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loody-red Desire(猩红欲望)(上)

[一次战斗过后,Superman意外地嗜血]
注意。本篇为半黑化超。
当然最后还是会走甜暖向的啦√

------------

        

        Bruce将他的前额抵在冰凉的玻璃上,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里头关着的是Clark Kent,AKA Superman,他的搭档、他的战友、还是Bruce Wayne曾最不切实际的一个性幻想对象。这面玻璃是单向的(只许外边的人看见里边的情况),但保不准恰好对氪星人无效。而Bruce笃定对方一定已看见自己了,那灼热的目光似乎下一秒就能将墙体穿透。

        众人找到Clark的时候,氪星人正发了疯似的啃咬着自己的手腕。他浑身是血,撕烂的制服惨不忍睹。他们不得不把他关起来,并定时送进去一些从地下黑市购得的劣质血样——仅仅是为了避免失去理智的Clark在狂怒之下拆了他们这唯一足够坚固的关押室。

        当天由Diana看守着他,亚马逊人表示自己并未受到威胁。第二天Barry却战战兢兢地报告上来——Hal则发誓要为此揍氪星人一顿。不过他没敢真的付诸行动,毕竟所有人都怕Clark一旦踏出了这个房间就会开始猎食他一路上遇见的所有人类。

        Diana自愿承担从此以后直至Clark恢复正常(或是等他们寻到合适的治疗方案)前的所有看守任务,但Bruce坚持他得为她换几轮班。

        “你得知道他现在对于普通人的血是最无法抗拒了的吧?”

        Diana皱着眉担心地看着Bruce换上制服。

        “更何况在这之前…他对你的感觉已经同任何人都不一样了,Bruce。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这不要紧的,Diana。我愿意等。”

        他选择无视了她的警告。

        “直到Clark亲口告诉我。”

         
  

        3个小时过去了,关押室里的人开始躁动起来。Bruce轻叹了口气,取出一小袋血投放进了屋内。

        但Clark并没有去碰那袋东西。Bruce感到困惑。他听Barry描述过现在氪星人进食时的场景——那几乎是一场灾难。

        “……他几乎像是一爪把包装拍烂。鲜血溅得到处都是…他舔舐过每一个角落…掩不住贪婪的目光……”

        Bruce忽然发现Clark许久呈现凶狠状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痛苦,氪星人手脚并用地移动过来,猛地趴在玻璃窗上撞出一声巨响来。

        Bruce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但依旧能读出Clark嗫嚅着沾血开裂的嘴唇究竟是想说些什么。

  

        “I'm dangerous now(我现在很危险)。Stay away from me(离我远些)。”
  
         

        “他的状态很差,我们就要失去他了……”

        Diana低声断言道,语气里满是掩不住的无奈与忧伤。

        自从Bruce值班那天以来,Clark已经整整五天没有进食——他硬生生地压下了自己对血的欲望,但他压不下自己现下对血的需要。Clark似乎在极力避免彻底依赖血的供给,可事实却是:他要么接受自己的新特殊,要么迎向身体机能被迫加速枯竭的那一天。

        Bruce隐在角落里,没有加入朋友们的争辩里。他低垂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紧咬的牙关在下唇印出了一条血痕。

  

        我可以救他。

        Bruce在心里给自己鼓舞着,走近那扇门,由于过分紧张,他在自己设置的智能锁上花了好些时间。Clark脸色苍白地平躺在那里,禁闭着双眼。Bruce不废多少力就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隔着些距离让鲜血准确无误地滴落在Clark的唇上。

        他当然清楚这样做的后果:这很可能会激起Clark目前状态下的对于血液的狂躁本能。因此Bruce在进来之前毅然决然地反锁上了门。他的的确确愿意冒着牺牲自己的危险来尝试从死亡边缘拉回Clark。

        这也可能是Bruce迄今为止所做过的最为草率的事情。

        但他还能怎么办?如果那天不是因为Clark为了救他,也就不会被敌人未知的药剂击中。不然,蜷缩在这间屋子角落的病态之人,很可能就是Bruce自己了。

        Bruce为此等了会儿,而效果好得出奇。氪星人缓缓地睁开了眼来——他可能认出了他,也可能没有。

        “C…Clark?”他不确定地唤着对方的名字,发现自己的声音由于担心与恐惧而变得嘶哑无比。
        

        下一秒,面回血色的Clark忽地翻身起来,以不可抗拒的力量狠狠压住了Bruce,将他摁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I have warned you(我已经警告过你)。I'm very dangerous now(我现在非常危险)。”

        And you freed a monster just now(而你就在刚才释放了一只怪物)。

 

        Bruce吃痛地惨叫了一声,但是Clark随后毫不客气地咬住了他仍在滴血的下唇。

         剧烈的刺痛感从唇上传至全身。Clark并没有像传说中般的吸血鬼般长出尖利的獠牙来,但氪星人本就坚硬无比的牙齿狠狠地撕扯着他脆弱的唇瓣,再由舌尖舔落一滴滴沁出的血珠。

        Clark整个人都覆在Bruce身上了,他沉重的身躯压得Bruce喘不过气来。Bruce感到巨大的痛苦,他挣扎着求救,喊着他所有能想到的名字,却丝毫推不动身上的这具身体。

        “Clark…求你了……回到我身边……”

       他无助地呼唤起他所认识的那个温柔的人,忽然发现双唇之间的碰撞变得愈来愈轻柔了起来——摄食的动作竟化作了亲吻。Clark温热的舌开始舔过他的伤口,以一种慢条斯理的态度。而还未恢复理智的Clark继而撑起了上身,并将自己的膝盖挤进了Bruce的双腿之间。

        这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Clark想在这里侵入他,在他嘴角还滴着血的时候。

        而Bruce丝毫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只能望进那双被双重欲望控制着的眼睛里,寻找着他曾奢望过的温柔。
   
 

 
 

评论(10)
热度(321)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