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Sloth

  
《怠惰》
  
BvS人设。
  
[(如若两人的相遇提前)  到了对方不得已要牺牲的时刻,Bruce才忆起是谁与自己争锋相对——那个当年他错爱…深爱的少年。而在那段像是被偷去的岁月里,爱上彼此就像是药物过敏。]
   
(瞎写一通。之后再改。
  
------------
          
          
          


        人们在谈及Wayne的时候都说那少爷多少有点不近人情,情况到其成年后倒还好些;但过了那会儿年少的狂热,Bruce Wayne现下却又像是余烬中的星火——虽仍存有魅力、但并不再是所有人都愿为之深陷了。
  
        曾有传言Wayne在更年轻一点的时候有过几个秘密情人——其中一个甚至还未有成年。
   
  
  
        “我不否认最后的说法。”
 
        他当然不允许有人非议他生命中仅剩的美好。但当Bruce再企图将那一颗颗落为尘埃的回忆拼凑起来时,才发现那段时光记下的片段真真是所剩无几了。
 
        因此面对伴着闪光灯迎面砸来的尖刻提问,他只有摆出一个明显极度不耐烦的Wayne式笑容,然后迅速钻入了车里。

        “我现在不想听你指责我什么,Alf。”

        “我没说要指责您,先生。”管家看向后视镜里装作没事的他——Bruce开始不自觉用手背抵住颤抖着的嘴唇,眼眶微红。

        “至少不会是这次。”
         
        
         

        
        Clark爱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刻薄的话语逐渐吐露时分得意的模样。
        
        Martha曾告诉他,若在以后能遇到一个只是望着对方便也心生愉悦的人——

        “那么他很幸运,孩子。”

        母亲的笑容依稀带着初阳的暖意,让周身都陷入湿冷的他依稀感受到触手可及的真实。

        “他得到了你的爱。”
            
     
     

       
        「麻木于回忆中你的触碰…」
       
        Bruce睁开眼——不出意外仍是一个阳光惨白的清晨,单调的雨声听着令人心烦。
 
   
        一旦上了年纪,那些曾经的记忆总是会被迫撕裂化作碎片。有些不时会割开他心底的伤口——

        于是他学会了遗忘。
    
    
       

       
        他曾以一种软弱的妥协,乞求着一份被禁止着的爱情。

        在Bruce再无法继续用斯文掩盖欲望的梦里,那个少年、带着与平日里温柔完全相悖的冷酷,将他摁倒、使他的受伤的脸紧贴着冰冷的地面。

        “Clark。”

        他小心翼翼地念着对方的名字,松开紧抿着的下唇时非常不妥地轻声呜咽了一下。

        兽欲涌动,被梦境虚化了容貌的Clark一点点触及他最深的极限。他张皇失措地抽动手脚想要挣扎,却又身不由己地被那份狂热的情爱所制……在两人的身体密不可分的一瞬,他才从梦中惊醒。汗水浸湿了大半张床单。
  
   
  

 
        他认识他的那年,Clark的个子甚至还没到他的胸前。那个甚至连女孩的吻都未曾尝过的少年,忽然就向年长的他告白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回应,只有简单地闷声“嗯”了一句。
       
         如果Clark会发现他早就是多少回低吟着少年的名字在夜深的时候抚慰自己,也许这病态的爱就能早点结束——Bruce始终这样坚信着,也只敢在梦里向少年臣服。直到那天他偷看见Clark拿着自己的一张照片看似在桌前静坐了许久,而那几声掩抑的粗喘传出——Bruce才明白对方也是在自己面前努力伪装罢了。
   
   
           
        「这不应该发生。」

        他好几次向Clark暗示,并表明再也不回堪萨斯去见对方了——毕竟当初也只是为了一个无望的案子追查过去,根本没有久留的必要。
       
        但他内心的不舍最后还是被Clark赤裸裸地读出来。没有一丝隐藏。
           
  
        “Wayne先生,如果我有什么配不上您的——”
       
        “不,Clark。”他摇摇头,“这不怪你。”

        “那我想同您做一件疯狂的事。非常想。”

        而Bruce根本没有拒绝他的勇气。
  
  
  

       
        他终于卸下了他的心防,甘愿将自己逐渐倦怠的身体献给那个年轻人。
       
        「您就是一件艺术品。」
       
        「少点奉承的话,孩子。你不会想让我后悔的。」

        「当然,先生。我不会让您失望。」
         
  
        哦,他当然不会失望。Clark执意扣住他的十指时,Bruce已经难抑地呻吟出声了。他只有被动回应年轻人胡乱的亲吻,再在猛然承受时堪堪咬住对方仍留有点点雀斑的肩头。
       
        Clark仿佛是为了接吻而生——倒不是夸其技巧出色,那种还似孩童单纯占有般的啃咬、让他疼痛、也使他疯狂。
       
        好长一段时间,他就停在他的上方。带着点怜惜与心疼、静静地等待Bruce的呼吸逐渐平稳起来。

        “我爱你,Bruce。”
 
  
         
        他的情人好长时间还未脱去孩子的稚气。Clark会同收音机唱歌、肆无忌惮地故意跑调,还在四下无人时偷吻他的前额。Bruce同他在一起越久,就越能感受到这份爱恋的不可思议——他们明明是不可能探到一起去的人,却也在分享彼此的身体后也未分开。

         然后因为别的一些事情,他还是离开了少年。他以为自己爱得并不深刻,因而看似草率的分别也并不会伤害到谁。

        他选择将Clark遗忘。可是后者却永远记住了他。
         
         
          

       
        「让我看看你下流的幻想…」

        当那个难缠的记者未经允许就闯入他的办公室后,Bruce摆出一副极为慵懒的模样倚在靠椅边上。
       
        那段记忆被莫名偷去后,使他一时竟不觉“Clark Kent”这个名字的熟悉程度特殊至极。
         
         
         
        尔后他再与其Superman的身份对峙,几近致对方于死地。一切的记忆仍未回到他主动封锁闭塞的脑海里去——直至神明坠落,伴着最后一丝无奈沉重的吐纳,那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Clark?”
        
        泪水猛地涌出,他忽然记起对方是谁。
         
 
  

        青年与少年的身影逐渐重合,记忆拾回时分,他只觉雾水呛满了自己的肺部。
       
        悔恨、愧疚、迷茫。他甚至不知该以何种情绪来安抚无比震惊的自己。
       
        他清楚自己的那种能力,遗忘的能力;但他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能忘得一干二净。
       
        他曾经多么痴迷于少年摩挲自己双唇的感觉,少几分挑逗、沉迷于对方的爱意。Clark让他知晓他自己有多美丽——有人穷尽一生寻找他们曾经拥有彼此的时光,Bruce却主动把其丢弃了。
         
 
         

       
        「是我的深情使您恐惧了吗?」
       
        他不知道自己是又在做梦还是怎的。一个人不可能错过了自己的葬礼么?
       
        Clark Kent分明紧贴在他的身后,温柔地解开他的睡袍。衣料滑落肩头的感觉太过真实,他不免为肌肤触及深夜冰凉的空气而轻轻打了个哆嗦。

        「我想在你的身体上留下痕迹…」
       
        Clark吻过他的后腰,呢喃的话语比梦呓还轻。他却为着这句话而感到血液争相涌上面庞。
       
        他听到地板作响,像往昔时光般、Clark捕住了他的双唇。他被有些鲁莽地扭过头去,被对方眼里的爱欲所魅惑。

        他们不着寸缕,彼此贴着心。Clark永远得不到满足,Bruce就是一场瑰丽的梦,而前者迟迟不愿醒来。透过人类在情动间恍惚的眼神,Clark知道Bruce仍以为其是处在幻想之中。他不忍戳穿他。Clark离开了这么久的时间,谁也不可能料到他的归来。
 
  
        「如果等到天地变色,欲望吞噬万物,那你会失去理智吗?」

        他搂着他年长的恋人,不自觉间加大了力度,使那份灼热逐渐抵达极限。

        「那就让我看看你下流的幻想。」

        「我会让你看见全部的。」
          
  
  

        「当我闭目,清楚忆起你音容笑貌的时候,才觉得我还活着,但是你却像星星一样消失在晨光里。」
       
        他拖着酸痛的身体爬过凌乱的整张床、到床脚处捡起一只倒翻的酒瓶。
       
        “又带了哪的姑娘回来……”
       
        他揉了揉眼,嘲讽着自己的轻浮。然后就是那一刻,他瞥见Clark手里扯着被单为自己披在肩上了。
 
 
        “你是真实的?”
       
        “昨晚难道不算数了么?Wayne先生?”Clark坏心眼地捏了捏他半露在外边的腰肢,“我已经盯上您了…您太过美味。”
         
         
        他看着他说着不相符合的话语,却依旧是那个少年的笑容。
       
        Bruce还是闷声“嗯”了一句,有些埋怨地窝进Clark的怀里去。
        
        “这是你赐给我的每一次呼吸了,Bruce。”
       
        Clark紧搂着他。两人在晨光中感谢着自己的失而复得。
         
         
           
        「如果我有一天年老到每日都会将你遗忘…」

        「我就一定有办法让你死死记住我的。」
   
    
     
Fin.
 
------------
(语意不通全怪我。快睡了。醒着再改。

        

评论(2)
热度(12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