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od With His Oblation-11


《神明与他的祭品》

这章只是在……谈谈恋爱。篇幅较短下章来补。
以及等快完结的时候还有一章肉……大概【只怪双重人格写得太爽。
------------
«««第十章«««
   
    
    
       Clark有很努力地在尝试——Bruce知道。

       Bruce觉得Martha大概已猜到他俩的关系了,只是没有挑明而已。Clark同母亲作了解释(难以避免地又撒了谎)——关于Bruce知道他能力的事。

       Clark赶在Martha回来之前收拾完了狼狈不堪的房间,并迅速冲到镇子上去购置了一张新的床来。出于某种原因,新的床几乎比原来大一倍(Bruce还在疑惑Clark究竟是怎样运进来的,而门框有明显被挤过的痕迹);这导致一旦走进卧室就没法有空地儿来活动。

       不过Clark也不在乎,他只想能和Bruce待在一起就好:这样,就没再有人要被要求去睡沙发了。
   
   
       Clark除了帮Martha忙点农活,大部分时间都让Bruce来教他说话。这听起来未免有些好笑。而对方较真的模样的确也总是让Bruce忍俊不禁——哦,想象一个成年人牙牙学语的样子吧?可青年皱着眉拿捏着发音的严肃——是Bruce从未见过的固执。

       他往往会在这时候忍不住上前亲吻他的神明——Bruce发现自己也在渐渐接受Kal。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属于Kal的神情隐在青年的眉目间;这会让这个小镇男孩显得更为英俊。

       被吻住的神明会轻柔地回应他的吻,湿润的舌尖勾勒过人类的唇角。如果不是碰上Clark过于焦头烂额纠结于某个语法的时候,两人便会轻轻搂抱一会儿,安然躺在床上静享一个午后。

       而Kal则有些小得意,以他真正想学的劲头,大概能激发快于这世上任何一人掌握基本母语的速度。他只是单纯地,想让Bruce来教他而已。收获几个意外甜蜜的吻是一回事,另外,这也能让Bruce更多地陪在自己身边。他知道始终存在于电话另一头的那位管家、每日不停地催Bruce回公司里去;而Kal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快就离开自己的——还不容易才挽留住的他。
       
    

       于是Bruce从一个过路的客人成了这个简单家庭里的一部分。与此同时,他为自己之前也撒下的谎道了歉;在Bruce道出真名的时候,Martha则是惊讶地重复了一遍。

       “Bruce Wayne?”那位母亲看起来竟有几分惊喜,“我听说过你,孩子(你出现在那杂志封面上)。但我没想到……”

       “并没那么讨人厌?”Bruce笑着,余光瞥见Clark正痴痴地望着自己——一如他们第一次分享晚餐时的那样。

       他优雅的举止也让Martha心生喜爱。更何况,Bruce善于谈天。他说话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是那轻松愉悦的气氛:Bruce聊城市里的事情,聊他公司里的人们;有时候享用着点心的时候,Bruce会提起Alfred的小甜饼。Martha则会笑着谈起她最初找到Clark的那时候。

       “他缩在那棵树后面,像是受了伤……我把拖回来,因为让我去背这么一个人实在有些难以实现……我没有多想,我觉得宁愿被别人误会也不选择去伤害的人——总是心地善良的。Clark需要一个家。而这是我正好可以给予他的一样……”

       Bruce听Martha谈及Clark的时候,话语轻柔而又幸福——Clark在她眼里始终是个孩子。相应地,Clark在他的人类母亲面前,也从未展露出过任何一丝的狂躁不安。

       他只在自己出现的时候才会失控。Bruce想着,思索着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晚餐过后两人跟Martha打个招呼,出去散散步。乡间的风景美如油画,Kal轻轻托他起来追逐消散的晚霞——Bruce明显有些纵容神明的行为,他发现自己竟能放松了依偎在对方的怀里。

       “我想让人类接受我,Bruce。”

       Kal认真地说着,低头回应扬起头来索吻的男人。

       “那你有没有想过——”Bruce从他们的深吻里挣脱出来,“试着先成为自己的守护神?”

       Clark很好地抑制住了他的神性,但Bruce想要的是他作为真正的自己——不去刻意抑制一方的性格、也不去让哪一方成为主导。

       “你会慢慢知道这个的,Clark。”

       Kal望着被夕阳染成了金色碎发的Bruce,忽然笑道:“有时候,我有点那么嫉妒Clark——他似乎更能获得你的青睐。”

       “不不不,比起那个傻小子,我更喜欢现在的你。别尝试吃自己的醋呀,我的主神。”

       “那就别唤我的任何一个名字——我想让他们都能够拥有你。”

       高空的眩晕感让Bruce微微有些失神,人类靠在神明的胸膛上,嘴里胡乱地说着答应的话。

   
 
       夜里两人依偎着躺在舒适的被窝里,书桌旁的窗户开着,传来细微的风声与远处田野里昆虫的鸣叫。Kal将手搭在Bruce的腰上,听着熟睡的恋人那平稳有力的呼吸声,浅浅地笑了一下。
        

       我可没打算吃自己的醋,鉴于我已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
By the way,我今年17啊其实__(: 」∠)__
(希望没把你们吓着…
         
               

评论(8)
热度(18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