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无名先生(下)


丧尸Clark/人类Bruce
(温暖的尸体AU)
        
------------
上篇地址戳此
         
  
 

       
        「这次的约会算是个还不错的开端。」
       
        他有些高兴地想着,像是起舞般在原地转了个身。披风飞扬起来,他能感受到微风轻抚的舒适感。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在把Bruce送回墙内去后,谁知道那再次相见会是在什么时候——他立刻失落下来,愤愤地踢飞了路边的石子。
       
        爱上那个人类的很长时间里,他就像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单纯地为Bruce在视野里的出现与消失而改变情绪。他也会时常注意起在脑海中闪回的记忆,那份沉重的责任与使命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能记得自己恋恋不舍松开人类的手时、那柔软指尖残留的那一丝令人舒心的温度。这也会勾起他往昔对于阳光本能的渴望。

        于是在刚回忆起什么是“爱”后,他又重新体会了一把“思念”的滋味。

        咸咸的,却溢出一丝甜蜜。
         
         
         

        Bruce竟有些想念那只行为异常的丧尸了。
       
        至少表现得还算友好。而对方竟能够完整拼出自己的名字,这着实让他有些惊讶。
       
        「连自己名字都忘却了的人,却能牢记住我的?听起来仿佛是个爱情的套路。」
       
        而Bruce坚信爱情并不能解开这场似是上帝降在人类中的诅咒。他在这几天里花了点时间去调查Superman的生前,意外地发现对方有一个更为隐蔽的普通人身份——以及那个普通得令人枯燥的名字。

       
        “Clark Kent?”
       
        他不自觉间便念出声来,在远方传来墙外丧尸们饥饿撕食声音的夜间里、这个名字显得是多么微弱无力。Bruce深吸了一口气,草木的芬芳驱散了那些有关血腥与腐烂的腥臭。他正准备走回屋里去的时候,忽然发觉后院的花坛里似是有什么可疑的物体在动。
       
        也没什么可犹豫的,Bruce抄起墙上的猎枪便又一次冲出来瞄准了那儿。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窃贼。”
       
        对方听到他冷静的威胁时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灯光的阴影里传出。
       
        “Bruce?”
         
         
         
        “这是个玩笑?”
       
        当罪魁祸首猛地从花坛里站起身来的时候,所有那周围的灌木丛都因此响动起来发出危险的声音;而其本人身上则是全落满了花瓣,苍白的脸颊也映衬得有几分粉嫩的微红。那抽动着鼻子不自在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的确要成功引得Bruce笑出声来,不过楼下随即传来了老管家警备的询问声。Bruce胡乱搪塞了几句,同时示意木讷发呆的人儿立刻飘上来;否则碰上Alfred拉开客厅的窗帘、立马就能瞧见竟有一只可恶的丧尸活着出现在Wayne庄园里——更别提还糟蹋了其在空闲时精心修剪的花坛。
       
        “你该庆幸没有直接撞在Alf的枪口上!无名先生。”
       
        Bruce有些生气地捶了他一拳,这使得那身上沾着泥土的花瓣一个劲地掉落在干净的地毯上。
       
        “Well done!要是可以的话,你大概又提高了Alf对你的好感度。”
       
        他觉得委屈,下意识呜咽了一声。Bruce立时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苛刻了,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柔和了不少。
       
        “只是…给我安静一点。你不想让全世界都发现你正站在我的卧室里吧?”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任着Bruce把自己按到一张椅子上坐下。
         
         
         
        “我从没想过你竟能胆大到来找我,无名先生。”
       
        Bruce皱着眉头示意他把身上的制服脱下来。但他显然不太情愿,或是说,有些疑惑。
       
        “即便你刚在花坛里打了个滚——浑身上下也都是那股味道。我那精明的管家迟早会找过来的。”Bruce的底气并不是太足,因为他实际闻到的是雨水的气息,而不是料想中的腐败与腥臭。
       
        “你很特别。”
       
        Bruce像是自言自语着绕着对方打转起来。而他竟被人类注视得有些不好意思。
       
        “至少先去冲个澡吧?瞧瞧你脸上的血渍。”

        还有泥土。Bruce在心里嘀咕道。
         
         
         
        冰冷的水不停地冲刷在肩头。他没有动,只是呆呆地站立在浴缸的正中间,任凭水珠滚落在睫毛上。
       
        他听见一个上楼的脚步声,尔后那人停在了浴室的门口。

        好长一会儿时间后,陌生的嗓音响了起来:
       
        “Wayne少爷,你最好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坚信他是食素的?”
       
        Alfred并不友好地上下打量着他。Bruce忍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有些烦躁地伸手挡住了管家的视线。
       
        “他不是用来观赏的,Alf!”
       
        “他们都一副德性,也没必要将这只排除在外。”
       
        被光荣列为讨论话题的中心人物则是瑟瑟缩缩地坐在Bruce身边——不过这的确让他甚至有一些兴奋。人类身上的温暖一如那天的叫他舒心。他还用余光偷看着Bruce为自己辩护的模样。
         
         
         
        “他在改变,Alf。我能够看得出来。”Bruce激动得一度将手就要搭上他的。“他是如此特殊的,如果说那些可怜的人们还有什么人性回转的可能性的话,他必然是第一个。他也在力争同类活着的权利——而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大概忘记了他们也曾是我们的同类。你看看他,一路冒险翻到墙的这头来又不仅仅是为了同我说上话而已……等等,是吗?”
       
        Bruce迟疑着歪头望向他。他也愣住了,没有新鲜血液供应的心脏因此抽搐了好一会儿。
       
        “好吧,让我俩独处一会儿。拜托了,Alf。”
       
        管家似乎不是很情愿让自家少爷同一只丧尸单独留在同一房间里,但Bruce一再坚持。Alfred只好捡起之前被遗忘在角落的猎枪,走了出去。
       
        Bruce松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
       
        “你听我说,我要你集中注意力思考关于一个名字的一切。”
       
        「我听着呢,Bruce。」
       
        他认真地瞪大了眼睛。人类注意到他那片死寂里原本若隐若现的微蓝逐渐蔓延开来;就像是Bruce曾期望的那样……
        
 
   
        Martha。
         
         
          

       
        “他恢复得勉强可以。”
       
        Lex有些不情愿地承认道。前些时候,Bruce向他展示了从Superman身上提取出来的样本;那些细胞正在自我更新,即将是迎来重生的时刻。
       
        “但他毕竟是一名氪星人,Wayne先生。”Lex生硬地重复了一遍,“他不是人类。”
       
        “他就是我们的希望,Lex。他能够唤醒那些被困在生死边缘人们,叫他们重新燃起生活的热情。”
       
        “我们不是生存在一个童话世界里。就此打住吧。你我的谈话毫无意义。”
       
        Bruce Wayne,我已经准备好在明早屠杀那群怪物了;斩除邪恶,不正是虚荣的我们一直想要去实践的么?
         
         
         
        “感觉如何?”
       
        「不会有比这更完美的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了,我想要吻你,Bruce,吻遍你的全身上下。进入你,把你变成我的。你教会我重生的意义,我现在就要把它回馈给你,给亲爱的你。这一切都是如此梦幻……」
       
        “还,还不错。”
       
        「哦该死的。你刚刚失去了一个告白的机会。蠢货。现在你就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度过这无聊的一晚吧。」
       
        管家虽然同意Bruce把他带入房内,但执意让还未完全转化回正常的他只能平躺在地上。他倒是无所谓。露宿久了,他甚至忘却了有关房顶的记忆。

        “所以你为什么会有勇气过来找我?你有可能在半路碰上任何一个怒气冲冲的人类。爆头,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我爱你,Bruce,我爱你。」

        “想要,要…要回家……”

        “你明天就可以见到你的母亲了。”
       
        「跟他说晚安。该死的,动动你的上唇。你僵硬的上唇。」
       
        “晚安,无名先生。”
       
        “B…”
         
         
         
        他没能够安心睡着。
       
        他能够清晰地听见离地几十厘米的床面上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他拼死才抑制住自己想要爬起来欣赏人类睡容的冲动。
       
        「听听别的地方…」
       
        于是他听见远处营地里传来装卸武器的声响,还有人在高声喧嚷着,像是在催促他人快点行动起来。
       
        「还是要继续研究我吗?」
       
        他有些纳闷地继续仔细捕捉着那些声音,直到用那些零碎的语句拼凑出了一个可怕的计划。
         
         
         

       
        “Lex Luthor。”
       
        “哇哦,您可是记起我来了?我们的守护者?”
       
        站在高墙上的人背对着即将初升的太阳。他飘上去,与其视线保持平行。
       
        “在您倒戈的日子里,究竟品尝了多少美味的脑子?”
       
        他毫不示弱地于双眼中闪现出微弱的红光来。
       
        “如果我告诉您——在检测的时候我叫人掺入了一点氪石粉呢?那些可爱的小东西对您还依旧有效吗?”
       
        他怔了一下,随即感到在半空中保持平衡似乎的确变得困难了些。
       
        “你可能是在假扮正常人。用一些氪星人狡猾的小伎俩蒙蔽了那Wayne的眼睛,让他坚信你、你代表的整个被感染的群体都是有救的。但我?是时候该说再见了,Superman。”
         
         
         
        Bruce睁开眼时没见到安分守在地板上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他假想着饥饿的丧尸终于屈服于病毒而寻下楼去猎食了Alfred。随后他讽刺自己大概是还没睡醒。
       
        “他在哪儿?”
       
        “我不知道,也许正在和Luthor对峙?”
       
        Alfred扔过来一件风衣。
       
        “外边有点凉,少爷。小心。”
         
        
        
        Bruce赶到的时候,Superman已经坠在墙角了。Lex跟没事人一样仍在指挥着队伍步向墙外。Bruce奔过去,一下子倒在他身边。
       
        “你还好吗?喂!回答我!你失血很多,我们得赶快把你抗回…我得先去叫个人过来…哦!这是什么?氪石?好东西…你知道我曾也搜集过一点吗?也许是很多?只是先别睡过去…我不希望你因失血过多而……”
       
        “你在流血!”
       
        Bruce猛地吼叫道。
       
        “他在流血!丧尸是不会流血的!”
          
 
  
        「我唾弃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哦,那不是我的声音……Bruce?还是你吗?」
         
         
         

       
        后来队伍都撤回来了。
       
        由Alfred夹出了差点就要被他的自愈能力封死的氪石碎片。Bruce没有多言,有很人已经替他骂过Lex——十分痛快的。
       
        再后来他们推倒了那面没必要再存在着的墙,少不了Superman的参与。许多失去生活希望的人与这边的家人团聚——那是多亏了之前每日有来高墙附近探寻血肉来源的丧尸带回去的消息,否则谁也不会去相信人类终于愿意帮忙唤起他们的记忆。
       
        当然,Superman在两个界限模糊的群体中还是显得那么特殊。他依旧不属于任何一方。
       
        但或许是属于……
         
         
         
        “你想起你的名字来了吗?”Bruce将手插在口袋里以掩饰些什么别的情感,“Martha告诉你了吗?”
       
        “还没有。她说让我自己记起来会更好些。”
       
        Bruce微笑了下,凑过去低声说道:
       
        “那如果让我帮你记起来呢?”
       
        他吻住他,唇舌相撞。不用再担心谁会吃了谁的脑子。
       
        “实际上——”他紧紧搂住Bruce,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若吃了你的脑子,就能够轻松获得你的记忆。”
       
        “哦!那你还在等什么?”
       
        “因为我是个文明人,没必要对你采取那么粗鲁的方法。”
       
        “就说吧——你叫什么。”
         
          
 
         
   
   
 
        “无名先生。”
           
Fin.
  
 

评论(1)
热度(130)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