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Desecrate,Sacrifice,Pardon


《渎神,献祭,赦罪》
(中英文的意思稍有偏差)

神祗Kal-El(信徒Clark Kent)/祭司,先知Bruce Wayne
[→经转世后的灵魂再次相遇。]

(有关宗教的部分并不十分严谨,请勿过于深究。

------------
(不是很懂lof怎么随随便便就喜欢屏蔽掉…

⒈⒉⒊地址戳此

⒋地址戳此(真正的车1

⒌地址戳此

⒍地址戳此(真正的车2
 
  
  

        Bruce做了一个梦。

        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传说中的那个时代——当Superman还未被尊为神祗的时候。
       
        周围事物给他带来的感受是那么真实,但他无法操控自己的手脚。确切来讲,那似乎是他的灵魂被注入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而自己不仅能够通过此人的双眼看见这个陌生的世界,还能够切实感知。
       
        那么我是在窥视谁的过去?
        

        他发觉自己是在一片荒漠中行走着,身上的衣物紧贴着乏力的身体。

        热得出不了汗来。

        他感受到自己的喉咙口被烈火灼烧般疼痛,肩头还有一个巨大的伤口正汩汩往外淌着血。

        Bruce想让自己抬起手去包扎一下,却只是徒劳。
       
        救我……
       
        他无声地呐喊着,终于支撑不住而倒了下去。
        
        
        风声在Bruce耳边响起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醒过来了——或许已到了早上,有人打开了教堂的门?
       
        但他睁眼时却仍只看到茫茫无际的沙漠。
       
        Bruce感觉到他把自己支撑了起来,再一次地立起上身可仍跌倒在滚烫的沙子里。砾石扬起在他的伤口上,不得不咬紧了牙去忍住惨叫。
       
        “B……”
       
        他听见有一个熟悉的人声在自己附近响起。是Kal!在这诡异的幻境里悉知有他的存在,Bruce差点激动地流出泪来,他多想告诉对方自己有多思念他;而他灵魂所寄居的这具身体也因为耳闻那个声音而终于放松了下来。
       
        只可惜他的视线因过度疲惫而涣散着,没法看清Kal脸上的神情究竟是如何。
       
        “我在这儿,你安全了。”
       
        Kal咬念着的每一个字都有着让Bruce平静下来的魔力。
       
        他伸手抱起了他。Bruce安心地靠上了神祗的胸膛。
       
        “我们回家。”
       
        这一刻,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Bruce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怕自己会即刻回到现实里去),这才睁开眼来。
       
        当他看见Kal湛蓝的眼睛关心地望着自己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狂喜——这甚至让他忽略了Kal的面容长得与那个青年信徒有多么相像的事实。
       
        他也同时感觉到自己所处身体的主人心中有许多积压着的情感想要抒发出来,他的嘴唇嗫嚅着,却始终未发出任何声音。
       
        “渴了吗?”
       
        还是Kal先开口问道。Bruce点了点头,然后看着Kal转身去取来了一片叶子——上边盛着些露水。
       
        Bruce低头贪婪地用舌尖卷入那些晶亮的水滴,甘甜的味道瞬时由舌尖蔓延开来。
       
        “先别动。”
       
        Kal凑过来,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气,尔后缓解了Bruce肩头的痛楚。
       
        “感觉还好吗?”
       
        见他没有回应,Kal显得有些自责。
       
        “抱歉,B。我应该更早察觉到你的失踪。”
        
        
        Bruce认定自己一时半会儿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也就开始学着融入自己的“新生”。不过目前他还不太清楚自己所处的身体究竟属于谁:“他”长时间穿着一套黑色的制服,同样漆黑的披风挂在肩后。
       
        但他弄清楚了“他”于Kal很重要,且两人之间的关系还很亲密——不仅仅是简单的战时搭档而已。

       更巧合的是,“他”似乎也爱着Kal-El。

       无比艰难地爱着。
       
        “他”总是会在战斗时经常性地转过头去,哪怕因此会将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他”为Kal抗下不少的攻击,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更容易被伤成重伤的人。
       
        Bruce能清楚地感受到Kal对“他”的无奈与心痛。
        
        
        “停下!”
       
        又一次负伤后,Kal捉住了“他”的手。
       
        “你不能只允许你自己承受着这一切。B…接受我的……帮助,别…拒绝我。”
       
        Bruce望见Kal关切的眼神,想要给出回应,但身体的主人依旧故作冷漠地转过身去。
       
        愚蠢!
       
        Bruce责骂道。
       
        你不仅是在伤害自己,也是在伤害他!
        
        
        Bruce花了好长时间才体会到同样深陷爱情之人的苦衷。
       
        Superman在平民中收获敬畏与爱戴,“他”的出现则只会引发人们的恐惧。哪怕Kal再三强调“他”的存在也很重要,但每当战斗结束后,“他”都会自觉地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独自包扎伤口。
       
        Bruce能够深切感受到那份隐忍的爱意从受伤的心口、如毒素般逐渐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那种想落泪却哭不出声的感觉。

        有那么一个夜晚,两人没有去别的地方,只是安静地靠着彼此的肩膀坐在一堵矮墙下。从之前简短的谈话里(他们之前无比美妙的默契)得知第二天他们将经历一场有预谋的恶战。Bruce总感觉垂着头抱着膝盖的Kal一直想找时机跟他讲话,但是最终都没有开口。

        “你困吗?”

        Bruce意识到两人相处的时候,Kal总是询问的那一方;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却一直在拒绝。

        不过这一次,“他”屈从了。

        Bruce感觉到自己躺下来,用披风将自己裹起来。

        “晚安…B。”

        Bruce感觉自己也悄悄地摆出口型说了一句什么,但是睡意袭来他忘记了一切。
        
        
       “他” 究竟是谁?
        
        
        场景快速转换着。Bruce的眼前甚至闪过Kal在山谷的溪涧里光裸着上身:那健美的身材宛若真正的天神;Kal一手将自己淋湿的短发向后梳去——如此熟悉的动作。Bruce感觉到呼吸困难,他最后发现自己躲在了一块青石后边,撕扯开黑色的布料,不自觉地开始自渎。
       
        这种经由他人的身体攀向欲望高峰的奇异体验几次抖让Bruce都认为自己将会被震回现实。

        Kal被姑娘们拥着迎向象征性的王座时,Bruce的心口溢出类似于嫉妒的情绪——什么时候自己已与身体主人的情感思想都同化了?Bruce怔怔地望着远处发生的热闹盛大的一切,只感到自己这边独守的清冷显得愈发孤寂无力。

        为什么不说出口?

        只是害怕打破现有的一切。

        Bruce闭上眼睛,乞求为自己创造这个游历时空机会的主导者能让他立刻看到“他”与Kal的结局。

        虽早就就没再奢望能看到什么足够美好的场景。

        他睁开眼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是在那堵熟悉的矮墙边醒来。也许是时间顺序混乱了,Bruce想。

        尔后他发觉自己似乎拥有了主导这具身体的权力——那种不自然的被动感消失了。但他没能新奇太久。当他试图让自己爬起身来的时候,余光瞥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倒了下来。

        一切如慢镜头般播放。那鲜艳的披风的红色落在了一片砂砾之中。

        “Kal!”

        Bruce失声惨叫道。他慌乱地站起来,一时间竟忘记了如何行走。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的伤痕都在此时此刻疼痛着——只因那一人的受伤,就能唤起他对伤痛的所有回忆。

        他还未抵达Kal的身边,不知对方伤得怎样。但就如同是在一瞬间,迎面扑来的浓重的血腥味让Bruce感到恶心。

        血,到处都是血。Bruce所目睹的两人一同经历过的战斗中,还没有哪次如这一回这样明显可见的惨烈。满地的砂砾已被染成暗红色。Bruce只能祈祷这其间并没有太多属于Kal的。

        他还几乎没怎么见过那位神祗流过血。

        Bruce几乎是直直摔在了Kal的身侧,膝下传来的刺痛也无暇顾忌。他在一时慌乱下根本寻不到Kal身上的伤口,只是后者几乎像是浸在鲜血里过,浑身上下的制服都被掩去了原有的颜色。

        “Kal,Kal!别睡过去!”

        他慌张地用手贴上那张曾经满带着暖阳般笑容的脸庞。

        “抱,抱歉……”Kal听到是他,微微睁开了些眼睛,但视线蒙上了一片血色。

        “我不该…只是我怕你在我身边会使我分心……”

        Kal不停地咳出血来。甚至呛到了Bruce的制服上去。

        “求你…!别离开……”

        Bruce清楚自己现下若不再做些什么,他就将永远失去Kal了。但又能用什么法子来挽回对方的生命?

        Kal向他询问战况的时候Bruce只能一个劲地点着头——他还能再多说什么?

        “只是让我再看看你,看看你,B……”

        Kal明知道Bruce永远不可能拒绝他的。

        “原谅我……我看不清…但我知道你很美,Bruce…一如既往…你必须知道,可太迟了…我……”

        “Kal?”

        Kal!

  

        “Bruce?”

        他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青年的怀里。Clark松松地环住了他,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来。
       
        “放开我!”
       
        “您确定一切没事?”Clark担心地询问道,“您刚才的样子像是要撕碎自——”
       
        “今天是哪一天?”
       
        “什么?”
       
        “今天是哪一天!”
       
        “没,没有…”Clark瑟缩的样子看起来明显是被吓到了,“您才睡了不超过二十分钟。”
       
        Bruce狂躁的样子让青年感到害怕,但下一秒,祭司忽然整个人瘫倒下来。
       
        “您……!”

        Clark来得及扶住了他。Bruce看起来十分疲惫,他恳求青年同自己讲讲话。

        “…我想听你说说Kal-El的故事……你能记住的所有部分……”
         
 
         

       
        Clark平时的声音平稳舒心,很适合讲述故事。Bruce也实在是太累了,腰肢酸痛不提,后边那里也诡异地传来酥痒感。因此即使被刚才太过真实的梦境所吓,他还是在耳畔伴着青年柔和声音的情况下沉沉睡去了。
       
        不过在入睡前,他请求Clark于第二天的晚上再来找他——Bruce认为有些事必须和那个急躁的青年谈明白。
       
       
        可他没再见到对方。
       
        Bruce在白天里的工作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他心不在焉,往往给错其他信徒们以错误的指导;他时常会凝神在神像前伫立,回忆起那晚疯狂的一切。
       
        冷静下来后,他总觉得那个青年信徒身上有什么他早已熟悉的特点——并不只是因为Clark长得像壁画上画有Kal的面容而已。

        Bruce甚至开始怀疑……

        但他最终摇了摇头,甩开这荒唐的一切。

        Bruce在神职人员中的威望似乎在不经意间下跌着。也许是他愈来愈烦躁不安的念想展露在了一举一动中。祭司的地位似乎不再显得不可动摇。

        他本人倒是无力去关心这一切。在Kal的声音消失的这几年之间,Bruce就早已怀疑过自己是否应继续扛起这份责任了。

        他自己都想做着渎神的事,又如何说服人们跟随着信仰的脚步朝圣?

        夜间的教堂总是寂静下来,在姣好的月光下更显冷清。

        Bruce又一次从净湖沐浴回来,湿了的头发梳在耳后。他照例熄了教堂里所有的烛灯,在一片黑暗中借着月光赤脚走向祭坛。

        但在他来得及迈上台阶前,一双手臂环住了他。

        Bruce倒也不是没有知觉。方才吹灭蜡烛的时候,他的确用余光瞥见虚掩的侧门似乎被风儿刮开又合上。一定是Clark终于鼓起勇气来见他了,他想。这熟悉的搂抱方式——只一夜就让他难以忘怀。

        “Clark?放开我。”

        没有回应。

        “你吓到我了……”Bruce皱了皱眉,想要转过头去,但对方不容他抗拒。

        “喂,我原谅你。只是先把我放开。”
        
        
        “Bruce…”身后抱住他的人忽然用一个低沉有力的嗓音说道,“是我。”
       
        那个声音像是伴着记忆深处的荆棘勾伤了Bruce。祭司一下子感到四肢麻木起来。他想要相信,但没法再接受另一个谎言。

        “告诉我你的名字……”Bruce战战兢兢地问道,祈祷对方能够给出他想要的回答。
       
        “B。相信我。转过来。”
       
        “Kal?”
       
        他神情恍惚地念出那个名字,转身看见那名青年信徒较之原来也更高了些,俊美的脸上散着柔美的光辉。他不可能只是Clark,更像是梦境中现身的神祗、Bruce所承诺侍奉一生的神明——那双湛蓝的眼睛——Bruce此前只见它们沾染了血渍。此刻,那流露着诸多情感的双眸却比任何一个大洋都更为深邃动人。
       
        “是我(It's me)。”

        对方抓住了Bruce的手搭在他自己的胸膛上。Bruce能够感受到内里异于常人的心跳。

        “我是(I am)。”
       
        眉宇间仿佛透着曙光的男人微微低下头重复着,那双带着令人舒心温度的手轻轻捧起了Bruce的脸来。
       
        “我不敢去相信——”
       
        “嘘。”Kal-El亲吻着人类迷离的双眸,“我说过的,我不久就会归来……”

        Bruce几乎要沉溺在对方的柔情里了,可是心中的疑惑迟迟未被解开,他无法去选择相信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我不——”
       
        “你会明白的。”
       
        Kal打断了他。一个轻柔的吻落到Bruce的嘴角上。
       
        “我是来…还一个吻。”
       
        两片同样的微颤的唇终于贴到了一起。Bruce赤裸的双脚踩在Kal的红靴上——就像他曾经幻想的那般美好。
        
        
        这个吻,它将告诉你一切。
       
        你过去的一切。
       

        Kal喃喃着,将Bruce的意识带到了很久很久之前去。
        
 
  

       
        Bruce看见自己的眼前闪过许多熟悉又陌生的场景:他上个梦里最开始出现的那片致命的沙漠,那条溪涧,尔后是那堵矮墙。
       
        他看见场景里始终以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男人为焦点,在那人的周围,世界都是模糊的。
       
        这是……Kal的视角么?
        
        
        Kal!Kal!
       
        他听见耳边传来刺耳的尖叫声——那般撕心裂肺的疼痛——竟是自己的声音。
       
        Bruce猛地看清了一切。
        
        
        Kal-El过于安静地平躺在一平整的台面上,一个祭司打扮的人在那儿为他擦拭身子。
       
        Bruce忽然发现自己就站在他们旁边,他能清楚地看见祭司是怎样细致地擦去神祗身上每一处血渍。旁边的一小碗水已全然成了令人骇然的血红色。祭司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当对方抬起头来的时候——Bruce感觉到心口上被狠狠击中了什么。

        那是他自己。
       
        憔悴的脸上一点生气也没有,“他”显得有些混沌的双眸呈现出一种绝望的灰蓝色。
       
        祭司伏下身去,吻住了逝去的神明。
        
        
        Bruce…
        
        
        回到我身边。
        
        
        别陷得太深。
        
        
        “B?”
       
        他睁开眼来,望见Kal忧愁的眉目。
       
        “你看见了——”

        “我看见我自己。”
       
        “你就是他。”
       
        “我就是他。”

        “Kal?”

        “是的,还是我。”

        “我们还活着吗?”

        Kal轻轻吻去恢复记忆的人类眼角的泪水。
         
        “我不知道该如何给你解释…但我们在这个现实里获得了重生。我们曾是这世上最佳的搭档?你记得吗?我们一同经历了那么多场战斗,而我…提前离开了——原谅我,我只是不想在那时候让你也去承担死亡的风险……我……

        你在我死后号召人们供奉Superman为神明,自己当上了那唯一的祭司;我在这儿寻到你,想要唤起你的记忆。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先知,试图唤起我们共有的记忆……但没用,你丝毫不记得我们的过去。我只好冒险完成所有的转世…但同样也丢失了那些记忆。Clark就是我其中的一片破碎的魂魄。”

        “所以……”Bruce低着头,Kal看不见他的表情,“我们因为对彼此的熟悉感而始终想接近对方——我爱上了神祗的声音,你,Clark,爱上了我。”

        “我想是这样的……”

        Bruce仍低着头,似乎在努力承载着记忆里的痛楚。
       
        “我爱你。”他终于开口道。
       
        Kal愣了一会儿,也轻轻回应着。
       
        “我也爱你。”
       
        他们紧扣着彼此的手,为这奇迹般的重逢而激动地吻在一起。唇舌相交,像是要把彼此深藏许久的爱揉进所有零碎的记忆里去。
        

        “我…我有一间公寓。”
       
        Kal分开了两人,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还在乎这个?”
       
        Bruce虽这样说着,仍搭上了对方的肩膀。

        
        那带我走吧,我主。
              
    
    
   
  
⒑地址戳此(真正的车3
 
   
   
    
   
        “你累吗?”
       
        Kal突然出声问道,同时用自己之前解下的披风裹住了Bruce的身子。
       
        “我…我们要去哪?”
       
        “闭上眼。”
        

        他耳畔听见流水与蝉鸣的声响。Bruce睁开眼来,发现自己来到了那片净湖的岸边;Kal飘在离地约半米的地方,两人还就刚才的姿势搂抱着,

        “这是……”

        “我看见你在这边沐浴——”Kal亲了亲Bruce的耳侧,“带着一心的虔诚想要为祭祀礼作出最好的准备。”
       
        “可它洗不净我内心对你怀有所有肮脏的念想,不是吗?”
       
        Bruce轻颤的睫毛,带着魅惑力的声线,似要将神祗推向更加漆黑的深谷。

        可他是我唯一的光,Kal想。
       
        Kal让两人落在地面上,牵起爱人的手步入水中。

        很凉。Bruce虽然熟悉这片湖,但现下身体的火热遇到这低温的水还是不免瑟缩了一下,他请求似的抬头望向旁边的人。Kal只有笑着让他放松。
        

        湖水终于没过腰身时,他们已经是处在湖心的位置了。四面的树遮住了夜空,唯有几束柔美的月光打落在两人的肩头。

        因为有Kal在身边——那具身体上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热量——Bruce觉得周身也不那么冰凉了。他靠过头去。
       
        “B。”Kal与他的唇若贴若离,“听你祷告这么久,我还是拥有了一点神力……”
       
        他让他环顾四周。Bruce看见湖面上像是闪着星光——那些星辰破碎的影子,在粼粼间浮动。
       
        “你……”
       
        Bruce用一个略显凶狠的吻堵住了Kal,双手环过去再一次搂紧对方的脖子。

        他们像是要在今夜将所有的疯狂耗尽。Kal一次又一次地进入他,在这冰凉的水中,粉碎所有的禁锢……
        

        “先知?”
       
        “对…”
       
        Bruce最后有些疲倦地给出一个微笑。

        “我爱你。”

        我把自己献给了你。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神明与一位人类中的强者:他们并肩作战,同时愿为彼此抗下最沉重的伤痛;他们互相爱着彼此,却在其中一人的心脏停止跳动才后悔太迟。
       
        Batman放弃了继续作为英雄,转而以Bruce身份为他的战友也是爱人建起了一座神庙,供奉起那位名副其实的光明之子。Bruce成为了第一位祭司,他收下了许多虔诚的教徒——他们大多都早年亲眼目睹Superman所创造的神迹。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神祗早已化在了悲鸣的风中。流传的经书上只记下:“Kal-El隐在世界的角落,始终照看拥有珍贵信仰的你我”,又有,“Superman会与拥有着最真挚的情感的灵魂所交流”。
       
        当年的Bruce同他的爱人一样沉睡了百年之久,尔后在另一个重名的人类身上绽放出新生;严格来说,他们本就是一个人,只是Bruce Wayne没有分享到另一片心碎的灵魂的记忆,因此他始终记不起自己是谁。

        游走在虚无与现实之间的Kal发现了他,激动地用声音唤醒那名青年祭司,告诉他:你将成为我的先知。

        Kal同时发现自己当年丢失的生命同样转世成为Clark Kent,他打算冒险完成所有的转世。哪怕一旦失败,Kal与Clark可能会同时消失。

        他来不及告别,匆匆作出了决定。

        好在Clark打破了所有的禁忌——敢为爱抛却所有的世俗禁锢。他俩融进彼此的那一瞬,隐藏在青年信徒身体里的神性已逐渐被唤醒。而Bruce在恍神间也进入了一个“幻境”,他只是没有意识到那的确就是自己被时光封锁的记忆。

        直到最后,Kal率先取回了所有,他用一个吻,引发所有记忆里痛苦思求的碰撞。
 
  
 
        毕竟是爱,可以赦你无罪。
 
  
 
Fin.
  
   

评论(4)
热度(168)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