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loody-red Desire(猩红欲望)(下)(part 2)


[一次战斗过后,Superman意外地嗜血]
迟到太久的完结章。
走甜暖向的肉是因为我写不来辣的(×)

PS:可以配合Sleeping at Last的〈Turning Page〉一起食用→非常安静柔和的一首歌,歌词细腻,能给予你感动。伴着这首的时候,写得很是舒畅安心。
毕竟我们都渴望美好的结局♡
 
《Bloody-red Desire(下)(part1)》
 
---------------- 
    
 
   
▲Part2_

 

       
        Clark记得那会儿自己像是被钝器击中了脑袋,朋友们的呼唤声虽能听见却无法出声回应;随后再醒来的时候,他眼前的整个世界就都蒙上了一层血红。
       
        他游走在自我意识的边缘,每每短暂地回过神来时便发现自己浑身都沾满了粘稠腥锈的血渍。Clark知道自己身上的某一处隐藏的追求鲜血的欲望被那次意外的受袭一度激发至极点,他优越的感官这时成了于他人来说无比致命的因素,人类流淌在血管里的鲜血则成了催化他于狂暴状态的一记强剂。
       
        直到……那满是血色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了足以让他彻底为之癫狂——那一抹惊心动魄的蔚蓝。
       
        Bruce。
       
        他只有望进他的双眸中时才能在瞬时间寻回迷失的自己,惟免不了的、是在欲望的怂恿下完成了他对他一直以来所有的奢望与臆想。
   
  
   

       
        Clark没有料到Bruce会在那儿等候着。
       
        他以为Bruce应仍躺在Wayne庄园某一间卧室柔软的床铺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前额抵着门半跪倒在Clark的公寓门口。他没打算掩饰自己的到来,只是电梯们关合的那一瞬、Clark意识到自己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令人不安的死寂。
       
        “原谅我。”
       
        他的确完全没有头绪,于是一开口成了这样苍白无力的话语——愚蠢、无用、虚情假意。
       
        “你可能永远、永远都难以忘掉那些施加在你身上的痛……或许你本该杀了我。”Clark压低目光,同时嘴角溢出一丝略带释然的苦笑,“是啊,你本该杀了我…你清楚我当时有多么危险,而我构成的、于你的威胁——远胜于常人。我可能会因为得不到你而血洗整个世界,我发誓我会的。我从不是圣人。你们很可能始终错看了我…只是——”
       
        “只是我很庆幸、我从未错看过你,Clark。”
   
   
   

       “……Bruce?” 
       
        “你值得我押上自己、并捎带着全世界——我也是个很自私的人呐。而你…如果不总是说些令人扫兴的话,大概能成为一个更完美的恋人——而事实总是,无人完美。”
       
        哦,Bruce……
       
        Clark伸出手想揽过对方,出神间那人却抢先撞进了自己的怀抱。
       
        “我……不擅长原谅人,Clark。但这是你啊,我有什么可多说的?”

        Bruce微微踮起脚尖好让自己最后能够完全落进对方的拥抱里。

        “一切都过去了,Clark。我从未后悔开了那扇门,也从未后悔将血滴上你的唇,我更不会后悔遇见你。因为我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撕咬后留下的血却能指引我回家。我们…都曾是畸形的造物,只因对方的存在而变得趋于完美。”
       
        “这些言论听上去很荒诞,B。”Clark终于紧紧回搂住了他,滚落的泪水打在Bruce的肩头上,“不过,我也刚学会道歉…”

        他笑了,一如Bruce想象得那样温柔、暖阳般融化心灵。
       
        “所以…你可以为我念出那句话了么?”

        Bruce柔声提醒着,让自己微颤的双唇缓缓接近他所爱的人。
       
        “恩。”
   
   
   

        “我回来了,Bruce。”

        [我知道。]

        [这就是我一直等待着你的话。]

        [等待着你、亲自告诉我你一切安好。]

        Clark试探性凑过来的时候,Bruce贴了上去;因闭着眼睛的缘故,先是擦过了对方的下巴才找到对的地方。
       
        两人均为此都轻笑了出来,他们真正开始的第一个吻,于是有了愉悦的甜美味儿。他们贪恋地感受着对方唇形的美妙。Bruce唇上的伤已经好了,那些薄薄的、透明的痂虽不能还原本来的柔软,吻上去却有着羽翼般的轻柔浮动——这让Clark又心疼又喜爱。
       
        他们推搡着开进门去,免不了一阵混乱间谁让小巧的钥匙溜进了谁的领间。Clark笑着威胁、要将手伸进Bruce的衬衣里去,同时用脚带上了门。
       
        Bruce没打算让他得逞。他先解开了自己的扣子,同时跨坐到了倒在床里的Clark身上。

        一颗颗素色的纽扣散开的时候Clark几乎以为这不过是另一场梦罢了:依旧显现白皙的肌肤,凌厉的肌肉曲线到了腰身的时候和解似的变得略有柔和。Clark近乎虔诚地伸手上去抚摸,过于轻柔的试探让Bruce泛起浅笑;直到他开始亲吻他的腰窝,才引出了一丝丝细微的呻吟。
       
        “你真美,Bruce。”
       
        Clark的唇象征性地于他正轻颤着的上半身游走过,把深情满满吻进每一处肌肉的细缝里,把歉意与爱吻进每一条愈合或仍隐隐沁着瘀血的伤痕里。Bruce将头微微向后仰去,细细感受Clark逐渐温柔地攻占下他上身的每一处细节。
       
        “掠夺”终止于那曾在猩红世界里挽回了Clark自我的那双眼睛。
       
        蓝得惊心动魄,一如既往;而此时此刻,那美丽的造物因为有情欲的渲染而愈发动人。
  
   
  
终究还是怕屏蔽(打不开的话请搜wb→VeRay_dusk)
  
           
 
   
  
       
        所以真的存在所谓的爱情魔法?

        只那一个名字,已足够能推动他挣脱血欲的束缚。他割伤了自己,却同时也是断了他与鲜血之间那诡异联系。

        他们愿意为彼此牺牲,也就能够守下永远陪伴彼此的承诺。

        这是另一种嗜爱。爱其所爱,更是爱其所恨。当一方走偏道路的时候,他能将他唤回。

        Clark。

        Bruce。

        他是他唯一嗜爱的猩红欲望,也是当世界灰暗下去时唯存心底的那一抹亮丽阳光。
          
          
End_
(As usual,their love never ends♡)
                
   
   
What  the  privilege  of  being  yours  would  do
不知与你相守会带来什么幻梦
If  I  had  only  felt  the  warmth  within  your  touch
若我所感知仅有你温暖触碰
Or  how  you  curl  your  lip  when  you  concentrate  enough
若我所注意仅是你专注时抿紧的嘴唇
I  would  have  known  what  I  was  living  for  all  along
你就是我生之意义
What  I ’ve  been  living  for
我为之生存的一切
Your  love  is  my  turning  page
你的爱是我崭新的人生
Where  only  the  sweetest  words  remain
这个世界仅有甜言蜜语
Every  kiss  is  a  cursive  line
每一道轻吻都如撰写情诗
Every  touch  is  a  redefining  phrase
每一次触碰都是重塑人生
For  nothing  makes  me  stronger  than  your  fragile  heart
保护脆弱的你是我变强的动力
Though  we ’re  tethered  to  the  story  we  must  tell
我们的故事必须有一个结局
With  a  whisper,we  will  tame  the  vicious  seas
细语悄然,肆虐的大海也为我们的爱轻歌

——Sleeping at Last-〈Turning Page〉
         
            
-----------
总算完结了啊!!!前前后后折腾了几近一个月,还好我没有放弃QAQ
咳本来只是单纯打算拿来发车的一个梗被我扯来扯去最终成为了四章的冗长故事想也想不到。
以及想加写一个《猩红欲望》的衍生篇→虽然故事线、设定背景完全无关,but→神明与他的祭品。比如大超独自成年后被当地人尊其为唯一的神,偶然一回而成为祭品当选人的Bruce感化了大超还教会他言语与爱、以及如何融入平凡而又幸福的人类社会生活——成为Clark•Kent。

最后…求评论啊啊啊≥﹏≤长评短评随意啦~~~
  
     
 

评论(10)
热度(14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