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The Tension


《紧张局势》

一个小短篇。没啥意思诶。
[濒临分手的两人试图寻回那份最初的燥热。]

------------
 
  
  

        “‘在弄懂亲吻的真正含义之前,他趴在自己的小书桌上,仰头吻住了从窗口探进头来的守护天使’……”

        整个哥谭都在下雨。不过他背对着窗,也不会有心思去注意。对面显得有些焦躁不安起来的记者依旧在等他的答复,可Bruce只是又一次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老实说,Clark…你编故事不比一个孩子高明到哪去……”
       
        “这不是给您看的,Wayne先生。”

        青年脸上冰冷的神色很让他感到气愤,但Bruce仍保持着足够的教养而未开口破骂。
       
        “事实上,的确是我擅自挪动了你那间公寓里左手边床头柜第二格抽屉里的密码本——数字排列组合的方式一如既往地单调。”
       
        他不甘示弱地抬眼瞪回去,心上却像是被敲碎了哪一角。
       
         
         

       
        他们是从何落到这一步的?
         
         
         

        “我希望他们和解了,但我听见什么被撞翻的声音。”

        Hal缩了缩脖子,没有接过管家为他们端过来的茶水。
       
        “别担心,男孩子们嘛。”Diana心满意足地抿了口清茶,“他们会原谅对方的。迟早的事。”
         
        
        直到灯侠实在忍不下去了尔后跑上楼去。

        他们本是随着Clark一起来的;Clark似乎对蝙蝠侠前些日子未参加联盟的议会感到些微不快,幸好管家对他们还算是一如常日的热情,不然三人或将连Wayne宅的前院都无法踏进——就Bruce最近的态度来说。而照Hal的说法,Clark与Bruce最近见到彼此时就像是有将对方即刻撕碎的危险。

        Diana倒是丝毫不担心。她清楚Clark同Bruce之间那许久的暧昧才酿成的爱恋;都各是有所担当的人,理所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决定在一起。

        更是从未想到过会考虑着分开。
         
 
        “我真担心你会看到他们在——”
       
        听着楼上一层传来的器物翻倒的声音先沉不住气的Hal跑上去的时候,Diana还怕他会是刚好打扰到那两人的“过分激烈的缠绵”。结果她也愣住了:Bruce Wayne缩在角落里,作出极为防备的姿态来;离人类五六步之外的超人,像是才刚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面对谁似的,尴尬地松开了拳头。周围明显是有打斗的痕迹,且非Diana所想的那种原因。
       
        Bruce的喉咙深处发来威胁的低吼。他在逐客——明显是针对Clark一人罢了。
       
        氪星人飘出去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极为不可辨认的歉疚神情;而Bruce仍蹲坐在墙角,至始至终都没作出更多的解释。
           
            
   

        不过那已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事了。之后也再没更多的交流。他们像是从未有过交集的陌生人,即使是不得不两两相遇,也只是匆匆地擦肩而过罢了。
       
        直到今天。
       
        Bruce成功念出了另一段导火索。

        是什么,让通常只能流露出爱意的双眸里,闪现怒火?
         
 
         
        这两三个月里再早些的时候,他们一度冷淡到冰点。

        没有亲吻,没有触碰。
       
        单纯的嘘寒问暖,没必要的刻意关心。一切都像是在尽力尽责而已。那一份当初的默契倒没消去多少,只是感情的事——连挚友也谈不上了。
       
        Bruce厌恶这种感觉,总让他产生一种是因自己能力不够而致使事情发展成现在这般的错觉。他甚至荒唐地寻思是否是自己并不能满足那个氪星人。
       
        可他们的曾经,毫不夸张地讲,经历的热恋期比之这世上的所有人都要更加饱含火辣。Clark起初虽在情事上无比青涩,但Bruce愿意教他——从自己的双唇直至最隐秘的深处。那些被欢笑塞得满满的时光,连枯燥乏味的任务也能让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嘴角扬起。
       
        没有过多地去许下誓言——他们坚信自己能守候到最后……
       
        接着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Clark欲言又止,拥有最后挽留机会的Bruce仍心情复杂地靠在椅背上,眯起的眼里满是猜疑。
       
        “Bruce…对不起……”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道歉。
       
        Clark匆匆退场,合上了办公室的门。
       
        那本类似于日记的东西,还留在Bruce的桌上。
  
  
  

       
        「他总以为自己能够抗下一切。」
       
        言语自然地从舌尖蹦出,Bruce一手托着下巴,轻念着那个记者执笔的小故事。
       
        「但守护他的人终会离开他…男孩也终有需要长大的那一天。」
       
        「你没有来开会。」
       
        Bruce怔住了。那最后一句话突兀地出现在故事的中间部分,顶天立地挤在格子里,笔劲加大了很多。再读下去的时候,人称混乱了起来。
       
        「他的守护者愿为他折去双翼,却拦不住分别时刻的到来。如果从头来过,我希望从未敲开过你的门……可戳破那层纸,有什么比友谊更美好的东西引诱着我去占有你更多——不想让你受伤,才会牵制着你的一切活动。」
       
        「多希望他能够听见…不曾有意伤害你。」
         
         
         
        “我不曾有意伤害你……”
       
        Bruce重复了一遍。他记起那天在房间里的争吵,Clark竟是捏紧了拳头将自己逼向角落。
         
         
         

       
        “如果你早些告知我,我可以去帮忙,Bruce!”
       
        “这是我的——”
       
        “你的城市?又是这用滥了的借口!我受够了你总爱撇下除自己以外的一切独自迎向危险。”
       
        “遇见你之前,没有你,我也仍好端端地立在这里。”

        「你现在就像是一只胡乱嘶吼的野兽,氪星人。」
       
        Clark猛地迈步上前,逼得Bruce不得不贴紧了角落里湿冷的墙壁。

        「你是我的痛苦之源。」
       
        “我们现在难道是在争论分手的事情?”
       
        “不…”Clark皱紧了眉头,“我从未希望……”
 
         
        其他两人赶上楼来的时候,Clark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的攻击性达到了峰值。
         
          
  

       
        还是这样,明明看见了也不主动交谈。

        Clark低垂着头,扶着眼镜捡起被路过的总裁撞落的手中的纸制资料。也许他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一带。
       
        但他心存侥幸。
       
        即便Bruce曾始终是独来独往的孤僻,两人相伴的日子里也没多少改变,Clark仍期望对方能够适时展露出属于正常人类的脆弱一面来。总有需要倚靠的时候,难道自己还不够格充当一名倾听者吗?
       
        那天他发现Bruce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捣那毒枭老巢,Clark猛然想起那一片是有一个难缠的超能力者。Bruce八成也是知道的。但Clark因放不下心而赶过去——看见自己那倔强的恋人被敌人的利器砍伤了半个肩膀。
       
        遍地是血。
       
        Bruce照惯例没有吭声,看到Clark从厂房顶上飘下来,堪堪拿狼狈的披风遮住了伤口。
       
        这类“事故”发生过很多次。Clark也是清楚Bruce的性子的。可他就是没法停止埋怨。
       
        那天他着急了而不顾Bruce的坚持而直接替其清扫了现场。

        于是当他心疼地抱起跌坐在地上之人的时候,Bruce表示拒绝。

        然后他们的关系就像是没来由般一落千丈。

        为此而闹情绪是不是太过荒唐可笑——Clark并不能确定。
 
          
   

       
        “我反悔了。”

        他接到Bruce的消息的时候,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就赴约来到了目的地。这是街边的一家适宜午后休憩的小店,Clark此前一直提出让Bruce抽空来这里享受时光。但Bruce始终以最乏味的理由推辞。
       
        他说他公司有紧急会议要开。
       
        反悔?关于什么?

        服务员都在远处的柜台后站定。他们现在就像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情侣,接受着来自外界目光的洗礼——人们似乎都好奇争吵的结果是什么。
         
 
         
        “我喜欢你的小故事。”

        如此蹩脚地转移重要话题,非常符合Bruce的作风。Clark想着,试探性地撇过头去。
       
        Bruce吻了上来。
       
        那份熟悉的躁动又一次在两人唇舌相交间激起全身的颤栗。
       
        「我还未加上结局。」
       
        「嘘…带我回家。」
  
  
  

        “这回可别赖我。”

        Clark用膝盖狠狠抵住Bruce的大腿根,咬牙切齿地警告道。

        “随你的便,氪星人。”他毫不客气地回一白眼,同时死死夹住了对方的腰;Bruce向后仰过头去,让Clark在自己裸露的脖颈上留下温暖的一吻。

        “答应我,别再……”

        “恩。”
 
           
         
        「别再想甩开我了。」

        两人同时这么想着。一如往昔的默契。
         
  
  
Fin.
 
 

评论(3)
热度(13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