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od With His Oblation-2


《神明与他的祭品》
假期我尽量争取日更。
------------
«««第一章«««
       
   
      
       Kal-El见过许多祭品,但没有一个如眼前此人能让他的心跳骤然停止。
       
       的确,刚望见那个被绑在石柱上的黑夜骑士时,Kal着实愣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有在周围发现什么哭得死去活来的人们。事情有些蹊跷。

       他从那个人的身上嗅到了淡淡的香水味——一般来说,那些违背自然的化学造物对Kal来说难免都会有些刺鼻。可这一次,不适的反应竟没有发生。更奇怪的是,那股幽幽的香味甚至刺激到了他那本关系到某个难以启齿的欲望神经。后来Kal才意识到那不止是香水的味道。
       
       他这次面对的人类着实有些古怪。他那样吓人地坠落至山崖上的时候,对方竟然没有后退一步。Kal只听见有人的心跳声短暂地停滞了一下,尔后却发觉那是属于自己的心跳声。
       
       Kal-El看清了面具下那动人心魄的脸庞。
 
   
  
       人类为他献上的祭品中大多数是还未涉世的少女。她们白净的皮肤几乎吹弹可破,红润的唇上留着牙印,因为自己所将面对的可怕神明而害怕、哭得红肿的眼睛更让人心生怜爱——但她们全不比这个裹在黑色披风里的男人来得更为神秘动人。

       那是根本无法相媲美的、惊世的完美。

       就在Bruce还努力思索能怎样在面前这个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生物察觉的情况下与Alf继续保持联系时——他根本无法得知Kal-El是在用怎样贪婪的目光打量着他身体的每一处、直至隐秘在贴身制服下的每一个隐秘的细节。

       神明渴望抚摸上那象征着简约奢华的黑色紧紧描摹出赏心悦目的肌肉曲线,渴望利用自己的唇逼出属于那个人类性感唇线边溢出的每一声引诱意味的难耐呻吟,渴望让那蓝得可见灵魂的蓝眼眸被情欲渲染出迷离的混浊。
       
       他想要征服男人的身体,又想要在那美人的脚边亲吻舒展的小腿。如果可以,他希望能让对方一生都留在自己身边,由自己来守护这个不可思议的造物。
       
       那是神明第一次动了私念的时候。
         
         
         
       所有的幻想与挣扎尽在短短的百分之一秒中完成。Kal略微有些被自己控制不住触及淫靡并与极致美好的想法所吓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胸膛上已中了好几只精致小巧的飞镖。
       
       他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下捡起一只飞镖查看——漆成黑色的金属被精心打磨成一个蝙蝠的造型。那些圆润无损的边缘又让Kal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去瞥了一眼人类隐在黑色披风下曼妙的腰身。
       
       人类见自己根本伤害不到他于是转身想逃。他快速地甩手向对面更高的崖壁上发射出了一支钩索,然后迅速在Kal面前消失了。
         
        
        
       “Alf,我想我可能见到了撒旦本人。”
       
       “没时间开玩笑了,少爷。”管家的声音听起来已焦虑至极点,“我立刻给您规划逃生路线。”
       
       Bruce双手撑着膝盖急促地喘着气。刚刚望见那个“神明”的时候,他清楚地瞧见对方眼里闪现出令人颤栗的红光。Bruce非常费力地克制住自己才不至于在敌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极度恐惧。
       
       “Alf,他肯定不会是人类。”

       “这点我们都知道了,少爷!不必重复!”
       
       “不。我是说——”Bruce一转头猛地发现下边那个他刚刚逃离的山崖上已没了人影,“他很可能没法听懂我在说什么。”
        
       “您还指望自己能尝试与那家伙沟通?”Alfred听起来生气极了,“如果您还能回来的话,提醒我去跟您的私人医生约一个进行心理咨询的时间。”

       “最好吧,Al——”
        
       “少爷?少爷?您还好吗?这个机器[哔——]”
        
         
         
       Bruce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神明”就这样捏碎了他的通讯器。
       
       “听着,我不管你是谁、来自哪儿——”
       
       他不敢转头去看后边那个“神明”的模样,但对方很明显没有允许Bruce把话说完。
       
       Bruce只觉头部遭了一记重击,随后他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先生?”
       
       他听见有一个柔和的女声在唤着自己,但Bruce很努力才将双眼睁开一条缝。
       
       “听得见我说话吗?”
       
       可以。他无声地回答道,先把自己从支撑了坐起身来。
       
       Bruce花了点时间弄清楚自己是在哪儿:这应该是某一个农家的屋子里,身下的沙发表层粗糙破旧,自己身上盖着的薄毯看起来也有些泛黄。身上的制服不知被谁撕了去,换上了一套不太舒适但十分干净的居家服。

        Bruce现在不能确定这家人是否已发现了他的身份,他只有不动声色地装作昏迷后还尚未完全苏醒的模样。
       
       “夫人?”Bruce总算能开口的时候,他基本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了,“我这是在——”
        
       “你现在安全了,孩子。”银发的女人慈祥地微笑着让Bruce冷静下来,“Clark把你救了回来。”
       
       “Clark?”
       
       他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陌生的名字,顺着那个母亲的指向抬头望过去,他看见一个急促不安的腼腆青年站在沙发的另一边——对方的手里端有一碗热水浸着一块白色毛巾。
       
       “我……我不明白。”Bruce的眼前忽地又闪过那个“神明”的影子,“Clark?你是在哪儿找到我的?”
       
       “他不能说话。”他的母亲抱歉地为其解释道,“这孩子没法开口——”
       
       “哦我很抱歉。”
       
       Bruce从那个高个的青年身上移开目光——对于一个年轻英俊的人来说、失去言语的权利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Clark高大的身躯实在太能让他联想到那个棘手的“神明”了,但当Bruce后又望进对方温柔的蓝眼睛里的时候、他就能肯定地告诉自己:那是个永远不会去伤害他人的人。

       “我们可以待会儿商讨这个问题,你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Mr.……?”
       
       “呃…Richard,Mr.Richard。您可以直接叫我为Richard,夫人。”
       
       “恩,Richard?我要去工作了——Clark会在这里守着你的。等我回来为你们准备晚餐,好吗?”
       
       “当然了,夫人,谢谢您——您和您的儿子,都是非常好心的人。”
       
       Bruce轻叹了一口气,虽说他知道这母子俩不会伤害自己,但还是谨慎些为妙。介于自己在名字上欺骗了他们,Bruce目送那位母亲走出去后,不忘回头给Clark送去了一个友好的微笑。然后他就倒在沙发上,随即进入了梦乡。
 
 
   
------------
有一点要说明一下:Martha Kent一点也不知道Clark的计划。以及Clark不敢开口说话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学会人类的语言——这里的设定是他在成年后才遇见的Kent夫妇。
          
    
                                              »»»第三章»»»

评论(29)
热度(24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