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绿红】Keep Breathing For You


来自 @阿金米德 的梗:捕鱼人Hal/飞鱼Barry
——一个神妙(有毒)的脑洞。

------------
  
   
   

        一般来说,鱼不会有名字。哪怕它是一条飞鱼。
        
        但当Hal Jordan看见它的时候,也不免惊呼了一声——

        “Flash!”
  
   
   

        其实这条飞鱼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它叫Barry。但几乎所有的渔人都只会称它为“flash”。毕竟它腹侧银白、胸鳍上有罕见的纯金色条纹、背部则是暗红的——这样一尾漂亮的鱼,很多人见了都会难以忘怀;更何况,它还是这一带速度最快的飞鱼——它在阳光下破水而出的那一瞬,的确就如同闪电一般耀眼。
        
        Hal对它留有很深的印象……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条飞鱼更像是他的一个老朋友。
        
        他整日见它从自己的船旁跃过——倒不像是其他捕鱼者说的那样如致命的利箭一般出现在视野里;相反,Hal在它跃到船只的另一边之前,能清楚地看见飞鱼那漂亮的金色胸鳍是以怎样的高频振动着。而它离他如此之近,Hal甚至觉得自己伸手就能将其纳入网中。
        
        但也只是痴心妄想了一瞬。这片海域里的渔人当然都或多或少尝试过捕捉“flash”……而你问结果?
        
        Barry依旧每日会在Hal的船只两侧来回飞跃。
        
        不过渔人都把捕捉到它视为荣耀,Hal也不会例外。
         
         
         

        
        对于飞鱼来说,它们不会轻易跃出水面——除非是遭到敌害攻击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飞鱼“flash”不是那类无缘无故就会去炫耀自己技能的无聊者,它一贯有自己的原则——更何况它清楚那些贪婪的渔人是如何觊觎自己的。人类的虚荣心让它感到厌恶。

        但看见人类Hal Jordan的那一天,它就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习性。

        那个英俊的男人——即便对一条飞鱼来说,也会心生喜爱之情:Hal被海风刮乱一头深色的短发,仍时不时含带着笑意勾起的嘴角;他通常只会乘着一只小船出海,而面对再大的风浪也无所畏惧。Hal的身形健美,捋起袖子时也满带着自信。他通常赤着脚踏上船舷,微微一抖手腕就能散开看似凌乱的渔网。他行事果断,做决定从不会被风浪所左右。

        这个男人的一切都叫Barry即惊讶又着迷。它开始不时就跃过小船的上方,似乎像是在向Hal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真漂亮。”
        
        一次它终于如愿听见男人夸赞自己道。虽并不能听得太懂人类究竟在说些什么赞美的言辞,但Hal脸上的神情已然告诉了Barry一切。
        
        它享受着人类目光的长久注视,心满意足地落回了水里。
         
         
         

        这种喜爱甚至让飞鱼作出了最为疯狂的举动。

        Barry清楚Hal并不全因为真的是胆大到极限才敢整天驾着小船出海的——

        Hal Jordan很穷。

        即使那娴熟的捕鱼技巧也解救不了他的困境。Hal的运气一直很差,在飞鱼偷偷跟着他的这几个月里,他根本就没几次有过好收获。

        Barry能够体会到Hal的心情。它自己作为一条飞鱼,一条色彩艳丽的飞鱼——这让Barry很难在海底植物中进食时较好地隐藏起来。也许正因为Barry没有了普通飞鱼的保护色,它才所幸拥有了无与伦比的速度。

        他们同样都是比同类更出色,却往往会失利。

        Barry想让Hal抓走自己。由于体内并无太多重金属物质,一条飞鱼的市场价往往能被抬到很高;而抓到“flash”,更是能让Hal的地位从此在渔人们之间得以迅速上升。这一定能改变男人糟糕的生活现状。

        它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跃而起,准确无误地落在Hal小船的中央。

        至于它为什么敢于、甘于这么去做——Barry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去爱一个人类。而这无望的爱情,对于一条平均寿命只有5年的飞鱼来说,已是奢望。

         

        Barry能听见Hal惊呼了一声。
        
        “天呐。”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用手指试探性地戳了戳飞鱼的腹侧——毕竟对于一条“意外”落到人类渔船里来的海洋生物来说,这条鱼安静得也太过异常了。
        
        Barry忍受着对方弄得自己浑身酥痒的动作,心里一丝恐惧也没有。它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望进男人的眼睛里——Hal好奇地望着它因自己的动作而微微拍打着胸鳍与尾巴,却也没有要伤害它的意思。
        
        “你真漂亮。而我拿你……一定能拿不少钱……”
        
        那就带我走!去换取你想要的未来!

        “可是你让我想到了……”
        
        Hal忽然开始嗫嚅起一些Barry还未弄明白的话语来。然后人类温热的手掌抓起了它,那手心里的汗水让飞鱼感到更加闷热难受。
        
        Barry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带走了,它略显兴奋地振了振胸鳍以示自己内心的喜悦——为了Hal,它可以不去惧怕那个泛着绝望气息的海鲜市场。
        
        结果下一秒,它被抛回了海里。
        
        Barry起初有些失落,但意识到这是人类对自己的怜悯与关照——至少是爱——因此它立刻又兴奋地跃出了水面。
        
        它已为他破例了太多。

        “他。”

         
         

        Hal开始同它讲话,将它当作一个朋友。

        从那些饱含着幸福与骄傲的言语中Barry得知,对方已有一个爱人。那名幸运的人类,有着在阳光下闪着柔光的金发,如最纯净海水般湛蓝的双眸。

        Hal对那个同样爱着他的男孩满怀着感激。

        “……在一起很久了,他从未离开过我。哪怕我们现在的生活再不好,他也从未抱怨过。你知道吗,flash?我的男孩,甚至从未要求过能够拥有一枚普通的戒指——他一直戴着我那日开玩笑似的从渔网上拆下来的金属环,哪怕那东西会不时钩伤他的手指……”

        Barry耐心地听着人类讲述那个男孩的一切,飞跃的次数也因此少了许多。

         
         

        那天它一如既往地靠近了Hal的船只,看见男人撑着下巴坐在船舷附近痴痴地望着远方。
        
        “Barry……”
        
        那个名字。
        
        飞鱼第一次在张开胸鳍前落回了水面。
        
        那也是我的名字啊,它想。
         
         
         

        
        飞鱼才知道,那天Hal放它走只因为自己能让人类想起他的爱人。
        
        灿烂的金与红。
        
        明媚而美好。
         
         
         

        飞鱼仍固执地爱着Hal,聆听着人类对另一个与自己重名的男孩倾吐着爱意。
        
        最近Hal说那些话的时候,微微皱着眉;飞鱼后来才得知,人类Barry的病情恶化了,他们需要拿钱来治好他的病。
        
        它一心一意地为Hal祈祷着,希望男人能够捕到足够多数量的鱼。但Hal的运气似乎比以前更差了:一连几天,他的渔网都是空着被拖了回去,同其主人一样耷拉着。
        
        飞鱼能从那张英俊的脸上看见愈加多的愁绪蔓延开来。
        
        它不忍心让他伤心,哪怕不会是为自己。
        
        飞鱼当然清楚:人类永远不可能爱上一条鱼的,哪怕它是一条极为罕见的亮色飞鱼。
        
        Barry忽然多么希望自己也是一名人类,或者人鱼也好。它听说过几个有关人鱼与人类两情相悦坠入爱河的故事,结局或凄美或皆大欢喜,但毕竟能够相爱。
        
        而它作为一条飞鱼,除了傲人的速度天赋以外,再无别的了。
         
  
  

        它终于纵身一跃,再一次地落入了Hal Jordan的小船中。周围的燥热向它袭来,Barry仍忍住了不乱动弹。
        
        它看见Hal的脸上露出无比欣喜的神色,嘴角勾起了这些天来少见的弧度。

        “我早说过的,你真漂亮。”

        人类的体温让飞鱼感觉到一种安然的倦意。

        Hal开心地捡走了它。

    

  

  
  
  
    
   
        Hal用肩肘撞开了木屋的门,然后又懊恼地抱怨自己为何会弄出如此大的声响。他手里端着药汤走过去,坐在床边为自己生了病的爱人喂药喝。

        “我真的好些了,Hal。”

        金发男孩回应了Hal最后俯身带给他的一个带着海水那咸涩味的亲吻——那立刻冲淡了药汤奇怪的浓郁味儿。

        “我从未感受到这种血管里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活力——像是那海洋在召唤着我。”

        “依我看,”Hal微笑道,“你是又发烧了。说着什么胡话呢,Barry?”

        “真的……”躺在床上的人儿小声地嘀咕道,“像是我要立誓在阳光下飞翔的感觉——”

        “你只需……”Hal伏到他身上去,再一次含住了对方的嘴唇,“起誓来爱我。”

        “唔……真的吗?”

        Hal因此停下了亲吻的动作。

        “当然了,我的男孩。总有一天,我要带你出海——见见我每日所接触到的那个美好的世界。不过相信我,大海不像从前那般美丽了……”

  
   
Fin.

评论(11)
热度(7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