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Flightless(折翼)


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童话AU大概…
(下边这个Robin没有特指,但八成就是大少没差了)
总之就是一个Bruce给Robin讲了一个睡前故事的治愈系故事( p_q)
 
------------

        “Robin,你真该早就睡着了的。”
       
        Bruce还未来得及换下制服。当他按着受伤的左臂经过走廊时,他瞧见那孩子正偷偷开着一条门缝望着自己。
       
        “那您为何今晚没有先去蝙蝠洞,先生?”少年的目光忽地落在Bruce留有血痕的手上,“您受伤了!我去给您叫Alf过来——”
       
        “别,别。”Bruce赶忙阻止。
        
        
        “您不愿意给我讲个故事么,先生?”
       
        少年给Bruce包扎的时候,满怀期待地问道。
       
        “我以为这通常是Alfred会负起的责任。”
       
        “不。Alf只会用一些小甜饼来打发我。”
       
        “Alf肯给你在睡前吃点心?”
       
        “才没有哩。那只是些口头承诺。”
       
        “哦,Robin。”Bruce摇头道,“人人都会讲谎话——但你准备好听故事了么?”
       
        “当然了,先生!”
       
        少年兴奋地躺回被窝里。Bruce替他盖好了毯子。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讲故事的人…所以……这绝大多数都源自我那些最美好的梦境吧。”
       
        “那会是一个童话么?”
       
        “是了。”Bruce笑了,“那将会是一个童话。”
       
        “而它发生在很久以前。”
       
        “那是必须的,Robin。主人公是一个小男孩……”
       
        “就像我这个年纪么,先生?”

        Bruce没有回答,他正痴痴地望着窗外的某处。
       
        “先生?”
       
        “哦,抱歉。”Bruce回过神来,随手调暗了些灯光,“男孩生活在一个魔法还尚未消失的国度。在那里,每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都拥有一位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守护天使。”
       
        “他们的个头很小么?那些天使们——像小精灵那样么?”少年好奇地问道。
       
        “不,他们很高。唔…有的甚至高过大人们。他们有着强壮有力的翅膀,因此他们就可以飞,飞到任何自己想要的地方——不过他们可不会离开他们的‘主人’太久。这些高大的伙伴们会一直守护着孩子们,直到他们长大,不再惧怕黑暗。”
       
        “听起来很酷啊——”
       
    
       
        是啊。我们的男孩自打听大人们神秘地谈起过后就一直想着自己的那个魔法伙伴将是如何的面貌:也许是像母亲那样有着浓密的长发,又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者……

       哦,千万别是后者,那样的话我会无聊死的。男孩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不过他真正相信守护天使这件事是在男孩一天因肆意奔跑而跌倒在小路上的时候。他从不轻易落泪,但是发红的膝盖生疼得厉害,甚至有些渗出血来。

        然后他就忽然像是看见一束白光闪过,伴随着一个人声在自己耳边安慰道:

        “站起来,孩子。一切都很好,你会没事的。”

        男孩欣喜地站起来,没有立即回答那个声音任何话。可在当晚卧在床上时,男孩低声感叹了一句——

        “你好啊。”

        男孩将这作为丰功伟绩一样告诉伙伴们,因为其他孩子们都还未能见证“神迹”。

        可是随着年龄渐长,身边的玩伴都开始炫耀起自己的守护天使有如何的能耐(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他们),男孩又一次变得被孤立起来了。

       因为迟迟没能看见过属于他自己的守护天使,他着急了。他甚至有些暴躁地咒骂着那个没有名字的伙伴。
        
 
        “喂。”

        一天,男孩忽然听见那个许久未再出现的声音对他说道。

        “你这么做让我很难堪。”

        “My Guardian Angle(我的守护天使)?”

        声音再没响起。

 
        男孩后悔了。他觉得是因为自己糟糕的态度逼回了一直默默守在自己身边的伙伴。现在他连他的声音都失去了。于是他每日祈祷,祈祷神祗能够收回曾从他嘴里蹦出来的一个孩子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言语。
       
        终于,那天醒来的时候,男孩如愿看见对方收拢了双翼出现在自己的房里——他飘在男孩的床尾,眼里含着微笑。

        他“姗姗来迟”的天使,竟是一副大男孩的模样,这让男孩自己觉得有些意外——因为他曾不止一次地在梦中感受到过天使拥抱自己时那温暖有力的臂膀。

        “呃?”

        “是我。”对方笑了,“我叫Kal。”

        男孩没再和伙伴们谈起守护天使的事,即便他深信Kal是天使中最好的。因为男孩懂得了谦逊。而且他有了Kal的陪伴后,他开始擅长用黑暗战胜恐惧了。他的守护天使愿意每天清晨轻唤他起来,再与他在上学的路上谈天、扯些天马行空的梦想。

        Kal一直对男孩有些宠溺似的喜爱,他甚至“纵容”他去摸摸自己的翅膀——直到男孩不小心摘掉了一根羽翼。

        “嘿!”

        Kal抱怨道,但没敢在声音里流露出太多的痛苦,因为男孩已经着急自责得快哭了。
        

        “Kal?”

        “在这儿呢。”

        男孩抬起头来,停下了手中的笔。

        “你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现身?”

        “这个嘛……”Kal挠了挠头,“大概是我比较害羞吧?”

        男孩愣了一会儿,忽然跳上去吻了吻对方的嘴角。

        “……咦?”
       
        “长大应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吧,Kal?我想和你一同长大。”
       
        但这回,他的天使沉默了。
        
        
        男孩后来才知道的,一旦成年后,他们的守护天使们也就将不复存在了——因为他们的使命即是如此。诞生之日,他们就免去了成长的所有过程:因为一个孩子无力守护另一个孩子。
       
        在男孩睡着的时候,他的天使有几晚不曾同样入眠、消失。Kal卧在床边,看着被他守护的人胸口轻轻地起伏着。一个生命。他想。Kal借着月光欣赏着男孩愈来愈长得精致起来的面容,忽然拥有了非常想和其一同长大的冲动。

        至少,我想看见成年后的他。

        Kal想着,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怜——竟没有权利陪他喜欢的人长大。

        “什么意思?你要离开我?”

        男孩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自己刚听见的话。

        “天使们不会长大的。”Kal忍住没有告诉男孩,不,已是少年模样的人那关于残忍真相的所以事实。

        在你成年的那天,我将消失不见。

        “Kal!Kal!我想我找到方法了!你瞧。”

        Kal凑过身去,扫了一眼那本快散架的古书上的内容,忽然浑身打了个哆嗦。

        “不过…如果你介意的话——”男孩合上了书,“算了,我们应该还能见到别的什么办法吧……别担心了,大家伙。我现在和你还差一个头呢。”
         
 
        摘去双翼对天使们来说是一件很疼很疼的事。实际上,他们中的大多数穷尽一生也不会拥有感觉。无论是冷热疼痛,不,他们都不会有这个权利去体会。

        但是为何Kal每每被男孩扑住亲吻的时候,都会感到一股暖意从心头渗开来呢?那幸福的感觉几乎要将他淹没。

        如果为了那个人忍受痛苦。似乎也是值得的。
        

        意外的发生让Kal猝不及防。

        那时男孩发烧了。他浑浑噩噩地走出家门,梦呓似的呢喃根本没能把天使召唤过来。
       
        他爬上一座挺高的悬崖,没人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体能。许是近日一直在思考能帮助Kal的方法让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总之,当踩空的时候,在男孩一闪而过的眼前,满是Kal的微笑。足以将冰冷的月融化。
       
        Kal发疯似的扑打双翼飞上去时,忽觉一阵无力。哦,糟糕。他掐着自己的手心。时间真不巧,明早男孩就要成年了。
       
        他本该一直陪着他的男孩,尤其是他还病重的时候。可是Kal太过忧伤不知怎样面对他们的永诀,于是他早早地躲了起来,等待着黎明的曙光将他化回神祗们的怀抱。

        等我。

        他接住了男孩,却被崖壁上生出来的一枝面目狰狞的荆棘勾到了翅膀。他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背后传过来巨大的痛楚,像是所有的荆棘都发狠了往里刺。

        但他紧紧护住了男孩,后者依旧滚烫的身体让他心疼,比之后背的感觉更为刺痛。

      [ “天使他……牺牲了吗?”]

       [没有,Robin。这从来都不是一个悲剧。]

        他的天使为了救他而折了双翼,但Kal因此如愿化作了人类。
        
        
        他们一样的年龄,分享着相似的记忆,并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还将分享彼此的人生——
        

        “而那则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真希望我能认识他们…”少年带着倦意呢喃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Robin。那么,晚安了。”Bruce俯下身子揉了揉少年的短发,然后蹑手蹑脚地退出了房间。在他合上门的时候,Bruce感觉到有两条温暖有力的胳膊环住了自己。
       
        “抱歉…多花了点时间。”Bruce轻轻拍打着那条手臂,任由男人埋在他的发间贪婪地嗅着他混着血与暗香味的气息。
       
        “我不介意,Bruce。事实上——”对方终于开口了,并飘到Bruce的面前,“我喜欢那个故事。”
       
        “那不是讲给你听的,Clark。”
       
        “Whatever。”Clark抬起头来,迷恋且深情地望着他,“现在,有什么吩咐吗?Wayne先生?”
       
        “那带我先去趟浴室好吗?My Guardian Angle(我的守护天使)?”
       
        “哇哦,我可真幸福——”Clark笑着降落下来,含住了他那朝思暮想的恋人带着甜味儿的唇。
        
        
[若干小时后]
       
        “那可真是格外童话式的一吻,Clark。”
       
        “之后可不能算是——刚在浴室我还以为我有弄疼你了。”
       
        “闭嘴吧。”
       
        “我也爱你。”
       
        Bruce疲倦地合上眼睛,但他没拒绝Clark落在自己后颈上一连串湿热的吻。

 
 
        我想我们的确分享了彼此的人生。

        守护你,直至永远——在每一个童话世界的角落与边缘。


评论(1)
热度(121)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