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Judas(上)


[在他无意的引诱下,Clark学会了“背叛”;继而便贪求所爱之人直至最深处。]

------------

         
  
        Bruce接过Clark给自己递过来的水,粗喘着慢慢饮完。他忍受着Clark直直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灼热而又急切,像是要将他吞食。不过古怪的就是,Clark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小镇男孩或许以为自己只是在单纯关心他罢了。

        Bruce不得不在这半夜翻窗进入Clark的公寓。他刚参与了一场对不法分子的“围剿”行动,被突如其来、属于警方的刺眼白光闪得有些精神恍惚,也是由于前一晚与女人消费过后的些许疲惫。
       
        “Bruce?你受伤了?”Clark皱紧了眉头,低头看向瘫坐在床脚的男人,对方身上沾满了血渍,很难不让人揪心,“是谁值得你一路追到大都会来?”
       
        “某种善于逃脱的罪犯。”Bruce撩起自己的披风草草查看了一下,“另外,我的私人工作你大可不必操心。”
       
        “……只是你不觉得那太累了么?一个人扛起所有?”
       
        “不过是一座城市而已。”Bruce笑着,逐渐露出有些轻浮的神情,“我还得和你扛起一整个世界呢?别伤脑筋了,男孩,我还没到人类的极限。”
       
        “你知道的,Bruce,你今晚可以住我这儿——”
       
        “这是张单人床。”
       
        “我没有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Bruce看着他涨红脸的模样,忍俊不禁,“我只是舍不得你为了我去睡地板。”
         
          
         
        Clark捕捉到浴室里传出的细小的呻吟声——虽夹杂着水花溅落的声响,但对他来说却是格外清晰。

        虽然清楚对方大概是在为其自己清洗伤口,Clark还是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他尴尬地清咳了一声,绕过床脚去为自己也倒了杯水。
       
        他一饮而尽后再搁下时,才注意到杯沿上留有的男人的唇印——Clark感觉到舌尖泛开一丝对方血的味道的同时,视线已经完全移不开那个完美的唇形了;耳侧甚至还响着Bruce细微的、近似于呜咽的呢喃。

        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想象着印在玻璃制品上的、是落在身上的一个吻痕。
         

        “我想你应该清楚我没有能换洗的衣服。”
       
        浴室的门被旋开了,里边的人伸过手来索要尽量合身的衣物。但Bruce没有等到回应。
       
        “Clark?”他茫然道,“你是睡着了么?”
       
        接着门被强制从一条缝开到最大,Bruce怪叫了一声,却被入侵者抓住了手腕。
         
         
         
        他身上甚至还没有完全擦干,水珠沿着足够赏心悦目的肌肉曲线滑落。手腕被扣得死紧,他不得不徒劳地夹紧了双腿;而Bruce清楚地看到对方发着红光的眼里流露出高傲的神气。
       
        “你喝醉了吗?!”
       
        Bruce嗅到对方身上弥漫着一股醇酒酿得的醉人气息,但转念一想,氪星人似乎并不会为酒精所影响。一定是他自己的感官出现了问题。

       “保持清醒,Clark!你弄疼我了!”
       
        “不。”

        Clark开口的时候,声音就像是从很远很远处传来,带着闷雷忽鸣的危险气息;他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然后和着彼此逐渐加快的心跳,将一句极具挑衅意味的话语在强制撬开了人类紧咬的牙关后,缠上伶牙俐齿者正躲闪的舌。

        “我不想只把那当作一句有趣的谎话。”

        “你指什么?”

        “你。”
  
   
  
        “一直以来都是你,Bruce。”

        Clark退后了几步,尴尬地挠了挠头,像是才发觉刚洗浴完的人还未着衣。

        “你几乎让我失去判断力。”

        “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并不会纠结于简单的情感问题的时候?Clark?”Bruce看上去有些吃惊。但由于早就猜到几分,他很快冷平静了下来。

        “有关你的事怎会不复杂呢,Bruce?我要说,我想你能答应这个请求——”

        “你把这说得像是场单方面的谈判。”扯过浴巾围上了的Bruce眯起眼睛盯住已背过身去的Clark,“我累了。我们明天再谈。”
          
          
          
        Clark打了地铺,随意整理了一下而不至于睡得僵硬难受。
       
        那具诱惑了他许久的身体此时此刻就平躺在自己的床上,Bruce身上的一种淡如晨雾的芬芳更是让他再无法专注于催眠自己……
       
        可他们信任彼此。
         
         
         
        “Clark?Clark Kent?”
       
        怎么?
       
        他在睡梦中听见Bruce在叫他的名字。下意识推开手去,却摸到了人类光裸的皮肤。
       
        “B…Bruce?”
       
        Clark瞬间清醒了不少。而床上的人则是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来,床单勉强裹住了下半身。
       
        “我答应了。不论你要求的是什么。”
          
  
  
TBC.
------------
(车迟些时候发…明上午之前应该可行。

评论(1)
热度(135)
  1. 夙夜长生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