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e Before You(上)


AU。设定取自龙妈和Sam合作的电影→《Me Before You》。电影预告足够吸引人的了(*'▽'*)♪超暖超暖的一个爱情故事(尖叫)
有趣的是故事中的女主好像姓Clarke,有些翻译里就直接翻成Clark了O_o?

改设:Clark依旧是氪星遗孤,只是还未成为Superman;Bruce曾作为Batman守护着哥谭,由于一次意外的发生,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执念……
(会有小鸟们的出场)

保证够甜√
------------
"Do you know something,Clark?
Clark你知道吗?
You're pretty much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me want to get up in the morning.
可以说 你是我每天早上醒来唯一的动力。"
 
 

        哥谭。阴雨。
 
        一个黑发男人在空旷的街上急走着,他没有打伞,雨水打湿了他的西装,并在发尖汇成一股股持续流下。他在穿过马路时正打着电话,脸上显现出很是不耐烦的模样。
 
        “……听着,我不认为您提的这个建议将会为我的公司提供任何经济效益上的促进。(出租车!)别再废话了,我只希望——”
 
        他忽然猛地转头,看见刺眼的灯光伴着机械的嘈杂声向自己驶来……
       
 


    
        “Clark,你知道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几次到我这儿来了吗?”
 
        “拜托了,Diana。”有着微卷短发的青年抓住了她的手,“我保证下一次我一定抓住机会。就再帮我一次好吗?”
 
        女人摇了摇头。她从包里掏出一份空白的简历。

        “你什么工作都愿做?”

        “啊?”Clark的神情忽然警惕起来,“你指——?”

        
        下了列车,Clark揣着Diana替他填好的简历以及一封简短的介绍信开始向路人打听Wayne庄园的地址。

        他对哥谭的“民风纯朴”早有耳闻,虽然这里在有些人的嘴里听起来很是阴森恐怖,但Clark向来对任何事都抱有自信心。

        路人看起来都还算友好嘛。

       
        “您就是Kent先生?我是Alfred•Pennyworth。”

        为他来开门的是一个被岁月染上银色碎发的老人,那人介绍说自己是这里的管家。

        “您有任何护理方面的经验吗?”

        他们穿过绿意盎然的庄园时,老管家这样问他道。

        “恩我以前没做过类似的工作,”Clark老实回答道,“但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学会。”

        “那么现在就去见见Master Wayne吧——您之前有听说过他么?”

        Clark迟疑着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在学校里的伙伴多半都非常了解Bruce。特别是那群女生,Clark总能看见她们爱不释手的时尚杂志封面上登着Wayne先生的照片——他总是优雅、迷人,穿戴着奢侈的服饰、露着些许高傲的神色。

        他跟着老管家上了楼。Wayne的住宅比他期望中的还要大些:天花板高得惊人,上边点缀有复杂精致的纹饰;大理石砌成的台阶、走廊两侧挂着的名画——整个宅子透着古朴而又奢华的风格。

        他们来到一扇移门前,Clark透过半透明的门能隐隐看见里边有两个人影,他还没来得及用X射线进一步探知,Alfred已经得到了允许而推开了门。

 
        那就是Bruce•Wayne。Clark对自己说道。

        对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小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坐在轮椅里的缘故。Bruce的脸上布满了胡渣,面容憔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完全不像杂志封面上那个男人。唯一没有改变的是Bruce湛蓝的眼睛里不自觉地流露出的高傲的神情。

        Bruce缓缓地将轮椅转过来,慵懒的目光扫过了他的管家,最后停在了Clark的身上。

        Clark觉得自己应该持应有的礼貌问候一下便想迈上前去,但老管家默默地拦住了他。

        “Richard少爷会带您熟悉Bruce的日常护理以及康复器具。”

        Clark有些纳闷地朝一直站在Bruce身侧的少年投去疑惑的目光,对方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你好,我是Dick•Grayson。”

        “Clark•Kent。”

        他走过去握住了少年的手,注意到对方也拥有和Bruce几乎如出一辙的黑发与蓝眼睛。

        “Alf你用不着这样直接跳过我说话吧?”

        轮椅上的男人忽然开了口,气氛瞬间凝至零点。

        “我的大脑还没瘫痪,”Bruce挑起眉看向低下头去的老管家。“Yet(至少目前还没有)。”
 
 

        “所以…你是他的养子?”

        Grayson点了点头。Clark和他一同看向策着轮椅到落地窗边的Bruce。

        “在那次车祸发生前他就这么的……阴郁么?”

        “Bruce他其实一直对我们很冷淡,但谁都知道没有人会比他更爱我们了。”Grayson叹了口气,道,“Jason去做了毒品生意,Damian也不知所踪。要不是Tim、Alfred撑着这个家庭,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垮掉……”

        “你也帮了他很多。”Clark补充道。

        “谢谢。”

        Clark注意到Bruce假装探向外头欣赏风景的时候,一直关注着自己这边的动静。

        “我能帮到什么忙吗?”

        “多鼓励鼓励他吧。”Grayson道,“也许只有你能点亮我父亲心里的角落 了。”

 


       
        Clark开始了每日的护理工作。

        这并不容易。单纯的医疗护理还勉强能过关,但在其它时候陪着Bruce,简直让人抓狂。

        并不是说Bruce有多么糟糕。Clark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似乎笃定了筑起了一堵高墙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围困在里边。

        “早上好,Bruce。需要我告诉Alfred你今天想要吃些什么吗?”

        “早!不如我们下午出去逛一逛吧,Bruce?”

        “Hi,Bruce,昨晚睡得怎样?”

        “Bruce!这是我给你带的花儿。”

        轮椅上的男人终于转过头来。他眯起眼睛看着兴致高涨的Clark,眯起了眼睛。

        “那是给女孩子的礼物。”

        “……那我搁在这儿了。”

        Clark有些失落地将还沾有清晨微凉露水的花儿插进了花瓶中,余光看见Bruce依旧固执地看着别处。

        “Bruce,我们——”

        “Alf说你很话唠。”

        “诶?是啊……”

        “我们做个交易吧。”Bruce抬头道,眼里满是戏谑的神色,“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少说些话。”
 
 
 

        “每次我一说话,他就像是在看一个蠢货。”Clark在电话里向Diana抱怨道。

        “也许你有时候是有点……”

        Clark听见Diana有些为难的声音,眼前浮现出自己在喂Bruce喝粥时自己一晃神溅落在对方衣物上时的情景。

        “可能。但他还没发现这点吧?”
 
  

        Clark喜欢太阳。
       
        还在幼年的时候,他就最喜欢午后拉着母亲陪他到田埂上去。他忘我地奔跑着,那是Clark唯一不用担心自己的超能力的时候:他可以一跃好高好高,高到坚信自己可以触到天穹。跑累的时候,Martha就会坐在树荫地下给他讲故事。当他熟睡过去的时候,母亲就会搂住他。两个人的心跳声渐渐重合,Clark在梦中露出微笑。
       
        美好的回忆。
       
        因此他有一天执意推着轮椅把Bruce强制性地带了出去来到大宅子后的花园里。

        阳光温暖不刺眼,感受到童年时分熟悉的感觉——血液里蕴含着的力量逐渐积蓄,Clark几乎兴奋地想要飘起来。事实上,他也确实不受控制地离开了地面一二公分。
       
        意识到自己的鲁莽暴露了自己的能力,Clark立刻回归了地心引力的召唤。他害怕地低下头。Bruce一定看见了,Clark能从对方异样的心跳声与微微抽动的嘴角看出来,但出于某种原因,Bruce竟没有揭穿他。

        “你从哪儿来的?”

        哦,他头一回主动和自己讲话。Clark忽然有些开心,像个孩子似的跳到一矮墙上坐下。

        “大都会。”

        Bruce一脸狐疑地望向他,说道:“不。我是问你的家乡在哪儿?”

        “呃…在堪萨斯。”

        “那儿离哥谭很远啊。”

        “是。”

        一阵可怕的沉默。

        “你之前在大都会是做什么工作的?”

        “各种各样。”Clark抬起头搜寻着记忆,“最后一回,是在星球日报做记者。”

        “我见过不少记者。”

        “我知道。我也曾有机会来采访你,Bruce。”

        “……既然那工作很适合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

        Clark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转过头去看着Bruce——忽然发现对方在阳光下显得很是好看。也不是杂志封面上的那种风格,而是安静的、文雅的。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我。”他脱口而出道,眼神灼热而又坚定。

        Bruce因为他这句毫无预兆的话而在不经意间于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太扯了,小镇男孩。每个人只有一生,追逐你所爱的。”

        “我在这儿就很开心啊。”Clark有些委屈地说道。

        “那你选错了地方。”Bruce又恢复了苍白的脸色,声音显得有些低迷,“你该生活得充实些。”
       
        “等等,Bruce——”
       
        他从矮墙上跳下来,望着Bruce转着轮椅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对方真的是好孤独。
         
        
        “我可以问你件事吗,Bruce?”

        晚上,Clark帮Bruce褪去外衣,手掠过对方裸露的皮肤时一贯触到了那些莫名的疤痕。他之前一直没在意它们,可是今天听了Bruce的一番话后,Clark觉得这背后另有隐情。
       
        “你说。”
       
        Bruce僵僵地躺在床上,疲倦地回答道。Clark的眼睛酸了一下。
       
        “对不起,我的话又多了。就这样吧。晚安,Bruce。”
       
        Clark拾起散落在床沿边上的衣物,转身要走。
       
        “No(不)。”

        他忽然听见Bruce用他从未有过的声音轻柔地说道。

        “Stay(别走)。”

        Clark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去,看见Bruce漂亮的蓝眼睛里露出挽留与恳求。

        Bruce?

        “Tell me something good(跟我说些快乐的事情吧)。”

        Clark由衷地笑了。他扬起嘴角,露出了他的虎牙来。

 
------------
希望看见各位的留言(/ω\)

《Me Before You(下)》

  
 

评论(14)
热度(145)
  1. 萧暖兮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