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adness Makes Us Meet Again


《疯狂使我们再次相遇》

上次虐梗中第一篇的改版。
HE放心看。
结尾有飙车。
   
------------
  
    
       蝙蝠侠在一次战斗中身受重伤,被虏的敌人答应帮助复活其即将逝尽的生命;但后续的影响是,Bruce将会被抹除所有有关蝙蝠侠的记忆,连同与朋友们的回忆,更重要的是——他还未来得及给出的一个回答……
  
  

"But I heard in a heartbeat,
I'll be there for you,you know."
“但是心跳的一瞬间,
我会来到你身边 你要记住。”
  

   

       Bruce注意到街角那个用帽檐遮住脸的男人的时候,他刚从咖啡店里走出来,怀里正捧着Alfred永远不会允许Wayne庄园大量购置的甜食。
       
       鬼使神差地、Bruce没有立刻坐进停在街边的轿车里,反而是沿着人行道继续往前走着,同时借着沿途店面的玻璃展窗中映出的人影来查看情况。
       
       那个男人果然在看到自己离开后就跟了上来。对方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裹着件并不怎么干净了的亚麻色风衣。那在这样炎热的夏日里着实有些古怪,Bruce以此猜测这件风衣并不会是属于其本人的——介于男人的肌肉被衣物紧紧绷住的模样,它看起来可不怎么合身。
       
       Bruce拐进一条小巷里,希冀男人会趁机跟上来,他就能同对方好好谈谈了。在巷子里玩耍的孩童见有人走来便一哄而散。他们冲到巷口的时候有一女孩撞到了尾随过来的男人——男人踉跄了一下,险些没有站稳。还算受到良好教育的女孩低声说了句抱歉,双眼不经意间已然红润、即将就要放声大哭的模样。
       
       Bruce意外而又欣慰地看见高大的男人见状缓缓蹲了下去,伸出手先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才去帮女孩拭泪。这期间,陌生男人终于摘下了帽子。在暗处观察的Bruce待瞧清楚了对方的面容后不由得有些惊讶:的确,男人的脸上依旧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这丝毫掩盖不住其眼睛里几乎要溢出来的满目深情与温柔,以及这张面孔原有的英俊迷人。
       
       女孩望见已与自己视线所平行的人勾起嘴角的时候终于破涕为笑。她又害羞地、甜甜地笑了一下,快速在男人的脸颊上寻到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轻轻吻了一下,便急促着踩着小步子去追赶已走远的伙伴们了。
       
       男人朝着女孩奔去的方向出神地望了好一会儿,才因双腿开始变得麻木而站起身来。他先是朝着巷子里扫了好几眼——那脸上露出的失望神色告诉Bruce对方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然后男人发出了一声像是停熄的风箱一般破旧疲惫的叹息声,也选择了转身离开。
       
       Bruce缩在暗处回味了很久那男人脸上的神情:一个面对孩子如此耐心温柔的人,必定不会是个坏到哪儿去的人,所以如果这个跟踪狂还想跟踪自己的话,就随他去吧。
       
       决定好这一切,他才走回自己的轿车旁。不过在驾驶座上坐定后,Bruce才意识到,他的咖啡已经凉了。
 
  
  

       “我们谈过这个的,Kal。”

       当Diana把一刀照片甩在超人面前的时候,后者仍旧在出神地回想着属于一个人类的、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Kal!”
       
       “哦哦哦,抱歉……”
       
       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望向Diana有些恼怒的脸。
       
       “你没事吧?还是……”Diana伸过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你今天,是不是又去跟踪他了?”
       
       Kal知道瞒不过,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我…我警告过你的,但很显然,没起作用。”Diana理了理桌上的照片,有着明亮色调场景里的主角,无一不是一个有着俊秀面容的男人。那名好看的人类在那些再寻常不过的场景里摆着优雅的姿势,嘴角无意识地微微上扬着,露出一丝潇洒与玩味。而这些抓拍角度无比巧妙的照片,无疑是出自一位行业人士之手。
       
       “我上半年问你为何要辞掉报社工作的时候,你拿‘容易分心’来糊弄我——现在是怎样?转行当摄影师?还是你只想回去当一名专业的摄影记者?”

      Diana并没有要挖苦他的意思。她只是担心Kal始终沉浸在以往的失去中而将错过更为崭新的未来。更何况现在整个联盟的状态都不是很好,自那次猛遭打击后他们元气大伤,那不仅仅只是失去了蝙蝠侠而已;他们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念——对自己的信念。
       
       而他们的联盟主席——Kal-El,则更像是在一夜之间丢失了一大块珍贵的灵魂。
 
  
  

       Bruce好几次都想拦下那个“跟踪狂先生”,好听听对方是会如何地为其执着不懈的跟踪行为作个最为合理的解释。但Bruce发现只要自己一转身,那个男人就会迅速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仿佛从未出现过。
       
       幽灵?某种魔法的造物?Bruce坐在街角的长椅上时,从摊开的报纸间隙中瞅到男人投向自己的无比灼热的目光。
       
       也许只是另一个疯狂的追求者吧?
       
       Bruce这样安慰自己,却发觉他的好奇心已驱使他去着手准备一个逼对方现身的复杂计划了——自己早已是不由自主地开始了实行反监视的对策。
       
       那次在巷口是他最接近男人的一次,也是头一回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不管怎样,Bruce必须承认自己微微有些心动。再后来,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趁着对方集中了目光往自己这边看时,抓起手机就拍。
       
       男人也许也察觉到了Bruce的“反击”,出现的频率也就少了下去。这令他有些失望,同时又抱怨着自己的心急。
       
       直到Bruce发现,只要自己一有危险,那个神秘的男人就会忽然出现在附近——连带着一个全新的焦虑目光。
       
       那最初是发生自Bruce走在街上时遇到了一次意外情况那会儿。正夹着手机和公司里的人沟通的他忽然感觉到上方有东西坠落下来,抬头时却只模模糊糊地捕捉到一个快速闪过的身影;约摸两秒钟后,街道的另一头响起了玻璃打碎的声音。
       
       Bruce疑惑地望过去,发现头顶正上方有一多年不曾修整的玻璃幕墙现下已是缺了一大块。然后就在那一瞬,他眼尖在慌乱的人群中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陌生男人。
       
       许是错觉吧。Bruce瞧见对方嗫嚅着,仿佛是在唤着自己的名字。
       
       那么……你是谁?
 
   
   

       “Diana…你有没有想过,也许Bruce他并不会同意我们这样甩开他。”
       
       “他需要休养。”神奇女侠头也不回地、依旧在查看着今日的值岗表,“Kal,他是人类;一具人类的身体遭受如此严重的重塑后,不该立刻被唤醒。”
       
       “所以我们……就得一直等他?以剥夺去他记忆的方式?”
       
       “那只是一个副作用,并不是我们主观要抹去他的记忆!”

       Diana忽然停住了,她望见强大如斯的超人此时正咬着牙浑身打颤。

       “抱,抱歉。”她的语气缓和了些,“我清楚失去他于你是怎样的痛楚……但我们不能冒险在这时候唤起他的记忆,这可能会损伤到Bruce——”
       
       “我…我只是……Diana,你们也许以为我和他已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可实际上,我甚至才刚刚问出口而已。”
       
       而他还没来得及给我一个回答。
   
   
   

       Bruce就此认定了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一个优秀的追求者。但对方躲躲闪闪,怕是有些腼腆。Bruce却有点喜欢他,因为他不像往常任何一个只为名与利的追求者。
       
       实际上,男人单纯而又固执的追求有点把他打动了。
       
       Bruce决定推力一把——他好几次都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置于危险之中:横穿繁忙的马路、穿过有毒品交易正在进行着的小巷、或是直接跑到高处。
       
       男人果然远远望着他,眼神中满是难以掩饰的焦急——但他依旧没有靠近。
       
       Bruce却也一次又一次地从危险中脱身出来,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
       
       除非是神明庇佑,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解释了。
       
       Bruce没有就此放弃,他反倒愈发坚定了想要了解那个男人的念头。
     
       不过如果真是如此,对方就一定会犯一个所有把大众情人当作是追求对象的人的错误——在梦想对象同别人贴身亲热的时候,脸上即刻会展现出他或她心中所想的一切。

       于是Bruce为了和那个男人搭上话,不惜伺机安排了一个舞会——只不过无需身份上的严格认证:只要人们将请求消息上传到指定的一个接收器里,得到回复后就能凭短信上的特殊认证标识入场。Bruce叫Alfred帮他格外留心一下那些附近未曾有过的相关号码,而他甚至特意把与老管家的通讯器做成了一个耳钉的模样——那个小饰品精致又可爱,在Bruce白皙皮肤的映衬下、那象征着低调奢华的黑金配色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那天入场的时候,他听见闪光灯响起时纷杂着的不怀好意的争讨声,以及人们毫不掩饰的指指点点、评头论足。Bruce知道自己这反常的行为彻底激起了大众的八卦能力,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思去管什么有关“Bruce Wayne公然暗示自身出柜”这本就自相矛盾的标题。

       他在寻找着他的“跟踪狂先生”。
 
          
         

       Clark正迟疑着要不要走进去。
       
       入口处就在离自己七八步远的地方,而其间已是隔了一年的时间。
       
       他在这一年里始终在暗地里照看着Bruce的生活,不过,也只是远远地看着而已。他没法纵容自己强行介入对方的生活,将Bruce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那个人说:如果Bruce在潜意识里还未准备好的话,让他看见记忆里的人或事或将引起其本人的精神错乱。可是最近,Clark却开始有意无意地暴露自己,出现在对方的视线里,好让Bruce注意到自己。
       
       Clark一直小心翼翼地爱着Bruce,很久以前就是,在那次该死的袭击来临之前,他才刚将遮遮掩掩的告白说出口。
       
       然后他就失去了他。虽然Bruce最后还是活了下来,哪怕失去了作为蝙蝠侠的记忆(以及一部分的性格特征),也是一如以往的完美动人。

       可他却再也记不起自己了。也肯定遗忘了来自Clark的告白。
       
       Clark一度想要计划一个激动人心的重逢——等到Bruce的情况足够稳定的时候。他会在一个意料之外的夜晚轻轻来到Bruce的身边,在月光明亮之时唤起对方所有丢失的记忆。
       
       如果Bruce回应了时隔一年的告白,那么Clark将立刻拥有在属于他的世界里、最美好的灵魂。
       
       可是等到重逢在即的时候,他居然迟疑了。
 
   
   

       Bruce已是有些微醺,寻找他的追求者无果后,他就欣然接受了身边美人递过来的美酒。而Bruce在这过程中甚至也尝到了她们含着酒香的玉唇。
       
       不知为何,明明是笑得那么甜美的姑娘,Bruce的舌尖上却总是泛着苦涩。
       
       他借着一些明显是用来搪塞的话熄灭了姑娘们的热情之火,有些踉跄地独自离开了。他身后立刻响起一阵失望的声音。
       
       Bruce走到那花园里的时候,发烫的脸才因其中湿漉漉的空气渐渐降下温来。他稍微清醒了一些,低头看见自己领间早已被解开了几颗扣子,本打得一丝不苟的领带更不知是落在哪位美人的怀里了。
       
       他靠在冰凉的长椅上,觉着困意正向自己袭来。
  
   
   

       Clark终于下定决心走进会场的时候,正好看见Bruce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他穿过人群,没遇到什么麻烦——因为他即便剃干净了胡须,脸上依旧是有些脏兮兮的模样,更别提他皱巴巴的衬衣了。人们唯恐避他不及,更没有人在意他会去向哪儿。
       
       侍者没有拦住他,因为这本就不是一个严格属于贵族的舞会。但Clark出口要求上两杯红酒的时候,对方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Clark没注意到,他只是单纯地嫌高脚杯里的酒盛得有点少。
       
       有钱人的把戏。
      
       他这样认为着,两手端起了酒杯,一路小跑到花园那儿。
          
         
       这其实是一个温室花园。芬芳的花香能让人瞬间迷醉。
       
       Clark望见躺在长椅上的Bruce的时候,几乎就将手里的酒杯跌碎在地上了。在半梦半醒间呢喃着的男人——
 
       下一秒,Bruce睁开了眼。
       
       恍若是窒息前的一瞬。
 
  
  

       “……你来了?”
       
       Bruce望见那张倒过来的脸时,有些迷迷糊糊地轻声问着。酒意逐渐退去,他感到身上有些冷。
       
       “Bruce。”
       
       对方唤着自己的名字,忽然就勾起了隐在很久远处的回忆。
  
  
  
       Clark望见Bruce的脸上仿佛闪过一道光。
       
       他从椅子上挣扎着坐起来,无声地抱住脑袋磕在自己的膝盖上。Clark慌了,他彻底放弃了手里的事物而迈步上前紧紧搂住了Bruce。打翻的酒杯使红色的酒渍染在Clark的衣襟上,但他已无暇顾及了。
       
       大概就是这一声轻唤就引发了Bruce脑中所有被封锁记忆的相互冲撞,但Clark的拥抱能给予他足够抵御混乱的力量。几十秒后,渐渐平静下来的Bruce发出了像是呜咽一般的轻吟。

       “Clark?”

       他那样迷茫地开口道,嗓子低哑得叫人心疼。

       “是我。”

       “哦……”如梦初醒的Bruce调整着自己的嗓音,“你看上去可真糟糕……”

       “我知道。”

       对不起。

       Clark再一次搂紧了怀里的人,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对方因对抗记忆的折磨甚至连指尖都冒出汗来的虚弱的身体。
    
   
       “这可不是我所构想的重逢的方式。”

       逐渐恢复体力的Bruce挣开了Clark的怀抱,但换了一个姿势依偎在后者的身边。

       “Bruce,我——”

       “嘘。”

       他用按住了Clark想要说出道歉话语的嘴。

       “我答应了。”
   
   
     
下面的内容请戳此→转此微博的p3
   
         
  
------------
祝食用愉快√
   
     

评论(10)
热度(203)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