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od With His Oblation-3


《神明与他的祭品》
此章开头为设定中“祭品”的概念作了一点解释。有点枯燥。可以跳过。
------------
«««第二章«««
    
     
     
       Kal-El从未要求过人类为其定期献上祭品。
       
       他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谣言是从哪儿、以及何时开始传起的。Kal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女们已作为祭品的主要来源集体每年被送到那边的山崖上去了。

       事实上,Kal能够理解人们对于自己的能力产生的敬畏感;但他一直对这看残忍的祭祀仪式感到厌恶——那像是有力地证明了人类永远都会拒其于千里之外。
       
       处理那些所谓的“祭品”时他都格外谨慎小心。Kal会先尽力安抚那些吓破胆的可怜人(大多数是姑娘们),接着努力让她们理解自己会征得对方的同意后再决定她们今后的去向。由于这附近几里的人们几乎都尊Kal为神,盲目崇拜他能力的人们数不胜数——这导致他根本无法送“祭品”返回她们原先的家。否则被送返的人会遭受到亲友的侮辱。

       落单的姑娘们往往会由Kal护送其前往大城市中生活。这些姑娘们原本就无时不刻梦想着得到走出封闭小镇的机会——Kal-El成了她们的守护天使。
       
       但即便如此——由于获得新生的姑娘们会为之后发生的事守口如瓶,甚至消失在家人们此后的生活中——因此她们家乡的人依旧对Kal-El持有高度敬畏的态度。
       
       于是他终究放弃了,放弃自己能有朝一日真正融入他们其中的想法。但Kal依旧小心翼翼地在Martha温暖的小家里享受着片刻属于普通人的生活。那位夫人视他为她自己的孩子,当他因扮演神明而疲累的时候,她能给予Kal来自一位母亲的关爱。
  
    
   
       可先前的策略很明显不适用于如今的这个男人身上。出于一种突如其来的爱恋,Kal擅自将他带了回来。
       
       他撕碎了人类的紧身制服,但将那漂亮的披风仔细收好。尔后他又辗转回去,以Clark的身份抱着对方走下了山崖。

       戴上眼镜的时候Clark冷静了一些。躺在自己怀里的人显得毫无防备,对方细微的呼吸声在Clark的耳侧逐渐放大,像是一种柔弱的恳求。他忽然又有些后悔,自己本不该这样冒险。可已走到这一步,更别提自己手掌心里能感受到属于人类身体传来的暖度——他就不可能再将他送返。

       Clark带着他回到Kent的家里。Martha为他们开的门。母亲见到他抱着一个陌生男人回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但她瞥见了Bruce身上非常明显的伤痕。
       
        人类在Clark的怀里痛苦地呻吟了一声。Martha立刻示意Clark取热水与医疗箱过来,不管养子是在哪儿找到这个面容俊秀的男人的,她打算先为Bruce简单处理一下那些伤口。

       Martha用酒精消完毒后让Clark先帮忙守着。Bruce无意中发出的微弱的呻吟声挠得他心痒,Clark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幸好没过多久,Bruce就在Martha回来后醒转过来了。
          
          
          
       Bruce开始有点喜欢上这里了。
       
       麦芽酒虽不及勃艮第更符他的所爱,却有另一番风味。晚餐桌上的食材都很简单,但Martha的手艺让他赞不绝口——而要知道在先前的时候,Bruce甚至会经常性地挑剔管家Alfred的厨艺。
       
       “哦,夫人,实在感谢您的款待。”
       
       Bruce礼貌地收起刀叉的时候,只觉自己已很久没有像这样尽兴地进食了。三个人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聊着天儿——准确来说,只有Bruce与Martha在进行着令人愉悦的谈话。那个青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温柔的蓝眼睛不时扫过Bruce纤细漂亮的手腕。
       
       也许Martha并未注意到,但当事人已感受到那毫不加以掩饰的灼热目光。当母亲起身收拾餐桌的时候,Bruce趁机大胆地回望向青年,并极其魅惑地一笑。
       
       Clark明显是被他吓到了,立刻转过头去,但脸上依旧还是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Bruce轻笑着,有些得意地饮完了杯中的醇酒。
        
         
          
       “我们没有多余的房间,Richard(注:Bruce告诉Kent母子的假名)。但是你可以先睡在Clark的卧室里,他今晚愿意睡沙发。”
       
       “完全可以让我来睡沙发的,夫人。”Bruce皱着眉道。
       
       “孩子们。对于沙发,没什么可争的。”
         
         
         
       Bruce开进门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非常整洁干净、一下子就让人产生舒适感的房间。
       
       靠窗的书桌上搁着几本语言类的书籍,桌角摆着一小柱盆栽;衣柜半掩着,可以瞧见里边叠得整整齐齐的衬衫与T恤;那张贴着墙摆下的床虽不大,却意外的柔软。不过对于那样一个身形高大的人来说,窝在这样一张床上可能会是很委屈的事。Bruce这样想着,任自己倒在铺好的被子里赖了一会儿。
       
       门外响起敲门声,继而是Martha的声音。她来告诉他这儿没有热水了。
       
       Bruce回了一句没关系,听见离开的脚步声,随后是关门的声响。他坐起身来,开始寻思接下去自己该怎么办——当然了,他不可能永远借住在Kent家里,他得想办法和Alfred重新取得联系。
       
       刚看见谷仓上边有着像是无线电接收器一样的机械,或许我可以去那儿试试。
         
         
          
       Bruce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的时候才意识到Clark正睡在那里。青年蜷缩着枕在沙发上,Bruce经过的时候撞到了一把椅子从而惊醒了他。
       
       “……嗨,Clark。”Bruce尴尬地打着招呼,一边埋怨着自己的失策,“我只想出去走走。”
       
       沙发上的人疑惑地抬起头来望向他。两人的视线在静夜的半空中交汇,Bruce打赌那可能产生了什么像是电火花的效果。
         
   
    
       Bruce鬼使神差地绕过椅子踱步到沙发边上,吻住了把自己支起上半身来的Clark。
          
  
                                              »»»第四章»»»

评论(11)
热度(172)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