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Timing


校园AU+时间静止
(来自三次元小伙伴的点梗…

[当世间一切停滞,唯剩下他独自流浪。]
 
-------------
  
  
  
⒈In His 10s

        他睁开眼,看见的天花板呈现出一种单调的惨白色;恍惚间还以为窗外有细微的雨落声,这会儿却能清楚望见半空中悬浮着的灰尘。

        又是一个些许沉闷的早晨,要不是有管家坚持让他早起的催促,Bruce或许也就不会在这时候趴在并不宽敞的书桌上打着哈欠。冷清的教室里只他同另一个新来的孩子,而后者正好坐在他前头。从他今早刚踏进教室那会儿,对方便始终直着背静坐在椅子上、思考着摊开书页间的题目。等他因极度无趣而趴在桌上睡着了约摸十来分钟后,对方仍保持着起初的姿势微低着脑袋。

        Bruce因而猜测对方大概也是在发呆罢。于是他伸出胳膊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开口的瞬间才发觉自己竟一时忘了男孩的名字。他连忙侧过些身体、好让自己的视线越过对方的肩膀去瞧那叠书的封面上端正写着的小字。

        Clark Kent。
         
         
         
⒉In His 10s
       
        他起初以为这是个玩笑。
       
        “Clark?”
       
        少年依旧没有将头转过来、或是作出些别的什么反应。
       
        他有些恼怒,但还是只礼貌性地戳了戳对方的后背;见仍无任何效果,他起身冲出了教室。
       
        哦哦,他当然对那个乡下来的孩子有点印象;如果对方能够摘下眼镜并别太过含蓄内敛的话,Bruce倒是很愿意同他交朋友。少年样貌好看,特别是那令人心生暖意的笑容——虽说往往是在Clark笨手笨脚行事时才会出现的神情,但那真的很迷人。

        不过他在楼梯上遇见了Diana,后者手里的书掉落下来,却以一种现实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方式静立在台阶边缘;再往下走去,瞧见Hal将Barry堵在储物柜边上,两人靠得非常近却诡异地静止在那儿……还有零零散散的其他学生及老师…校园外街道上的行人们……

        他这才确认自己是陷入了一个时间困境。
         
         
         
⒊In His 10s

        恐惧瞬时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起初倒是觉着新奇。他似乎能够恣意行动,哪怕是把整个学校漆成黑色的;他可以。但冷静下来后的他才猛地发现自己就像是失去了听觉一般,耳边什么也没有,连风声也不曾出现。

        他打着颤折回教室。

        他小声啜泣了一会儿,希冀有人能来安慰他。

        可现下一切都只是妄想罢了。
         
         
         
⒋In His 10s
       
        他越来越不习惯。这个莫名静止的世界,几乎要将他逼疯。
       
        他不敢回家,生怕自己看见一动不动的Alfred会控制不住地尖叫出声而全面崩溃。于是他只溜回自己的房间,把私有的东西尽数搬回教室里来。至于为什么是教室,他总觉得比起其余人的僵直,Clark一手托着脑袋思考题目的姿势明显更为自然——仿佛少年在缓过神来后就会小声惊呼一下,抖抖手腕写起字来。

        勉强逼迫自己咽下一两袋饼干后,Bruce在Clark前一个的座位上反身坐下,趴靠在椅背上呆望着面前的少年。
       
        他注意到对方拥有一双同自己相差无几的蓝眼睛。Clark皱着眉思考的样子,似乎比同龄人更为成熟。
       
        “你也会就此醒来吗?”
       
        Bruce嘀咕着,鬼使神差地凑过身去吻了吻少年的前额。
         
             
         
⒌In His 20s
       
        他竭尽全力想用他多出来的时间习得这世间的一切技能。
       
        幸运的是,时间静止后,食物不至于腐烂,机械也不至于生锈。他享有这整片大陆的资源,若他再努力些,或许能够周游世界。

        他勉强能够生存下来,却再谈不及生活。
       
        他寻思是不是还剩下其他的什么人。这儿太冷清了。他一度考虑过自杀。

        还有,他更爱Clark了。听起来有多么不可思议,但他所有情感的确都倾注给了那名少年。那些情动的燥热,毫无理由地折磨着他,却让他在痛苦间感受到片刻的欢愉——那让他坚信自己还算是活着。
       
        想到这一切结束后(如果未来可能的话),自己是否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而Clark Kent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在后座上怎样幻想着与其共度时光——

        Bruce回忆起了苦涩的味道。
         
         
         
⒍In His 20s

        可怕的是,他仍在成长。他不得不奔走于“停业”的服装店间挑选合身的现衣。他更是无法估计自己的年龄——时间停在晨光里,他从未如此渴望夜的漆黑。

        而那份孤独更是要将他从内里吞噬尽了。有如钝痛后的麻木,他甚至停止了自言自语——因为在环境完完全全寂静无声时,作为唯一声源的他,总是感到毛骨悚然。
        
        他翻出纸张来开始写信。
         
        他害怕自己会被这个麻木的世界所同化,于是将所有的情感都写到纸上去。

        他写给过世的父母,写给Alfred…当然少不了Clark。
        
        他有时也会鼓起勇气待在教室另一边的角落里轻念自己给少年写的信。那些颇显青涩语句被念出来时,他总会时不时停下来而望向窗边。

        少年托着脑袋,就像是倾听着他的告白而若有所思。 
         
         
       
⒎In His 30s
       
        后来他真的开始周游世界。毫无计划地。反正一切都静止了,他甚至可以踏着浪花抵达彼岸——大概就像是踩在大理石阶上一般平稳。当然他没有真敢直接步行过去,他早先自学的技能都派上了用场。旅行起来似乎得心应手,但是景色并不怡人——只会徒伤他的抑郁之心。
       
        他有时也回到学校、那间教室,随手一比划便可发现已比Clark要高上不少了。
       
        那份情感也逐渐积淀下来——这是唯一支撑着他在这世间继续漂泊的理由。Bruce始终没有放弃让生活回到正轨的希望。总有那么一天,他或许就能在又一次踏入教室时,重新看见那个笑容。
         
         
         
⒏In His 40s
       
        他觉得这时候Clark若是苏醒、也绝不是一个好时机。
       
        他逐渐迟钝起来。他决定把此前所有攒起来的信都塞进学校对面那条街上的邮筒里去。
       
        他在父母的墓前比划,思考自己要怎样才能埋葬自己。
       
        Clark依旧坐在年少时分的窗前,而他渐行渐远。
 
 
   
⒐In His 60s

        他真真正正成了一位老人。

        他在这些年间生了几场病,每每佝偻着缩在任何一家旅馆酒店里的床上都会极度害怕自己突然就被烧坏了脑子,彻底忘记了自己是谁。

        没人能来提醒他。他就如一颗卫星般孤独。

        他毫无目的地流浪,最终还是踏回了校园里。这些乏味的建筑楼依旧一副灰蒙蒙的样子。储物柜那边的Hal同Barry仍保持着那个暧昧的姿势,但隐约感觉两人的头似是又靠近了几分;Diana仍扶着楼梯的扶手向上张望着,跌落在台阶边缘的书也没有再掉到下一级上去。

        他颤颤巍巍地摸着墙壁回到当年的教室里去。他所爱的那个人仍静坐着,低头苦苦思寻着困扰了几十年的题目。晨间的微光依然把Clark衬得梦幻如斯。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依恋,足以把白水酿成醇酒。他绕过讲台,手中的大衣衣角挥落了几支滚动的粉笔。

        「我回来了。」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听见自己的胸腔里不紧不慢的心跳声延续着最后的使命。
       
        由于只是单人的座位,他不得不费力拖过一旁的桌椅来。做这些的时候,他感觉到浑身上下所有的关节都在抗议着,而桌脚划过地面的刺耳声也十为突兀。虽距离不过四五步,他却也停下了数次稍作歇息。
       
        「说不定当我睡着的时候,整个世界就会重新开始运转。真不可思议,Clark,我竟如此爱你。即便没什么机会能…」

        「我像是在同一尊雕像恋爱。」

        他顿了顿,难以避免地哽咽。

        「多希望你能听见我、看见我、吻我。即便我已老去,你却得以挽留住最美好的年华——这本不公平。」

        他扶着桌角缓缓坐下来,慢动作般却还是撞歪了桌子。他不厌其烦地又将两张桌子对整齐了。

        「我的思绪变得愈来愈空虚…早就忘了空气真实划过我的感受——而没有你的参与,又何谈真实。」

        他放松自己,让急促的呼吸平稳下来。

        笔下是仍未解开的题。而他一如多年前那样头枕着胳膊趴在冰凉的桌面上,侧过头来好最后一次仔细观察那个少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罢,被泪水模糊的视野里,依稀看见Clark的眼角也有几分湿润了。

        因为侧着头,他左眼咸涩的泪水滑落、在右眼眶中盛满,鼻梁上湿漉漉的并不舒服。他太久没讲话了,心里却日夜吵闹,乱得不成样子。他感觉到舌根的麻木感逐渐蔓延过来,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就在此生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I…”

        他哆嗦着靠近少年,柔软的衣料包裹着那具停留在青春年盛的残存着生命的温暖的躯体。他明明接触了许多人,在这诡异寂静的世间却只有Clark仍带着暖意。他甚至想象得出若这像魔法一般的幻境因自己的死亡而被打碎的那一瞬间,少年微微上扬的睫毛轻颤着召示冻结的灵魂重新回归;Clark会看到他,看到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靠在自己的手肘边沉沉睡去,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Clark。」

        「感谢你陪伴我走过这一生。」
           
        他合上眼,恍惚间听见从世界遥远的深处传来的一声轻响,像是时钟重新开动,像是学生们翻动书页,像是恋人间压低了的爱语,像是星辰划过天空的摩擦……他终于在这解脱的尾声里,重新被这个世界接受。
       
            
         
             
     
     
       
    
     
            
 
    
    
   
   
⒑In His 10s

        “Bruce?可以借我块橡皮么?”
 
        他醒了。
    
    
     
Fin.
     

评论(8)
热度(128)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