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无名先生(上)


丧尸Clark/人类Bruce
(温暖的尸体AU)

{设定提要:}Bruce同Lex是仅存群体中的领导者,两人将人类这边仍是安全的两座城市与日渐沦陷的外界隔离开来。‖Superman起初帮助人类抵抗着日益逼近的敌军,但在后来不幸感染上了病毒——氪星人的体质也没能让他逃脱——Clark就此离开了他所挚爱的人类,且像所有的丧尸那样失去了往昔的记忆……

------------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就像抛却了一切有关活着的记忆。
       
        不过即使身体冰冷异常,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渴望阳光的爱抚。他常常伫立在高楼间的空地上,呆呆地举起一只手来、让金色的光束穿过指缝;他潜意识里仍记着自己曾靠着这美丽的东西汲取力量,不过现在,他对于那打在僵硬皮肤表面的温度毫无感知了。
       
        他低低地飘起来,肩后同样是灰扑扑的披风一直耷拉到地上。
       
       
       

       
        作为一只丧尸,他却一概对新鲜的血肉不起兴趣,实在是迫于饥饿才会勉强同意自己去捕食落单的行人。即便如此,他也会快速结果猎物的生命,只轻轻一扼手腕就送去死亡,不让死者在任何瞬息尝到丝微的痛苦滋味。因此他便格外厌恶同行们追逐人类时发出的可怕的撕食声,如果再夹杂着些凄惨的尖叫,这几乎会促使他去痛揍饥饿的伙伴们一顿。
       
        但有一天,一个人类却前所未有地吸引着他去靠近。倒也不是因为对那血肉之躯的渴望——

        他认为自己是恋爱了。
       

        一只正常的丧尸永远不可能产生这种想法——他们这些活在死亡线边缘之徒,本应永远再感受不到这些会在枯竭的心中横冲直撞的情感。
       
        但他却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那种许久都未曾拥有过的情绪。
       
        他曾经也爱过一个女孩,平静地爱过。但如今可谓是失去活着的权利的他,却爱上了那道墙后方的男人。
       
        他甚至能够完整拼出对方的名字。
       
        「Bruce……」
       
        好久未曾有言语产生的舌尖显得多么僵硬啊。他每天在日出前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抵达墙边,里边是属于幸存者们的世界。他知道那个好看的男人会定时出现在墙头、在高处“巡视”这“乌烟瘴气”的外界。他知道,只要自己愿意等,就能欣赏到沐浴在晨光的男人轻轻勾起嘴角的讽刺笑容——被他所爱着的Bruce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蓝眸中透出凌厉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不太可能与对方有交集,除非在猎食的时候。Bruce是幸存者们的领导者之一,也是让丧尸们都下意识避开的战士。他见过那个男人稳稳端着枪械毫不客气地朝不知好歹的丧尸射击时的模样——Bruce并不好惹。即便他也曾通过取食猎物们的脑髓获得了少许有关他们对Bruce的印象,在这乱成一团的所有事情爆发之前,Bruce Wayne只不过是一个偶尔孤僻的富家少爷而已。
       
        那个男人身上的一切只像是另一种致命的毒,引着他破开墙去自投罗网。
       
       
       

       
        能够近距离观察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的想法在一瞬间便将他钉在了原地。不过他出神的那一会儿,心上好似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当然,他并没有真正拥有感觉,只是在低头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胸前扎入了一枚精致可爱的飞镖。
       
        他不知所措地将它拔出来,丢到一边。再抬头的时候,那个好看的男人正因手边的枪支被撞远了而皱着眉抱怨了一句。
       
        「生气的时候也是如此赏心悦目……」
       
        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太过痴情。介于Bruce已经冲着自己低声威胁着了。
       
        「好吧…如果要搭讪……就尽量表现得——」
       
        他歪着脖子缓慢向前移动着。
       
        「——友好一些。」
       
       
       
        在周围的猎食者都陷入疯狂的撕食行动中时,那个仅能从脏兮兮的身上依稀辨认出红蓝色块的男人呆呆地站立在离Bruce十步开外的地方;对方挠了挠他自己微卷的头发,踉踉跄跄地朝这边走来。
       
        「好家伙,生前就不是人类?」
       
        Bruce立刻想起Lex同他提到过的有关Superman的故事——一个氪星人,也惨遭病毒的攻击而沦落于此。

        手边没了武器,Bruce有些不安了。但看着那个动作显得有些笨拙的家伙只是慢慢挪步过来,Bruce倒是放松了不少,且有时间来打量那只行为怪异的丧尸。对方并不像常理上来说的那般死气沉沉,Bruce甚至能感知到对方正在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来。但也不知是不是临近坏死的肌肉太过僵硬的缘故,这让那个微笑看起来太过勉强,并再一次显露出与高大身躯不相称的懵懂。
       
        不过好不容易靠近了些后Bruce才听见了对方正在嗫嚅着一个词,而先前其脸上古怪的神情多半也是为了这个。
       
        “B…B……”
       
        「你叫这个名字?」
       
        Bruce好久才忽然反应过来丧尸通常不应该会讲话,顶多发疯似的嘶吼几句,而对方也的确极为努力着让不听使唤的唇舌工作起来。好在最后,他也成功了——
       
        “Bruce。”
       
       
       

       
        Bruce先前并不知道丧尸还会飞。
       
        好吧,那只可能是Superman原本的技能,瞧他一离开地面竟然会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当对方试探性地朝他伸过一只手来的时候,Bruce根本不清楚那是在打什么主意。但那时两人靠得太过近了,这让他几乎无暇去顾及氪星人的小动作。他能看见对方眼里表面上一片死寂中实则晕染着微蓝的色彩,那抹颜色比之天际的流霞展现出一种更为纯粹的美丽。
       
        所以他后来也竟默许了对方抱起了自己,以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姿态。Bruce不得不环住氪星人的脖子才能让自己免受高空坠落之苦。
       
        丧尸冷色的肌肤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冰凉,让Bruce感觉自己是掉入了一堆冰块中。不过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了,他也没到需要瑟瑟发抖的地步。
       
        但怎么说呢?Bruce觉得自己在这个显得有些愚笨的家伙身边,会不自觉地收敛一些强硬,连低声抱怨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柔和。到最后,他甚至肯靠上那片胸膛,转而放松地欣赏着下边的一切;他能够看见阳光投入那些城市阴影里时仿佛是希望驱散了黑暗,他看见墙内的人们急匆匆地在营地里奔来跑去、与墙外填饱了肚子的丧尸们神似悠闲散步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Bruce……”

        稳稳抱着他的氪星人又得寸进尺地伏在自己耳边念了一遍这个名字,Bruce没好气地回问道:“你呢?”

        于是他们迎来了一阵沉默。

        “好吧,开个玩笑。”Bruce用手指弹了弹对方的下巴,这丧尸居然会为一个问题陷入沉思,竟是有几分可爱。

        “你会想起它来的,无名先生。”
       
        至于Bruce为什么会纵容对方这样的行为,也就不能全怪那张即使是僵硬了也不会有失英俊的脸了吧。
       
       
       

       
        回到墙内后Bruce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真是既幼稚又可笑——天知道那个勉强能够傻笑的家伙会不会在半路就将自己从天上摔下来,或是直接在半空中撕食掉自己。他甚至在与Lex谈话时也着实哆嗦了一阵。
       
        “怎么回事?天气还未转凉吧?”“小病而已。”

        他随口应付了一句,并自动忽视了Lex朝他投来的狐疑目光。
       
        “应该立刻着手彻底清除那帮家伙的计划了,Wayne先生。我们不可能在墙后躲上一辈子。”
       
        “我很早就强调过,这其中应该有可以寻得治疗的途径。”
       
        “是啊,就在您带了无数队伍‘英勇’出去又只身狼狈逃回后。”Lex毫不掩饰地轻笑了一下。
       
        “我们需要时间。”
       
        “问题是没有时间。”
       
        Bruce摇摇头,站起身来说:“他们还有人性在……”
       
        “连Superman最终都不得不倒戈了。”Lex眯起眼睛道,“万一哪天我们又失去了您,Wayne先生?
        

TBC.
 

评论(9)
热度(203)
  1. 夙夜长生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