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od With His Oblation-5


《神明与他的祭品》

这回以神明的状态出场并不是很多→Kal决定先用温柔来攻克、俘获Bruce的心。
------------
«««第四章«««

  
   
       “Clark?如果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么?”
       
      Clark听见Bruce这样问自己的时候,他正替他们洗着盘子,而他听到这句话时、差点失手将餐盘摔碎在地板上。
       
       “你只需点头或摇头来示意就行了。”Bruce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依旧在那边翻阅着旧刊的杂志,并不是有目的地在浏览着什么,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
       
       Bruce抬起头来请求似的望向Clark,后者只好点了点头。
       
       “非常好。”Bruce来了兴致似的扔开杂志,盘腿在沙发上坐好,问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你约女孩子们出去过吗?”
       
        什么?Clark愣住了。这一回,他真的把盘子摔在了地上。
       
       Clark一开始为难的原因是怕Bruce向他打听有关“神明”的事情。Clark从不擅长说谎,他害怕自己迟疑的模样会引Bruce产生疑心。
       
       但现在这个没来由的荒谬提问又叫他不知所措了。
       
       Clark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然后他立刻蹲下去收拾餐盘的碎片以免Bruce瞅见自己迅速发烫变红的脸。
       
       “我有点喜欢你,Clark。真的。”
       
       男人走过来,就当Clark以为自己会得到另一个吻的时候,Bruce只是俯下身子帮他捡拾着那些碎片。
        
         
        
       他们第二次相伴着到镇上去,是因为Clark受了Martha的委托去购置些农具。Bruce虽然很愿意陪在家里同那位母亲一起分享午后,但他还是跟着Clark过来了。
       
       集市里发生骚动的时候,Clark正好专心地在那边挑着农具。Bruce出于好奇,就没同他打过招呼自己设法挤进了人群中查看。
       
       是一群混混在干架,但他们有人在盛怒之下伤到了一对母女。
       
       “喂!住手!”Bruce冲那群人吼道。待他们都转头过来的时候,Bruce认出这些人就是那天把自己捆在石柱上的。为首的那人正用一把漆黑的枪抵着那对母女的头狂躁地辱骂着。

       周围的人都散开了,把Bruce暴露在那群混混的面前。
       
       “什么时候轮到你发话了?”那人毫不在乎地踢开那对母女,然后故意抖了抖手腕收回了那把枪,“先尝尝我的拳头吧,外乡人。”
       
       他猛地挥拳过来,但Bruce比他更快,稍一偏头就躲过了对方的攻击,尔后又趁着那人沉浸在自己失手的震惊中时,一下子扯过对方的左手手腕使其脱了臼。
       
       那人发出一声惨叫来,条件反射地将枪口对准了Bruce。
        
        
        
       Kal其实一直在关注着Bruce。当后者挤进人群的时候,他早就没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可笑的农具上了。
       
       Bruce开始动手的时候,说实话,他有那么一点担心;同时又恼怒那个持枪的混账竟敢想要伤害属于自己的祭品。Kal的占有欲一下子被激发起来,就想要用热视线直接穿过那人跳动的心脏。
       
       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Kal从未真正伤害过某个人——也因为没人能伤害得了他。神明的心中从未有允许杀戮的欲望存在,可一切不好说,自从Bruce出现在他面前后,Kal发现他自以为认定没有的阴暗面通通被那个男人的现身而激发了出来。
       
       尔后Kal才记起Bruce拥有着超越普通人的格斗技能,即使不穿上那套制服,他依旧能轻易扳倒那些故作逞能的罪犯。

       于是他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直到Kal看见为首的那人掏出枪来对准Bruce。他没再多想,在那人的手指给扳机施加足够的压力之前,Kal就冲了过去。
       
       他的耳朵满意地捕捉到枪内撞针断裂的声音。然后Kal转过头来、在那珍贵的百分之一秒钟内望见Bruce那双勾人心魄的蓝眼睛里闪过的一丝错愕,那使男人的目光显得愈发迷离动人——Kal忍不住让自己的唇轻轻擦过了Bruce的脸颊。
        
        
        
       那人扣下了扳机,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手枪因为这一个动作而散了架。Bruce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自己的右脸颊上忽然火辣辣地疼。
       
       他有些迷茫地伸手摸了摸脸上那块似乎碰到过烙铁般滚烫的地方,然后Bruce发觉自己的右侧倒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Clark!”
       
       他失声叫着,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发现可能出了人命,周围的人都散了。那帮混混则是低声咒骂着逃开。
       
       他费力将青年略有些沉重的身体翻过来。Clark的眼镜碎了一角,幸好玻璃渣没有扎进他的眼里。
       
       但那双眼睛紧闭着。Bruce有些惊慌地拿手摸遍对方的全身上下——没有血,甚至没有伤口留下。也许他只是休克过去了。Bruce祈祷着,不停地按压着对方的胸膛,终于发觉Clark的胸口开始有规律地起伏着。苏醒过来的青年夸张地猛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
       
       在Clark没来得及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之前,Bruce就抱住了他,紧紧地将对方箍在自己怀里。他感觉到青年先是迟疑了一会儿,才试探着将手搭上自己的后背。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Clark鼻梁上架着那副狼狈的眼镜,他推着自行车,Bruce在他左手边四五步开外低头走着。他们行在田埂上,看着晚霞染红了远处天空的尽头,玉米田里传来孩子们的嬉闹声。

       Martha从屋子里走出来望见这俩个归来的人时露出了一个微笑,远远地高声告诉Bruce说有他的一个包裹寄到了,随后那位母亲走进屋去,许是准备晚饭去了。
       
       Clark将自行车停到谷仓门口。他转身的时候,Bruce正站在他的面前,眼睛有些湿润。
       
       “别再那样做了,Clark。”
       
       Bruce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双手握成拳头,竭力抑制着自己的双唇过分颤抖着。Clark为了安抚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张脸来,然后缓缓将自己的唇贴到了对方的上边。
       
       Bruce触电似的激动地抱住了他,然后任由对方将自己揉进一个无比结实的怀抱里去。两人忘情地拥吻着,直到双方的呼吸声都变得紊乱异常。
       
       Bruce喘着气,将头抵在Clark的胸膛上擦干了泪水。Clark温柔地拍着他的头,在人类的前额落下深情的一吻。
        
        
        
       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到我的祭品,威胁也不能够。

       Kal抱着渐渐平息下来的Bruce,眼里闪现出危险的红光来。
  
         
                                              »»»第六章»»»

评论(9)
热度(223)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