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ames,dreams(1)[饥饿游戏AU]

第一次正式尝试AU…所以就找了个老梗来写。
默默地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p_q)
------------
 
{梗概:}来自1区的Batman已是多届游戏的幸存者、夺冠者,是都城贵族们的宠儿。他看起来神秘、冷血,总是能在最开始时就制服大多数的贡品——即便他从来都拒绝亲手结束他们的生命。今年,Batman像是照例成为了1区的Volunteer——可他忽然悲哀地发现,这回自己恐怕是无法幸免于难了……
(有一个bug一直没法处理就是有关老爷的秘密身份……你们就当作这里的人们自动区分了Batman和Bruce好了)

------------
        
 
        “所以这就是结局了?”

        青年站在那儿,苦笑着,将目光从Bruce手上握着的氪石匕首上移开。

        “那好吧……现在,杀了我吧,B。千万别心软。反正你我都清楚——哪怕你不动手,我也会自杀的。”
        
 
       
 
        [22天前]
       
        “您最好现在就去见见那位女士。”
       
        “谁?”
       
        “她同您一起过来的,少爷。我希望您的记性没变得有那么差。”
       
        “女贡品么?你知道我不在乎的,Alf。”Bruce悠闲地抿了一口酒,有些慵懒地望向Alfred——他的导师兼管家,“我只希望有人能在我不得不面对她那口磨锋利了的尖牙前处理掉那个女人。”
       
        Alfred摇了摇头,过去夺走Bruce用小指勾住了的酒杯,并收拾掉了茶几上摊放着的所有精致的甜点心。
       
       
       
        Bruce一出现在准备场内的时候,他就发现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工作盯着自己看——Bruce不怪他们。没有人是为了交朋友而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要不是这一回抽签的时候,那个八成是脑子进水了的主持人错拿了Jason前几年遗留下来的字条,他也不至于时隔五年后重回这个让他厌倦的战场。所以Bruce只准备用冷漠的眼神扫视了一遍会场以逼得众人回去继续他们自己的事。
       
        不过他意识到这招对于那一个来自偏僻地带的、12区的青年似乎并没有什么效用。那个青年一直盯着Bruce看,甚至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这让Bruce也不得不转过头去打量对方:青年的身材十分健壮,是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令人惊奇的是,青年像是光明之子一般周身散着些柔光。

        Bruce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倾心了。
       
        愚蠢的蓝色紧身衣。胸前一个大大的“S”字样。

        哦,该死,他上来搭讪了。

        Bruce头一回感到不安——那青年的目光灼热而又直白,而那声音则低沉富有魅力。
       
        “你好,先生。他们称我为Superman。但我想您可以直接叫我‘Clark’。”
       
        “我没兴趣。”
       
        又一个冷漠的眼神。但青年依旧无动于衷。
       
        Bruce直等到Alfred赶来解救他才免于继续听Clark继续讲述他家乡的“美好风光”。
       
        “哦,先生。”

        Clark甚至在临走前伸出手来想和他握一握,可Bruce假装在研究马车的饰带。于是青年的手就尴尬地僵持在了空中好久。
       
        倒是一旁的Alfred看不下去了。他握住了Clark的手,寒暄了几句,送对方离开。
       
        “你到底在想什么?”Alfred目送Clark离开后转头问道。
       
        Bruce疑惑地回问:“怎么?我又不是来交朋友的。很惊讶么?”
       
        “他是那个氪星人,少爷!虽然这是他第一次参赛,但有了他作为盟友,你的‘户外探险’取胜的过程会变得轻松很多。”
       
        “我一直不明白盟友有什么作用?”Bruce登上了“战车”,道,“最后还不是撕破脸了互相厮杀。所以,何必麻烦?”
       

        不过,十分钟后Bruce就有些后悔了。
       
        Clark也许就像他所代表的光明一样,将把Bruce所代表的黑暗从人们心中驱散。
       
        因为Bruce听见所有的人在Clark出场后,就开始改叫着后者的名字。整个会场都陷入一种近于疯狂的状态,连主持人都开始激动地念着Superman的来历。
       
        不过,这挺符合情理的。Bruce想。
       
        毕竟人们都更愿意崇拜光明,而不是伴随着邪恶与罪恶的黑暗。
       
       
       
        Bruce第二次遇见Clark已是在测评的时候了。
       
        事实上,还在训练室里时,两人虽有极大几率意外遇到——可介于他俩又同时只将自己的活动范围缩小在各自的角落里,因此“浪漫的邂逅”一次也没发生。
       
        Clark似乎疏于练习。Bruce只瞧见他有一回为了针对从2区来的不知好歹的挑衅者而把来者的手腕扭脱臼了。Clark信手一捏,像是在做任何一件平常事一样。
       
        也许……结成盟友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1区,Batman。”
       
        我是第一个。像往常一样。
       
        Bruce站起身来,在外人看来十分潇洒地抖了抖手腕。但不知为何,明明好几次来过这里,唯独这一回他心跳得厉害。
       
        Bruce有些迷茫地揉了揉眉心。
        
 
        Bruce不知道的是,12区的那个方向,坐在一群瑟瑟发抖的年轻人中间的Clark,正默默祈祷着。
       
        他正在为Batman祈祷。虽然他知道对方可能并不需要他的祝福;虽然知道,Bruce可能对自己已没有印象了;但Clark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的那次获胜者巡回时,从那胜利的列车上走到死气沉沉的营地中央的Bruce,曾向自己这个方向投过来一个微笑。

        一个存在于这世间最美好的笑容。

        这或许也就是Clark鬼使神差地志愿成为了这一届代表着12区的贡品。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这场饥饿游戏,他与Bruce也许永远都不会有过交集。
 

评论(1)
热度(58)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