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Photo Protagonist


《照片主角》

小短篇‖主世界+BvS
[两个世界的Clark与Bruce分别拥有一张所爱之人的照片。]

(本该是中秋贺文╳

------------
  
  
  

        Clark在床头柜上保留着一张Bruce的照片。
  
  
  

        他已经记不得那是什么时候照的了,照片由于过度曝光而分辨不清背景:许是在两年前Bruce开的那场游艇派对上,或是当两人第一次在工作以外的时间里约会那会儿——就算以他的超级记忆力来说,两条生活线在为一人而交错起来的时候,试图记住一切也太过吃力了。

        其构图不是太好,人像完全处在竖着照片的左下侧;Bruce的半张脸几乎要与发白的背景融为一体了,但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倒是成了整张照片的焦点——那是在不仔细看的情况下时。

        否则就可以瞧见,Bruce敞开的领间、精致的锁骨上留有的一个吻痕。 
         
           
         

       
        Clark没有痴狂到时刻随身携带着恋人的照片。不过这会儿他们的确是处在热恋期——从一开始就是热恋地直到现在、Bruce愿意与他慷慨分享的每一个晚上依旧是格外的热情火辣。
       
        Bruce始终是主动的那一方,毕竟他们所有的约会几乎都是由其策划的。当然另一方面,也考虑到Wayne紧凑的工作时间安排。
       
        Clark偶尔会偷溜着闯入大楼里,绕开那些缠人的秘书,直接将街边花店里购来的玫瑰送到Bruce的面前。这还是报社办公室里的姑娘们教他最为普通的取悦爱人的小伎俩。Clark有时候死板得完全不懂浪漫——一如既往地来自Bruce的评价。
       
        “少说点话吧,直接——”
       
        Clark的确能够毫不迟疑地给予Bruce所有。总裁的空闲时间可不太多,门外随时有人在等候。Clark必须尽快实现自己在赶来的路上脑中形成的所有臆想,否则他就会失去机会。
       
        所以全部的爱语都来源于Bruce不自觉间的呻吟。
         
         
         

        另一个世界里,遗留下来的照片仍然被冻结着。
 
         
 

       
        不再年轻的他每每想到醒来的时分里,那人早已离开了自己,逐渐麻木的心又会重新经历阵痛。

        即便是有那人出场的梦魇都成了奢望。浑身是汗地惊醒后、Bruce紧接着就会意识到,那个小镇男孩真的永远离开了他的生活了吗?

        Clark已离去,这让他心疼得要死。

        他只能对着冰冷的墓碑低语——单调的灰色同样满布他失神的双眸。

        他唯一拥有的,只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青年,紧皱着眉,焦虑的目光直抵镜头的这一边来。那大约是在其工作的时候抓拍到的,曾是辗转几人之手,最后落到Wayne家书房左上层书架最里一本书的夹页里。

        事实上远没有那么波折。Bruce只是从Clark的那帮态度不冷不热的同事手里匿名“收购”了过来——反正也没有几人会单凭一张照片来纪念他们曾经打过交道的一名固执的记者了,Bruce这会儿却愿意珍藏它。
   
 
        「假如他永远不会回来,你会错过其他的人吗?思念他?」
       
        女人询问他的时候,Bruce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没有陷得那么深,Diana…」
       
        「即便如此,你也离底谷不远了。」
         
         
         

       
        他醒来的时候,听见诡异的翻书声。
       
        Bruce枕着自己的胳膊、靠在书桌上睡着了。脸上依稀留有微红的印痕。他烦躁地挠了挠凌乱的头发,拉起滑落的外衣。
       
        他边打着哈欠边伸手去够那本特别的书——出于某种原因,他把那张珍贵的照片夹在Wayne家书角泛黄的族谱里。
       
        他将薄薄的照片翻过来,看见的却是另一个嘴角含笑的年轻男人。
         
         
         

       
        “发生了一点事……”
       
        Clark经不住出声安慰自己道。
       
        他紧紧捏着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现在画面里,是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男人。
       
        说是几乎,因为Clark感觉到这个人物跟自己有几分相像:不仅仅是熟悉的眉目——同样拘谨的穿着,工作时分严肃的眉目,还有那副神来之笔的眼镜。
       
        主要还是,照片里的青年似乎也明晰自己肩负着什么重任;而Clark敢肯定,对方的压力一定比自己要沉重上不少。
       
        「他一定很少微笑。」
       
        Clark把照片摆了回去。一时间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解释这没来由的奇异现象,于是反倒开始好奇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了。
       
        「大概只有在见所爱之人的时候,他才会慷慨给出笑容吧……」
       
        Clark想着,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的恋人,于是就随手拨通了Bruce的电话。
         
         
        “我想你应该还没睡吧,B?”
       
        “事实上,我就在你公寓楼下。”
         
         
         

       
        中年人似乎也该是健忘了。
       
        他忽然记不得自己刚把那被可怕地调换了的照片丢在哪了。Bruce才吞下一大口水以缓解惊异之情。
       
        他原地转了一圈,疲倦地躺倒在床沿边上。
       
       
        他又做梦了。隐约听见那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但他没能开口回应,被淹没般的恐惧与无助牵制住了他的舌根;又有什么从他的内心撕裂,把全新的情感塞进深处。
       
        他又一次惊醒过来的时候,有人叩响了楼下的大门。三声试探性的、却极为有力的敲打,在窗外雨点打落时的间隙里清晰可辨。
        
         
         

       
        “你总是不断给予我惊喜……”
       
        Clark胡乱地吻着他亲爱的恋人,故意显得些许笨拙的动作引得Bruce轻笑起来。
       
        “而你总是给我添乱。”
       
        “可你不嫌弃我。真好。”
       
        “你那床头摆着的是什么?”
       
        “啊…那个……我也不太明白。”Clark歪过头道,“你得相信——我原本摆着一个你。”
       
        “他和你很像。”Bruce盯着照片寻思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依偎到恋人的怀里,“那么我也祝他幸福。”
         
         
         
        有那么一瞬间,Bruce以为自己仍是被困于梦境中了。

        那人颇为狼狈地立在他面前,脸上灰扑扑的,但逐渐展开的笑容驱散了以往的阴暗。

        “我在台阶上发现了这张照片。”
       
        Clark Kent脸上那好看的微笑反让他说不出话来。

        “很高兴得知你有心情去结识新朋友了。”
       
        「独自守着我一定很累吧。你又经历了多少梦魇,我可以替你将其一一打碎吗?」
       
        「说句话啊,Bruce。」
         
 
        “混蛋。”
       
        “呃…Bruce?”
       
        被人类死死抱住了的他整个人都尽数僵住了。
       
        “你是在哭吗?”
       
        「你在抽泣——我又做了什么惹你恼怒的事?」
       
        “为何花了这么久……”
       
        感受到青年仍有些僵硬的双臂也搂了过来,他毫不吝惜地展露出自己作为脆弱柔软的一面。而那一声埋怨里是不是又夹带着对所爱之人归来的喜悦?Bruce不敢确定。
       
        他只知道,自己终于找回了心里缺失的那一块。
         
   
    
        雨没有停的时候,月亮是歇息在远方与星辰温存。
         
         
          
Fin.
 
------------
有提及亨超归来的情节我大概也是有写了四篇了…不厌其烦地、就是这样奢望着、想让他在其余人还未曾知晓之前,悄悄地回到Bruce的身边♡

评论(1)
热度(117)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