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uy An Hour of Your Time(上)


《买下你的一个小时》
[Clark一直想单独约Bruce出来,但他发现自己不得不动用那小记者少得可怜的工资来向恋人身边的人购买Wayne的时间了]

------------
  
 

        到了这个时候,Clark才懊悔自己当初没从事一份薪资更高的工作——比如金融业什么的就会很完美。而现在,他面对公寓抽屉里只剩下的零零碎碎的硬币,忽然感到莫名的悲伤。
       
        他觉得Bruce这一系列的行为很可能是在报复自己——介于似乎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夜晚,他由于要赶出次日要抢头条的一篇报道而拒绝了Bruce对他无声的邀请。于是第二天,他连夜码在word文档里的那篇稿子倒是勉强让主管满意了,Bruce却是气呼呼地搬回了Wayne庄园。
       
        Clark感到委屈。他也并不想拒绝Bruce——尤其是当对方用光裸的脚尖挑逗着他的欲望时,他更没法忽视Bruce舔唇的小动作。但Clark一向在工作上固执得可怕,也坚持不动用超能力来完成报社发配给他的任务。
       
        结果他现在不得不动用自己仅有的存款来买下Bruce的时间。
       
        而那真的很贵。

 
 

        Alfred好心打电话来询问的时候,Clark还感到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我是说,您昨晚对少爷做了什么事导致他现在…呃……他刚指令我说从现在开始——Bruce•Wayne的时间都要明码标价了。”
       
        耍脾气?Clark纳闷地搁下了听筒。他决定亲自去找Bruce谈谈。
 
  
  

        以防万一,Clark走进一家街边的花店想给Bruce带点礼物过去好让他消消气。无奈精明的哥谭人竟然能将一束玫瑰卖得如此之贵,这几乎花光了Clark身上所有的钱——他出门太急,没来得及检查钱包。
       
        当Clark哭丧着脸出现在Wayne庄园大门口的时候,他发现了另一件能让他沮丧的事——他进入庄园的权限不知何时被取消了。毫无疑问这是Bruce或是Bruce授意Alfred干的。更糟糕的是,他还忘带了手机。而Clark不想直接飞进去——他怕那会进一步挑战Bruce的暴怒值上限。

        于是他只好干站在那里,期盼着老管家什么时候会出来给花园除除草。
       
        其间甚至有一个邮递员路过这里。那骑着自行车的本地人一脸狐疑地望着他,Clark尴尬地掏出他皱巴巴的记者证比划了一下,那个邮递员这才“安心”地给已经鼓鼓满的信箱里又投放了两三封以粉色为底的信件。
       
        实在是出于好奇、或是无聊,Clark按捺不住地用了一下X射线窥探了一下那些信件的内容——大多都是女人的笔迹,毫无例外地在向Bruce吐露着倾慕之情,并难免用上一些在Clark看来极为不应该的露骨语句。
       
        突然他怔住了。
       
        为什么信上显示出Bruce也给她们写过回信?而且毫无例外都是在今早?
 
  
 

        Clark终于等来Alfred的解救时已然临近饭点。
       
        “您可真是…太礼貌了,Kent先生。”
       
        老管家领着他来到餐厅门外,Clark通过虚掩着的门瞧见Bruce正在用餐。但是Bruce并不一个人,Clark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心跳声。他的恋人说笑着,与餐桌另一边的人谈着天——而且他看上去很开心,脸上绽放的笑容让Clark一时认为那应该只属于自己。
       
        随后他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来的客人恰是Grayson而绝非什么外人。Alfred刚走进去那个青年就出来了。Grayson在看见Clark的时候依旧一如既往地激动到语无伦次。
       
        “哦天呐!您…您在……很荣幸……”
       
        “你好,Grayson。”Clark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并示意他小声些说话。
       
        “哦Bruce叫我过来是想同我谈论一下今晚的安排,自从……先不说我的事了。事实上我在Alf那儿听说了——虽然现在谈起来有些尴尬,但是,先生……您?真的追到了我父亲么?”
       
        Grayson看起来兴奋异常,Clark叹了口气刚想接话,却被破门而出的老管家吓了一跳。
       
        “抱歉,Kent先生。少爷他现在不愿意见您,您最好立刻离开。”
       
        “啊?这么就快闹掰?”Grayson看起来有些失望,“先生,我得替父亲向您道歉——”
       
        “Master Dick!”
       
        Alfred不得不冲Grayson吼道。后者吐了吐舌头,先走了。
  
  
  

        “Bruce我们得谈谈……”
       
        通常来说,这样的句式只会由Bruce说出口。而每当Bruce阴沉着脸说出这话的时候,Clark就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惹到对方了。
       
        可问题是,这一回,Bruce根本没有要与Clark讲话的意思。愣是Clark死缠烂打着,那个男人也没有转过头来一次。Bruce依照着一贯休息日的作息时间,吃完午饭,看会儿书,尔后他冲了个澡,准备开始午休。
       
        在浴室的时候Clark没好意思进去,但Bruce却早早地就在卧室里脱光了自己,丢下的衣服扔了一地。
       
        听着哗哗的水声,两人蓦然无言。但过了会儿Clark忍不住还是再次开口道:“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Bruce。你倒是指明我该如何做才能取得你的原谅?”
       
        水声停止了。Bruce就这么满身湿漉漉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甚至都不想烦心扯过一条浴巾遮一下。Clark不得不地往一旁望去。
       
        Bruce朝他伸出手来。
       
        Clark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我说过的——我的时间明码标价。”
       
        Bruce一本正经地说着,那近乎于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真是Clark欠了他的债一般。
       
        Clark一直认为这不过是Bruce一时来气的玩笑,他完全没料到恋人会来真的。
       
        “这…这不公平……为什么Alfred与Grayson同你待一块的时候你就没管他们要钱?”
       
        “我送他们的。”Bruce挑眉道,“有什么问题吗?你如果想要我的时间的话,可以向他们去买。”
       
        “Bruce,别逼我……我现在身上没有现金。”
       
        “我不接受刷卡。你也别指望用一个技巧蹩脚的吻就蒙混过关。喂,温馨提示。今晚我有一个派对要举办,在Wayne大楼的第十一层。”
       
        Bruce勾了勾手指,眼里露出戏谑的目光来。
       
        “你如果想来的话,记者先生——既然你不在受邀名单上,你只好出钱买了。而Wayne总裁的时间——向来是很昂贵的价位。别让我把你弄破产了。”

       
        
------------
  
下篇就要即将开启Kent的破产之旅了呢ಠ╭╮ಠ
 
    
    

评论(28)
热度(17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