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Come For You


(校园时期的相遇)

------------
 
  
  
        他又一次解散了领间的扣子,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精致的锁骨;他希望Clark会喜欢这个,而不至于会被再次拒绝。
          
    
   
        他曾试图亲吻那个比自己年长些的大学旁听生——那是在刚开学时校方举办的一个晚会上,他打赌输了,不得不按照朋友们的要求向那个缩在角落里的男人索吻。他听说过他:Clark Kent面容英俊,是许多女孩倾心的对象;但那个小镇来的青年同时又显得太过腼腆,有人上前搭讪总是躲闪着,也不大开口谈论自己。他像是踩着舞步走过去,待看清对方的面容后,他几乎是略过了的耳边一切的嘈杂,只能望进镜片后蕴着比海洋更深蓝色的双眸里。

        令人尴尬的请求因此说不出口了。他愣在原地,身后的朋友们仍吹起口哨起哄着。青年明显被这边的喧闹所吸引,主动从阴影里走出来。当他离对方太近的时候,只感觉到使唤不了自己的双腿。方才光线太过昏暗他没有看清,现在才发现站直了身子的Clark比自己还高些,他甚至得踮起脚尖才能够到对方的唇……
       
        哦,该死的。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恼怒于自己太过不切实际的臆想。但他来不及退开了——Clark又逼近了一些,并微微歪着头,像是在等他先开口。
       
        “呃……我……”
       
        他发觉自己在不停地咬到舌头,端着酒杯的手也前所未有地颤抖着。不过在他有可能打翻那杯酒之前,一个姑娘笑着过来替他解了围。女孩跟Clark讲话的时候,那个青年礼貌地俯下身子来侧耳倾听着;待理解后,Clark给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这对我来说有些过于草率了。”青年的声音低沉有力,直直捶进他的心里,“不过我还是可以来补偿一下的。你们可以就此放过他吗?”
       
        真奇怪,他想。Clark看上去也不会大过他五岁的模样,语气却极其稳重成熟。就在他出神思考的那会儿,Clark微微侧过头亲吻了他的唇角。只是很快的一瞬,尔后又分开了。
       
        他的朋友们高声欢呼着拥过去,Clark又回到了原本在新生间传言的那般腼腆的状态,不断推开姑娘们伸过去的不怀好意的胳膊与手。只有他呆呆地站在人群外围,头一回没有因为自己不是焦点而感到失落。
         
   
    
        他叹口气,从回忆中抽身出来。他为了这次的约会着实费了不少心思,管家一次次地敲门进来询问他究竟在捣鼓着什么。哦!他甚至用了点香水——即便他此前一直有些排斥那些由化学室研制出来的东西,但他不可能再回去重新冲个澡了。是啊,难以置信,他已经因为过分的紧张而沁出了不少细汗。贴身的衬衣紧紧粘住肌肤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他更担心自己身上的味道会不会让对方感到厌恶。
       
        这次机会名副其实地来之不易。他被迫为两个姑娘作一天的苦力才打听到少得可怜的、与Clark本人相关的讯息。Clark为人低调,也还是最近才转来他们学校的一名旁听生;挑的课又生僻苦涩,像是故意避开人群的关注。
       
        但他的耐心比他自己预计的还要足。他竟然为了一个无望的约会等了两周。其间他还推掉了不少朋友的派对邀请,就怕Clark突然哪天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而因错过了时机再无机会。
       
        他觉得自己在Clark面前幼稚得就像一个小男孩。明明已是于同龄人来说太过熟练的“情场老手”,为何还会于一个再腼腆不过的青年面前也感到羞涩?
         
      
  
        答案在Clark应约出现的那一刻尽数变得清晰无误。青年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鼻梁上仍旧架着那副深色框的眼镜。实话说,他不会去承认Clark衣着的品位有多好,但那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穿在对方身上就是该死的帅气。Clark推门进来的时候还礼貌地向门口的侍者点了点头,看到他已经坐在位置上了便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原谅我…在教授那边耽搁了一些时间。”
       
        他难道会去指责Clark么?不可能的事。单是望着对方将外衣脱下时习惯性地耸耸肩膀就让他心跳加速了。然后他望见Clark往自己领间扫了一眼,只是快速的一下,却也足以让他的脸变得更加滚烫。
       
        “是啊,这儿挺闷的。他们不觉得吗?”
       
        他看着Clark喃喃自语着接过菜单,知道那句话只是在缓和尴尬的气氛。他意识到自从对方过来后自己还未开口,于是他急忙想说点什么,但手肘无意间压到了刀叉——随着清脆的落地声响起,他引来了周围的所有目光。
       
        “呃……别急,我帮你捡。”
       
        他的脸愈发是火燎火燎地烧着,Clark弯腰下去伸手用食指勾起了那副倒霉的刀叉,再将它们递给前来收拾的服务员。
       
        “瞧,没什么好担心的。小意外而已。”
       
        青年脸上溢出的微笑温暖舒心,也让他渐渐放松下来。
       
        他们最后聊了很多——不过基本上只是Bruce心情激动地在那儿讲着话。他终于还是意识到Clark一直没怎么开口,只是搁下刀叉时会微笑望着自己。他连忙止住话头并道歉。
       
        “没事。我也有点喜欢你自信的模样。”
       
        青年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一些。Bruce为此愣神了好一会儿,才在侍者靠过来询问他俩还需要些什么的时候借着被挡住了灯光而低头下去。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Bruce本想说自己有人会来接的,但一时却是不想拒绝对方了。他嘀咕着,没有立即给出回答;心里倒是寻思着Alfred会不会因此责怪自己。

        “你的管家是不是要来接你?”Clark猜到事实后点点头,“那么明天见了,Bruce。”

        “Clark……能够再多留一会儿…吗……”

        他的声音小到自己也听不见了,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着头,因此当Clark向他靠近的时候Bruce也没有反应过来。

        青年含住了他的嘴唇。

        很长时间里,Bruce就只是任凭对方追逐自己躲闪的唇。他只是一时被惊到了。他以为Clark那时也只是迫于气氛才会来吻他。直到此刻,青年明显不想止于一个吻而将手搂紧了Bruce的腰。

        “Bruce…去我的公寓好吗?”
       
        他只有气息紊乱地趴在青年肩上的份,关于出门时管家的告诫全都甩到了身后。
         
          
  
怕被屏蔽‖后文戳此‖捎带一点肉渣
  
  
  

评论(7)
热度(95)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