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od With His Oblation-7


《神明与他的祭品》

说得对,超就要掉马甲了。
------------
«««第六章«««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Bruce才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浑身赤裸,撕烂的制服被人弃在墙角;身上的几处火辣辣地疼,手脚几近无力。回想起昨晚发生的疯狂的一切,Bruce不禁愤恨地捏紧了拳头。那位神明怕是没有执意做到最后,但在两人情欲都被彻底挑起来之前——“他”又一次地敲晕了他。

       Bruce虽不想承认,但他似乎还是得庆幸神明没有省事地将他丢在路边。
       
       他妥协似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询问门外的那位是谁。没有回答,而只从门板上传来有规律可循的敲打声。Bruce确定那是Clark,于是下床(用被单裹住自己)为他去开了门。
       
       “有什么事吗,Clark?”
       
       他柔声问着,看见站在门口的青年眼里露出担忧与疑惑的神情——他看见了他身上的伤痕,旧与新浑然交错。
       
       “好吧,”Bruce伸脚将制服的碎片踢到暗处,尔后敞开了门,“这本来就是你的房间……今晚你也许可以陪陪我。”
         
        
       他允许Clark在自己身边躺下。青年侧身过来用双手轻柔地环住他的时候Bruce才意识到自己仍是裸身裹在被单里。Clark温热的鼻息打在敏感的后颈上,Bruce忽然感到有些委屈。
       
       他将自己贴紧到Clark身上——Bruce感到青年瑟缩了一下,但没有逃开。于是他大胆地解开Clark的衣衫,像只猫儿一样胡乱呢喃着、亲吻对方结实的胸膛。Clark没有给出太多回应,只是搂住了他,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他也许只是认为我在胡闹。Bruce迷迷糊糊地想着,但他实在是太累了,也就不再奢求更多。Bruce慢慢合上眼去,在青年的怀里安然进入梦乡。
        
        
        
       Bruce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还只是微微亮而已。他翻了个身,伸出去的手没有够着Clark温暖的身体。
       
       Bruce坐起身来,揉捏着眉心找到了Alfred同制服一道寄过来的换洗衣物。他在毫无心思地穿上衣服后就走到窗边,趴在窗台上瞧着——或是说欣赏着下边正早起忙着农活的Clark。
       
       Clark的身体非常健美。身上的衣服的布料看起来十分粗糙,被洗得太过勤快而微微泛白。此时青年正卷高了袖子拎着斧子在那边劈柴,Martha靠着院子里一株树下望着他。Clark不时会与母亲交换一个暖阳般灿烂的微笑。
       
       那个微笑虽不是给予自己的,Bruce作为一个旁观者却也早已融化。
       
       没有人能抗拒这样一个男人。Bruce情不自禁地想象着Clark着一身又高级设计师为其量身定做的西装时的模样。他或许能将自己领向舞池,他们必定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Bruce Wayne会允许Clark Kent搭上自己的腰身——是啊,为了他,自己甚至愿意改跳女步。他们将踩着音乐起舞,Bruce轻靠在男人的肩头哼着更为优雅的曲调,然后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吻在一起,点燃对方的全部热情……
       
       Bruce苦笑了一下,他只是在痴心妄想罢了。自己正被一个疯狂的神明“捕杀”着,而Wayne与Kent根本就是来自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Bruce能在闪光灯前也从容自若地搂着浑身洒满香水的女郎吻下去,而Clark可能永远不会踏出堪萨斯。
       
       Clark向他这边看来的时候,Bruce快速地缩回身去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Kal在大部分人类面前扮演救世主、刽子手、或是贪婪索要祭品的神怪角色;和Martha Kent待在一起的时候,Clark会放下心中所有的杂念安心品味那一份宁静与平和。可以说,遇见Bruce之前,Martha是这星球上他唯一的牵挂。
       
       但那个男人的出现……哦,他不仅能让Clark更加贪恋那一份温柔,也不可避免地激发起他心底所有一直以来所克制的阴暗及欲望。
       
       Clark甚至还藏着那天扯下的、属于Batman的披风。起初他不知道自己将会用那黑色的布料做些什么,后来他明白了:那上边残留的、可以捕捉到的来自Bruce的微弱味道足以将他逼向疯狂。每当夜晚在客厅失眠的他不自觉地捕捉到躺在自己卧室床上的、扭捏着梦呓的Bruce制造出的每一声响动时,属于Kal的那一部分就会驱使他伸手去够那件披风,像野兽一般急促地嗅着上边令他迷醉的味道,然后纵容自己坠向欲望的深渊。
       
       但他现在后悔了——关于昨晚早些时候、他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对Bruce所做的一切。人类的眼里闪现出来的恐惧让他憎恶自己的冲动。
       
       可都到了这一步,他质问自己道,他还会舍得永远放弃拥有自己的祭品的机会吗?
        
        
        
       Bruce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不情愿地去接了搁在床头柜上的电话。

       “少爷,我刚解决了您那边的通讯问题。”
       
       “……我已经知道了,Alf。不然我现在是在和谁说话?”
       
       “哦。”
       
       “你多查到了些什么吗?”
       
       “好吧,少爷,这是一个猜测:您所担心的那位神明——可能已经藏匿在普通人间有将近数十年的时间了。”
       
       “恩?为什么这样说?”
       
       “不杀戮不代表不保护——Lois Lane的例子已经很好地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我和Lane小姐作了一个简单的谈话——哦对了,以您的一些花边新闻作为了交易的筹码。”
       
       “她怎么说?”

       “Lane小姐在两年之前到达堪萨斯一带进行采访任务——可事实上,她并不是像所公开的那样去调查什么基础建设的——这位可敬的女士,在试图以一人之力企图扳倒一个恐怖组织。我们有依据推测,她在进行秘密调查——凭着一些线人匿名上报的资料,而收集到的某些信息里明显有一部分惹恼了组织的头儿。”

      “所以……你认为是‘他’救出了她,并把对方平安送了回去。”
       
       “我想有这个可能,少爷。Lane小姐还告诉我,‘他只是想成为一个像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一样的普通人’,这是原话。”
       
       “……她有给出他的名字吗?”
       
       “我想……应该是……Carl……K…Kal……?”
       
       “谢谢,Alf,这很有用。我们可以,可以——”

       “恩?”

       Bruce愣住了,他在属于Clark的床下发现了一个不能说是陌生的东西——事实上,Bruce将其扯出来的时候,他认出来了,那是自己几天前穿来的那套旧制服上的披风。
       
       “不不不,Alf。我先挂了。”
       
       Bruce瘫坐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盯住手上的披风——他自己的披风。
       
       他又想到自己昨天是在提到Clark的名字后,那位神明才猛地冲到自己面前的。
       
       要么,Clark Kent真的就是神明的下一个目标,又或可能是:
       
       他俩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Bruce闭上眼睛让两个人的面容重合,却始终无法对准那两双流露出截然不同情感来的眼睛。
       
       哦,Clark……你究竟在扮演谁?
       
      
------------
港真得想个法子让Bruce发现氪石这种好东西啊 (๑ت๑)♡
 
  
                                              »»»第八章»»»
 
 

评论(26)
热度(231)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