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emory Won't Rot(中)


《记忆不会腐烂,尽管他们在那时相遇》
Memory won't rot,though they met at that time.

»»»幼驯染«««

------------
 
  
  
«««上篇的地址«««
 
  

        “你还好吗,孩子?”

        那也是一个温柔的女声,但和记忆里妈妈的声音不尽相同。Bruce缓缓睁开眼来,看见Martha Kent守在床边担心地看着自己。

        那么那双搭在自己滚烫的额上、生着茧子的手一定是她的了。妈妈的手应该更细腻些。

        “夫人……”他忍住咳嗽说道。

        “你这孩子。”Martha依旧柔声说着话,“有时太倔强啦……不过这次全怪Clark不好,你别担心,我会教训他的。”

        “不,不要……”Bruce试图再次开口,但周身松软的触感再一次拉他入了梦乡。

        他会飞。

        男孩在失去眼前天花板的影像前迷迷糊糊地想着,甚至发现自己有一点开心。

        Bruce因高烧昏迷了几乎一整夜,到第二天傍晚才有所好转。

        没人来责骂Clark,男孩咬着手指等在门口,已经是被吓坏了。Martha安慰他也没有用。

        “听见他的呼吸平稳下来我才能安心,妈妈。”Clark揉了揉眼睛,“我不困。”

        “孩子,别太自责。”

        Martha没再劝。原本她的确想跟他谈一下,但现在看到Clark已经内疚成这样了……于是她只是转身走下楼去,并想着这事该怎样跟这几天恰巧回都市去的Alfred提起。

  
        Clark决定进去看一下。

        事实上,他一整天守在门口不仅仅是因为担心Bruce的病情而已。Martha特意熬的药汤可谓是包治百病,痊愈只是迟早的事……

        Clark还在担心他昨天冲动之下暴露了自己的能力会不会吓走Bruce——毕竟他只有这一个玩伴了。不过他也永远不会后悔自己曾那样做,不然Bruce可能会烧得更加厉害。

        说来奇怪,他俩在Clark第一次给送完馅饼那次后还不是很熟悉,Bruce似乎有些怕生、也不太敢信任素未谋面的人;每每在Clark送点心去的时候,他都要防备似的沉默上好一会儿。

        Clark倒是不介意哪怕再长的等候。他曾听同班同学说起“一个人要经得起考验才能追求到心仪的爱人”——虽然听起来有些别扭,但Clark对此深信不疑。

        是啊,这每一次次开门过后,Bruce阴沉的脸都会逐渐舒展更多一分。直至那一回,他对Clark的提议点了点头。

        那天他们坐在Kent家的篱笆旁的那株小树下,捉了一下午的蚂蚁。

  
        Clark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这间原本空着的房间一直没有人去动,在Clark记忆里,这里应满充斥着潮湿闷热的空气。

        但现在不一样了。小小的房间里被布置得温馨而又舒适。也不知是否单纯为Clark的错觉罢,他还捕捉到了一丝奶香味。

        男孩蹑手蹑脚地来到床边,瞧见Bruce烧退后仍然微微发红的脸。他没来由地倒吸了一口气——似乎原本打算用自己特殊的呼吸给伙伴降温,但还是放弃了。

        他真好看……

        Clark再一次于脑海中产生了这个想法。而由于靠得太近,微凉的呼出的气还是打在了男孩的脸蛋上。

        “……谁?”

        Bruce突然惊醒过来。两双近在咫尺的蓝眼睛于是就这样撞进了对方的目光里。

        Clark先反应过来,他看见Bruce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窘迫的模样。他立刻踉跄着退后了几步。

        “我我我我没打算亲你,Bruce。”

        他慌里慌张地为自己争辩,却糟糕地发现误会更深了。
 
   
  

        “Clark Kent?”Bruce松开手退后了几步,微微歪着头打量起对方。
       
        “你还记得我!Bruce!”
       
        青年眼里闪出快乐的光来。他大方地再次踱步过来,似乎是想给Bruce一个拥抱。

        但被躲开了。
       
        “我们待会儿还有个采访,记得么?”Bruce尴尬地清咳了几下,“现在并不是叙旧的好时机。”
       
        “你现在有女友了吗?”
       
        正打算离开这气氛不太对的地方的Bruce不得不把踏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抱歉?这也是采访的一部分吗?”
        
        
        

        “Bruce?”
       
        “恩?”
       
        男孩理所当然地拦下要逃走的Clark让他帮自己喂药喝。Clark很把这当作一回事,认真的模样不免让人有些想发笑:他并不大的手紧紧握住了长长的勺柄,然后舀了一小口、用自己的嘴唇试温过后才递到Bruce的嘴边。
       
        Bruce起初有些嫌弃,但最终还是被对方眼里真挚的神色“打动”了——他承认他只是没法习惯被Clark用那样灼热的目光注视。
       
        “我们是朋友吗?”
       
        “并不算是。”Bruce还有些生气,关于Clark对自己的能力有所隐瞒的事。
       
        “噢……”
       
        Clark失落地垂下头去。
       
        Bruce为此不得不说服了自己,然后对他承诺道:“不过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是什么?”男孩的眼睛亮起来。

        “接下去一周里都要听我差遣。”

        Bruce有些得意地看见Clark咬着牙点头同意了。

        
        几天下来,Bruce也没要求Clark做太过分的事,只是去Alfred那边偷了几颗糖果罢。
       
        管家对此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待。
       
        Bruce让自己陷在沙发里、满足地品尝着难得的甜食。Alfred此前倒是惯着他,但最近却愈发严格了起来,甚至要求Bruce要跟着Clark一起去镇子上的学校里去。
       
        “我不需要读书。”Bruce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但Clark还是有点期待Bruce能和他一起去上学的——既然去学校的路上这么远,他就能拥有更多和Bruce独处的时间。毕竟在Bruce那次淋雨得病后,他俩就很少被大人允许单独约出去玩了。
       
        而现在,他盯着Bruce手里捧着的糖罐子,明显是有些想蹭点甜食——哪怕是盖子沿上的糖粉。但Clark忍住了,至少在Bruce发话之前,他一动也不动。
       
        感受到Clark一如既往地投来毫不加以掩饰的灼热目光,Bruce勾起了嘴角来。男孩故意漫不经心地用尖牙将糖果一一咬碎,然后才用舌尖卷走它们,让甜美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空气中都满溢着那份甜美。Clark又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你想要什么味道的?”
       
        终于,Clark等来了伙伴的允许。男孩兴奋地站起身来,甚至有些微微离开地面。
       
        五彩的糖果摆在他面前,他竟迟疑了。倒不是Clark太挑剔或是太贪婪,他只是在想挑哪颗才不会让Bruce生气。
       
        他现在想什么都处处先考虑自己的朋友。
       
        “我给你挑吧?”
       
        Clark点点头,但他没再注意到Bruce给他选的究竟是什么颜色——因为男孩在用两指夹出一颗糖果后,就立刻投进了自己嘴里。
       
        “喂!”
       
        Clark这下真的有些生气了,他低低地飘起来,眼里闪出微红的光来。
       
        但Bruce看起来并不打算接受这个威胁。男孩站起身来,勾住氪星男孩的T恤把对方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嘴对嘴把糖果喂了过去。
       
        Clark尝不出那是什么味道。所有的记忆全停在了对Bruce双唇的甜蜜里。
         
         
         

        “不是。”
       
        Clark慢慢解释道。
       
        “那是属于一个更为私人的问题……”
       
        “如果你真的在意自己的工作——你就会发现我有许多女伴。但也只是单纯的女伴罢了。”
       
        看见Clark沉思般地站在原地,Bruce不禁笑了。
       
        “怎么?是因为我夺去了你的初吻吗,小镇男孩?不过你要知道在那之前——我可能已经吻过不少女孩子。”
        
         
  
                                           »»»下篇的地址»»»
  

评论(5)
热度(134)
  1. 夙夜长生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