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uy An Hour of Your Time(下)


《买下你的一个小时》
[Clark为了向Bruce买下他本人的时间,几乎省吃俭用,历尽艰辛地攒钱。]
《Buy An Hour of Your Time(上)》

------------

 

        Bruce向来乐于瞧见他焦躁不安并且狼狈不堪的模样——这一点Clark再清楚不过了。Wayne天性善于利用小把戏来制造出些富有惊喜的元素:他们的任务,他们的约会,他们互相给对方寄去的节日祝福…包括他们的性爱。Bruce总是有办法将他难得团团转,而大多数时候,Clark会享受这个,毕竟那是来自哥谭宝贝的额外馈赠;但有时候,那对于他来说则会是另一种“幸福”的折磨。

        所以当他赶到入口处时就被一陌生女子一把揽过去时Clark就感到大事不好了。他有些心虚地隔着并不合身的西装外套摸了摸夹在里衣的一小刀现金,任由愈来愈多的姑娘们明显有预谋地将他推向舞池。

        Clark尝试着适应这昏暗幽迷的灯光下并找机会寻到宴会的主人,但Bruce就跟隐身了似的。好几次Clark以为自己找到对方了,却在恍神间再一次跟丢了那个身影。
  
        Clark觉得委屈。他不过就是冷落了Bruce一会儿……不是吗?

   
  

        “Looking for someone special(在找什么特殊的人)?”
 
        终于有一个极具魅惑力的声音在他耳侧响起的时候,Clark几乎要哭了。他快速地转身要去抓对方的手,但Bruce灵敏得像只猫儿。
  
        “Looking for something invicible(在找什么不能改变的事)?”
 
        闪到一边的Bruce得意地抖了抖手腕,Clark随即发现自己的钱一转眼都到了对方的手里。
  
        “你还不够有诚意。YOUNG MAN。我难道不值得你为之倾家荡产吗?”

        “Bruce……别闹了。”

        Clark抓住了正在自己身上游走的不安分的手,将对方拉进一个深吻里。

        “这可是要额外加钱的,记者先生。”

        “我不在乎。”

        他夺过主导权来,用舌撬开Bruce的伶牙俐齿。
 
 
 

        公寓楼属于Kent的信箱里开始塞满了来自Bruce亲自签署的账单以及协议,而Clark的储蓄也正以指数量快速减少着,他不得不开始省吃俭用——尽量减少着外出的次数、甚至上下班都改作步行了。同事们都认为Clark最近对自己过于苛刻,而Lois则是断定他是过于抠门了。

        但他根本没法和Bruce断了这场有些戏剧化的交易。他那可爱可恨的恋人同他相处时已然完完全全转到了布鲁西宝贝的模式。更作弊的是,每每在到了限定时间的最后一刻,Bruce总会略带暗示性挑逗似的撩他一眼。让Clark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完完全全念想着的都是那个黑发男人。

        就是一个无底的陷阱。
 
   
 

        Bruce的秘书们最近都很纳闷。她们总是会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要约时间的请求,而看笔迹那都来自同一个人——只是大多数时候秘书们只会为请求者安排到Boss的工作时间,而这个匿名的客户却指名要求约上Bruce•Wayne的休息时间。
       
        既然对方这么要求了,她们也就会如实上报给Boss。同样反常的是,Bruce似乎乐意看见这人的来信。
       
       
        如果Bruce当天的心情还不错的话,Clark甚至能得到对方慷慨的所谓“打折”。当然钱还是照收,只是Bruce在临走前会给予他一个大胆火辣的吻。
       
        Bruce在这个交易游戏中沉迷太深,以至于他俩在明码标价的时间之外几乎再无交集。联盟里的人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忽冷忽热,但他们也没过多地在意。
       
        “男孩子们嘛。有什么事不可以解决?”Diana断言道。

        Clark有时候苦于身边没有现钱而又忍不住想亲亲Bruce的时候,他只好低声向其他人借钱。

        “你向我借?”Hal惊诧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平时都还借Barry的钱么?”
 
  
 

        结果最后一刻还是来到了。

        Clark可怜兮兮地捏着那张皱巴巴的、面额不值得一提的纸币委屈地望向Bruce。

        “我…我可以就买下一个小时吗?”

        “你知道这点钱按之前的算法连一秒都得不到的?”Bruce觉得好笑。
       
        他当然没有很过分。Clark冷落了他,而Bruce想给对方一点教训。Bruce当然没有认真对待——不然按“官方”价位来排的话,Clark可能在答应配合他这个游戏的一开始就应该已经破产了。
       
       
        但Bruce可能没有意识到Clark是一个多少有些固执的人。
       
        
       

       
        Bruce已经三天不见Clark了,也没收到对方的任何讯息。他差点就没忍住亲自去找小记者了。
       
        这几天Clark甚至连瞭望塔的日常巡视任务都没有参与,Bruce觉得其中肯定有端倪。
       
       
       

        Bruce傻眼了。秘密调查后所有迹象显示出Clark竟去做了兼职工作——还不只一两份——他本来只是想提醒一下对方自己应该是其最应陪的人而非工作,可现在……?!
       
        哦怪不得最近一次对方约自己出去喝杯咖啡的时候都显得较于之前有些心不在焉。
 
  
  
⒏      
       
        Clark开门的时候见到是Bruce而明显有些吃惊。
       
        “怎么,还不想见到我了?”
       
        Bruce气鼓鼓地强行闯进门去,发现公寓里乱得不行。书桌上更是堆满了揉皱的稿纸。
       
        “所以…你就愿意和工作为侣吗?”
       
        “等等,那不是——那并不是工作。我只是希望尽可能地多陪你些,之前的那回的确是为了赶稿。但Bruce,你这些天的做法…好吧,说实话我是有点生气。你让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花光了原本准备好的积蓄——”

        “什么?什么积蓄?”

        “你当然不会知道啦,我亲爱的Bruce。”Clark苦笑道,“我在筹钱买价格尽量合适对戒——虽然你可能不会在意,但是我真的想用自己攒的钱来——”
       
        Clark忽然停住了。因为Bruce紧紧抱住了他。按平常的习惯来说,Bruce应该更愿意用一个吻来堵住他的解释的。
       
        “Bruce?”
       
        “傻瓜。”
       
        我原谅你了。还有,你怎么不早说。
       
        Clark搂住了他,侧头吻了吻Bruce的脸颊。
 
       
        “所以我们这算是和好了吗?”
       
       
        

       
        他醒来,穿好衣服,出门,穿过花园,来到信箱那里,取出信件。大多数依旧是来自倾慕者的求爱信,以往Bruce在有兴趣的时候还会试着写回信——好吧多半时间只是想气气Clark。

        他从一刀昂贵的信纸间抽出一张米黄色的卡片。先撇过头抿了一口咖啡,才开始阅读。
       
        Bruce笑了。寄来的那张纸上用工工整整的字写着:
 
________
  
        Clark•Kent的时间价位:
        午后茶 $10
        早餐 $5
        晚安吻 $20
        拥抱 $15

        B的一个吻=$∞

        All in all,total price=0

        For you,Bruce
        你是我永远的会员。
 
________

  
        

        “那你愿意让我买下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给你我办一个婚礼吗?”
       
        “你支付不起的。”

        但我愿意赠送给你一生的时间。
  

Fin.♡
  
 

------------
大超能把自己标那么便宜老爷表示随便来一打233
 
 
 

评论(9)
热度(204)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