。
       

 
 
       

▪二【你是一个小男孩所能想象到的所有美丽】
 
 
        年少的Clark•Kent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当Martha告诉他家里来了客人后,那个陌生青年从他们家有些破旧的沙发上站起身来,蹲在他面前友好地揉了揉他微卷的头发。

        Clark痴痴地望进那双蔚蓝的眼睛里。让一个男孩觉得好看的东西会有很多:像是盛在银勺子里、在阳光下闪烁的蜂蜜,慵懒飞过书页间、投下小片阴影的小昆虫,甚至是踩着舞步、扬起裙摆的女孩子们…但这其中绝不会包括另一名男性的脸。
 
        可是对方那么好看。不光是那双眼睛。

        Clark极力调整着自己过于急促的呼吸频率,听见自己像是尖叫着报出了名字来。

        “唔,你好。”对方用十分悦耳的声音回应着,在Clark听来那就像是在歌唱了,“小家伙,你可以叫我Bruce。”

        “你…你好……Wayne先生。”
       
        Clark磕绊着吐字道,心里却早拿那好听的名字编起了小曲儿。他看见Bruce冲着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同自己的母亲谈起天来。Clark完全没在意母亲说了些什么,他光是盯着Bruce了。不过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灼热,引得青年也不得不转过头来。

        “哦夫人,他可真可爱。”

        Bruce非但没有恼怒,还夸了自己?Clark觉得他一定是在做梦。但过了会儿他还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因为Martha已经在用眼神责怪他冒失无礼的行为了。

 
 
 

▪三 【你不该偷跑进我的房间里来】

        Bruce知道那孩子喜欢自己,但他没料到Clark竟会在半夜敲响他的门。Bruce忙切断了远程监听器的通讯,从窗台上跃下去开门。

        Clark光脚站在他的门前,身上只披了一条可怜的小毯子。虽比同龄人高出很多,但那孩子还是颇为吃力地扬起头来努力与Bruce的眼神交汇。

        Bruce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少年就用微微沙哑着的嗓音说道:“请问我可以进来吗,Wayne先生?”

        “呃怎么了,Clark?”Bruce探出身望了望门外,“你不该好好躺在自己的床上数星星么?”

        “我…我怕黑。”说着Clark紧紧抱住了Bruce,像是怕他会赶他走一样,“Martha会嘲笑我胆小的…我昨天刚刚答应过她今晚能一个人自己睡的……”

        “哦,Clark。没有一个母亲会嘲笑自己的孩子的,你只需……”Bruce的笑容忽然凝固了,他似乎捕捉到了一个将永远铭记于心的名字,“等一下。你刚说…她,她叫……”

        Bruce几乎要哽咽了,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再出声念出那个名字。“Wayne先生?”听到Clark怯生生的询问,Bruce毅然俯身抱起了Clark走回了房内。

        “下次你再害怕在黑暗里看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按照我所说的做好吗?Clark?”

        Bruce轻吐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愿意花时间和一个少年面对面跪坐在不大的床上谈天。不过这场谈话让他原本高度防备的心发生放松了很多,Bruce甚至真的有点像在Alfred那儿撒下的慌一样、开始真正享受这个假期了。

        Bruce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哈欠躺倒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由于夜晚过于疲倦,Bruce几乎一沾到枕头、倦意就无法控制地袭上身来。迷糊间,他感觉有一个温暖的身体挤进了怀里。带着浓重困意的他没有排斥,只是低声嘱咐了一句“在明早之前记得回自己房间去”。

        隔了很久,Clark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回答。

        “晚安。Bruce。”
 

 
 
 

▪四 【我发誓长大后要娶Bruce】

 
        Clark醒来后,先偷偷地在Bruce的额角吻了一吻,才一溜烟跑回了自己房间。

        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因为兴奋不已而颤抖不止。光是听着人类平稳的呼吸声Clark就没法从Bruce身上移开注意力了——他的身上始终萦绕着一股淡香味,他胸膛起伏的时候就能清晰地听见对方安然的心跳。哦,Bruce甚至环着他过了一夜呢。

        “母亲?”
       
        “Clark?”Martha似乎对于见到他有些惊讶,大概是惊讶于Clark在休息日也会起得如此早吧,“你有看见Wayne醒了吗?”
       
        “不,没有。”Clark迅速回答着,几乎就是Martha话音刚落的那一刻。
       
        “怎么这么确定,你……”
       
        “嘿,妈妈!恩,我就是想问一下——Wayne先生可以在这里待多久?”
       
        “这是人家的事,Clark——如果你一定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问。”Martha帮他将草莓酱抹到土司面包上去,“别怕害羞。”
       
        Clark低下头揉着衣角轻声说道:“我喜欢他……”
       
        “哇哦。”Martha注意到了Clark眼中闪过的特异的光,但她没太在意,“你该当面跟他讲出来。”
       
        “唔,我会考虑的,妈妈。”他起身道,“我可以把这份早餐端上去给Wayne先生么?”
       
        “当然。”
       
       
       
        怕Bruce还没睡醒,Clark贴心地先在房门上轻轻叩了三下才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
       
        Bruce正好更衣结束。他将换下的单薄睡衣以一种巧妙好看的方式折叠起来——但Clark的注意力大都放在那双纤细的手上了,隐隐显露的青筋愈发衬出手的白净。
       
        Clark站在门口,吞咽着不自觉分泌出的口水。不知所措。
       
        Bruce发现了木愣在原地的Clark并猜到了少年的好意,于是他逆着晨光给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谢谢你。Clark。”

       

        一个月后。

        “你在写什么?Clark?”

        “是回家作业。妈妈。”

        “看起来是一篇作文——等等,这是什么题目?”

        Martha有些哭笑不得——《诚信与诚心:长大后我将娶Bruce为妻》。

        “这没法实现的,Clark。”Martha虽然不想扫儿子的兴,但她得打消他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你不知道Bruce他是否真的也对你……”
       
        “他说了。Wayne先生亲口告诉我的。”Clark撅起嘴道。
       
        “唉,Clark,听我说。我还以为你在学校里向女孩子们学习到的东西已经足够让你搞定这个问题了呢——Bruce他可能只喜欢女孩,而不是…而且你俩……年龄……”见到Clark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Martha又不得不开始安慰,“不是说我反对。但是,Clark,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要等你再长大些再来解释。”
       
        “那…妈妈?”
       
        “恩?”
       
        “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爱情’吗?”
       
        “呃……”

        身为一位母亲,Martha早就做好了迎接自己孩子终于对“爱情”产生好奇的这一天的到来。但她觉得这很难描述——的确是件棘手的事。
       
        “就像…”Martha努力回忆着自己从前还非常年轻的时光,“只要你同他(她)待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像是静滞的,耳边宁静得只容得下情歌的曲调,整个宇宙除了你逐渐加快的心跳声都没了意义…当然,这么说虽然有点夸张……”
       
        “我明白了,母亲。”

        Clark凑上去亲吻她开始灰白的鬓角,并搂住了已显得有些瘦小的Martha。

        Bruce甚至开始愿意在每个悠闲的下午接Clark回家,哪怕他只是单纯地陪他从学校走回家。一路上,他们会肆无忌惮地谈着天,话题广泛且没有边际——从Kent家的玉米田一直到穿过多少光年的陨星。

        Clark偶尔会停下来,被路边的景色所吸引。不过他通常只是在尽自己所能地拖延时间,Clark只是想和Bruce多待在一起罢了。

        黄昏时分的风儿会拂过伫立在田埂Bruce柔软的发丝,薄暮的雾霞会为他美好的侧脸轮廓镀上好看的瑰色。

        Clark在这时候往往会胡思乱想。揣着献出初吻的可笑念头。

        少年时的他坚信这就算是一次次约会了。

        到家后,Martha或会在窗口喊着话邀请Bruce进来分享一顿美味的晚饭。Bruce从来没拒绝。于是Clark这天也就会格外乖巧地帮母亲摆放碗筷,直到深夜躺倒在床上时,他的鼻间也全萦绕着Bruce的酒香味。

        他就这么默默地爱着他——白天在课堂上咬着笔头尝试着斟酌情话。在Bruce到来之前,Clark的世界只是单调的色彩——他因他异于常人的能力而时时被误解、被排挤。可是那天Bruce的出现就像是忽然被倾倒开来的油漆桶般为他这面灰白的墙泼洒上,带着刺鼻、不容忽视的味道。
       
       
       
        但是,分离来得猝不及防。
       
        甚至来不及告别。
       

        那是有着同样美好景致的傍晚,Clark没有等到前来陪伴的Bruce。他一时间慌了神,飞奔着跑了回去。那可是真的、差点要飞起。
       
        Martha还在干农活。Clark拿了备用钥匙就冲向旁边那间房子。
       
        “Wayne先生?Wayne先生!”
       
        空荡荡的房子里完全没有任何人影,原本属于Bruce的行李也早不见了踪影。Clark有些迷茫地拾起了摆在卧室床上的一封信。
       

        [To Clark:假期时间结束,是时候回家了。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请替我转告你母亲她可以收回房子的所有权了。好好读书,多帮帮Martha。勿念。B。]
       

        “骗子。”
       
        Clark揉了揉眼睛,但没有落泪。他自暴自弃似的任凭自己倒在床上。
       
        算了…Bruce,我就不原谅你那么一小会儿。快点回来好吗?

        Clark深吸了一口气,妄图捕捉到每一丝来自那个男人的味道。

        他感觉自己心跳加快,时间却凝固了,耳边响起不知名的情歌小调。

        这就是恋爱了吧?

 

------------

希望能看见各位的留言(/ω\)

 

评论(23)
热度(193)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