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emory Won't Rot(上)


《记忆不会腐烂,尽管他们在那时相遇》
Memory won't rot,though they met at that time.

来自群内点梗。
»»»幼驯染«««

#七夕预热#

注:(贯穿少许当下发生的情节。

------------
  
   
   
“我们曾分享过许多小秘密。”
 
  
  

        Bruce听见冲水的声音,但他没太在意。镜子里的人有几分憔悴,明显是因为昨晚的夜巡太过劳累了。今早起来之前,他还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直到Alfred进来拉开了落地窗前的纱帘,让微热的阳光打在他裸露的脊背上。

        “您有工作,少爷。”管家耐心地提醒道。

       “昨晚我已经完成了……”他迷迷糊糊地回应着,翻了个身。

       “我是指…公司里的。”

       “非去不可吗?”
  
    
        他叹了口气,俯下身让冰凉的水流进并盛满了手心,然后轻轻拍在脸上。

        再次抬起头来时,Bruce察觉到身后有人忽然靠近。被水模糊的视线里,他瞧见一个熟悉的轮廓——他猛地转过身去死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然而是一个陌生的青年。对方有些凌乱的卷发被梳到耳后,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还微微歪斜着;那双大概是藏掖了一整个天空的蓝眼睛里露出欣喜的神色来。

        “Bruce!”

        他听到对方叫着自己的名字——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况且看那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的打扮——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秘书先前提起的那个固执的采访者。于是Bruce不紧不慢地擦干了手说道:“记者先生,我猜您看错了时间。而且我不认为洗手间是一个适合采访的好地……”

        Bruce停了下来,是因为他瞥见了对方颈间挂下来的的记者证。他的视线还被水模糊着,并不能看得十分清楚。但Bruce选择让同样湿润的双唇微张,缓缓念出了那个名字——
 
  
  

        “Clark!”

        男孩在田埂上快速奔跑着,撕扯着喉咙大声喊叫、企图找回自己的玩伴。被喊到名字的人此时却躲在树上捂紧了嘴。他看见Bruce围着这棵树焦急地打着转,却不打算立刻下去相认。

        远处的阴云已经低低地压下来,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席卷而来。Bruce也喊得累了,他不得不扶着树干瘫坐下来喘会儿气。

        Clark这么做是有缘由的,八成是为了小孩子的报复心理。几天之前,Bruce也躲在谷仓的某处让他急得团团转——直到最后,他不得不利用了一下自己的超能力,这才窥见那个满头落满干草的男孩躲在一个谷堆后边偷笑。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本想吓Bruce一跳,结果被赶来的管家发现,少不了一阵骂。

        Bruce那时却躲在Alfred的身后,两眼眯起来冲他做鬼脸。

        就再捉弄他一会儿……Clark望了眼远处被风扬起的枯枝,试图让自己下定决心。他一向在Bruce面前没法坚定“信念”,这次可不能再次反悔。

        结果他敏感的耳朵还是捕捉到了一声呜咽。

        起初只是偶然间漏出来的一小声,尔后彻底变成了断断续续的轻声啜泣。Clark听见这的时候,差点从树上翻下来。他还从没见过自己玩伴哭泣时的模样。毕竟那名忠诚的管家领着神情黯然的Bruce找到他们家来、说明那个男孩刚失去了父母——他也从未见过Bruce哪怕是曾在夜里偷偷地哭过。

        Bruce与Wayne家的管家只两人、住在Kent家旁新建的一幢乡间别墅里。他们很可能只是暂时在春夏时分来到像堪萨斯这样的乡下来、权当度假罢了。但Kent一家人都非常善良好客,视其为长时间的邻居友人对待,Martha更是隔一两天就给他们送去拿手的派与馅饼。

        Clark正式见到Bruce的那会儿,后者已经搬来一周多了。后者不用上学,也不曾有机会踏出过那间别墅,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神秘感。那既然男孩对一切未知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Clark对Bruce也自不会意外。

        瘦弱、无助,这是Clark此前通过母亲的话里得出的第一印象。不过Martha也只是听管家Alfred说起而已,并没有真的见到过那位少爷;之前邻居间的简单见面与自介时、也只是看到躲在瘦高的管家后那个小小的身影。他还听见那男孩胃口并不好。于是在又一次家里多出点心来的时候,Clark自告奋勇要给邻居送过去。

        “长大了。”

        Martha在他身后感叹道,看着养子稳稳端着盘子尽量快步地小跑向那间别墅。
 
  
        Clark见门虚掩着。想起Martha有关礼貌的话语,男孩竟乖乖把门关好,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叩响。

        “谁?”

        里边传来一阵微弱的询问声。那声音太过细微,还带着满腔的怀疑。但Clark能感觉到对方正贴在这扇门后边同他说话。

        “我是Clark,母亲叫我来送点心。”他斟酌着语句,踮起脚想让自己出现在门上猫眼可见的范围内,“请问您可以开门吗?”

        对方沉默了好久,Clark甚至差点认为他已经走开了。

        “等等…”

        Clark终于听见对方回答道。

        “我去找串钥匙。”

        Clark本可以直接推门进去,但他“好心”地关上了门;Bruce本可以直接按下门把手打开门,但他非要去寻钥匙。

        一切在两个男孩看来似乎都非常合理,他们彬彬有礼,把对方当作大人一样。

        隔了一会儿,Bruce才好不容易在座机旁的小抽屉里寻到了门钥匙。然后他又发现自己够到门把手似乎有些困难——这扇门不知为何造得特别高,也许就是Alfred故意不想让他能够开门出去的。他便又跑去找了张小板凳来。

        Clark依旧耐心地等在门外,双手虔诚地托着已渐渐凉下来的苹果馅饼。

        “我转不开。”

        Bruce踩在板凳上努力使自己保持平衡,同时用劲到手腕上去。

        “你其实可以……往反方向试试。”

        Clark眯起眼来观察锁眼里的构造,结果在同一时间,他看见了门对面那个男孩的模样。

        真好看。

        他那时只这一个印象。
 
  
        蹲在树下的Bruce仍在抽泣着。Clark显然不忍心这样下去了。他看见那张好看的脸颊上滚落大颗大颗的泪珠。

        风渐渐大起来,但是Bruce没有要离开的迹象。Clark焦心地坐在树上等,希望大人们能来找他们,然后自己会再在Bruce到达之前飞回去。

        也许他们明知要下雨了却还互发暗号跑出来玩本就是个错误——更别提还是离家有些远的地方。

        树下的男孩依旧不依不挠地啜泣着,牵动得肩膀也抽动起来。呜咽声渐渐变得破碎起来,每一声都击在Clark的心上。

        然后他忽然就想起管家Alfred曾提到过Bruce的身体并不好。

        Clark连忙滑下树干,三两步跑到Bruce的身边,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脊背。

        “对不起,对不起……”

        他慌乱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Bruce这时正抱着膝盖埋住了头,许是没听见他,也可能是在赌气不回应。

        “Bruce,快,求你!我们得回去了!”

        Clark搓着手,对于他的同龄人竟丝毫没有办法去强求。

        雨点果然开始打下来,周围瞬时间响起树叶雨水拍打的声音。但Bruce仍旧固执地没有挪动一下。Clark慌得绕着他打着转,随后停下来试探着去拉对方纤细的胳膊。

        “你弄疼我了!”

        男孩忽然抬起头不耐烦地吼道——哪怕已是两眼微红,脸上留有明显的泪痕。

        “对不起对不起……”Clark触电似的将手缩了回去。Bruce白了他一眼,这动作带着孩子气,却能镇住了Clark。

        不过他最后还是妥协了。雨来得太急。两人在逐渐泥泞的小径上前后跑着。Bruce毕竟不如Clark,他跌倒了,但仍将Clark好几次好心伸过来的手打了回去。

        “我自己能行!”

        雨水使他的黑发纠缠在一起,Bruce凶狠地咬牙作出威胁。他撑起自己的身体,没再看向Clark。

        “可是你的衣服被撕破了……”

        Clark挠了挠头,声音在远处雷鸣响起时依旧沉稳有力。

        他这次没打算再由着Bruce乱来。Clark抽出自己围在腰间的“披风”——Martha任他从家里那一大块红布料上裁下来的。

        他小跑回去,用红布裹住了Bruce,然后扶他起来。雨水砸在他俩身上,男孩们却对视着恍神了好一会儿。

        “Bruce…”

        “还不快走。”男孩咬着下唇说道,嗓子有些嘶哑。他甩开脸上的雨水,见到Clark拦在自己前面——双手张开着,像是要给出一个拥抱。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完,Clark抱住了他,任Bruce再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然后他捏紧了小拳头,还不太熟练地贴着地面低低地飞了起来;尔后,Clark尽量环紧了被披风裹住大半个身子的Bruce,发力冲向了家的方向——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子已经滚烫起来。而这很可能是淋雨后不好的征兆。
   
  
   
                                           »»»中篇的地址»»»

评论(5)
热度(170)
  1. 夙夜长生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