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权势之徒-3

   
《We Can All Be Kings And Queens》
骑士Clark/游侠Bruce
   
(并不完整的脑洞…写着玩。

------------ 
 
 
 

       
        这是一场盛会。今晚,几乎所有的重要的人物都要聚集于此;国与国之间会签订休战协议,安心品尝这少有的和平滋味。Clark伴在老国王身边,面容严肃,却仍是放不下戒备之心。
       
        “孩子…你大可放松一会儿,我在这里是不会有危险的。”
       
        他的国王劝其多回应一下那些身着盛装者投来的爱慕的目光。不仅仅只是咬耳朵在扇子后窃窃私语的贵妇们,还有情窦初开的公主。Clark一向很受贵族及王族的喜爱,他们加诸一切赞美于这名忠诚英勇的骑士;其中的许多人更是痴情于他的英俊。
       
        “我王——”
       
        “就此打住。抛开疑虑,去享受荣耀带给你的欢乐。”老国王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孩子,你配得上这一切。”
         
         
         
        Clark并不自在。搭讪者络绎不绝,而他应对得颇为狼狈。几乎所有人都想与他熟知,有的嘴里尽说着些他从未听说过的语言,那种谄媚的神态却是一览无遗;而在女人们或直白或含蓄的注视里,他更是无处可藏。
       
        “是什么竟促使你害怕了?我的骑士?”
       
        “Diana!”
       
        他松了一口气,撇过头望见身着一袭海蓝色长裙向他缓缓踱步过来的公主。
       
        “你大概是在场唯一敢不对我使用敬称的人。”
       
        “而你是在场唯一不会因为我的鲁莽而屠杀我的人。”
       
        “比之前更机灵了,Clark。”公主微笑道,“但我并不觉得有女人会因此拒绝你——当然,我一向除外。”

        Diana是他的挚友,两人在一场战役中相识。那会儿Clark还是青涩的少年,对于权势的险恶一无所知;Diana见到他在战场上毫无畏惧地砍杀敌众,颇为欣赏。她同他联手击溃了来自北方的军队,尔后结下友谊。

       Diana不同于任何人。Clark认为她英勇爽朗,比之在场的任何勇士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也不求依附于任何男人,虽然觊觎其美貌的有不少,真正敢去提亲的倒是没几个了。
       
        “May I?”
       
        Diana大方地接受了他的邀请。Clark有些笨拙地扶着她的腰和着音乐旋转起来。
       
        “舞技生疏。”
       
        “别嘲讽我,公主。我始终不怎么擅长这类活动。”

        Diana笑着点点头,主动配合着Clark仍有些拙劣的舞步。
       
        “你仍同他见面么?”
       
        何止见面。Clark抿着嘴思考了一会儿,打算还是不要出声了。除过Bruce,Diana大概是另一个能让他真正哑口无言的人——她似乎总能猜到他的心思——尤其是针对Bruce的事上。
       
        “别慌,我还没准备对你使用真言套索。”Diana靠在他的肩上轻笑了一会儿。因这格外亲密的举动,周围人的目光都变得不怎么友好起来;她与他同样是拥有相当数量的追求者。但两人都没去在乎。
       
        “Diana…你觉得我若抛下这一切——”
       
        “只为他?我觉得这值得的,Clark。”

        “我想也是的…这是一个比接受了王位更好的抉择。”

        Clark低着头若有所思。他希望Bruce今晚能够陪在这里,好让他倾吐所有的念想。而Diana一如既往地察觉到他的出神;在一个漂亮的转身后,公主有力地拍了拍他的手臂,随后点着Clark的胸膛推开了他。
       
        “玩得愉快。我为你们留了一个房间。”
       
        “抱歉?”
       
        Clark愣在原地,看她掩着笑迅速消失在人群中。骑士四处张望也再难寻得其身影,倒是忽地就发现宴厅的入口处立着他昨日才分别的人儿。
       
        天呐…

        Clark有些紧张地迈步上前。应该不会被认出来的,他安慰自己道。Bruce为佯装成陌生人甚至粘着一小撮可笑的胡子,那用来掩人耳目而换上的侍者制服在其身上也不怎么搭,只是勾勒出了那完美的腰线。Clark推搡着他想要尽快离开,却被Bruce拽住了小臂直接拐上了楼。
         
         
         
        Clark根本没能拒绝他。所以当他们拥吻着、撞开一扇门的时候,甚至来不及关上。两人同样怀着像是偷情般的罪恶感、哆嗦着手为对方解开衣衫。有人路过时怪叫了一声,尔后模模糊糊地听到一句以“Kal-El大人”为首的高声道歉,随即门就被人好心带上了。Bruce半裸的身体被Clark挡住了,脸则也是埋在情人的颈间,也就没有被发现他就是那个遭到通缉之人。
       
        「KalKalKalKal。为什么他们都喜欢喊你另一个名字?」
       
        Clark没有回答,只胡乱地用唾液作了简单的润滑便急不可耐地将自己送了进去。
       
        「要知道,这实在是太过冒险了…Bruce。」
       
        「不过既然现在楼下的所有人大概都知晓了有关您的初次艳遇——我也不虚此行。」
       
        Bruce对着他使用敬称的确会徒增羞耻感,但这反而能刺激着Clark埋得更深。并在进行大力撞击时,一下又一下地对准能让情人瞬时失控的那一点。
       
        「我们离开这儿吧,Bruce…」
       
        「如果你能把我带出去的话。」
       
        Bruce承受着他的撞击,在Clark以动物本能般啮咬着自己漂亮的肩胛骨时也没有拒绝。快感一波波袭来,他快要瘫软在地上。
       
        「我是说…离开这所有一切…我们可以寻得远方属于彼此的家。」
       
        “什…什么?”
       
        “任何权势都无法满足我对你的爱,Bruce。我想带你走。”
       
        “你是指…私奔?”
       
        Bruce粗喘着气问道。
       
        “是的是的是的。”Clark心疼地吻着他被自己咬伤的地方安慰说,“我爱你。”
         
 
 
TBC.
 
 

评论(1)
热度(6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