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Warm Water(全篇)


《温水》
(青年Clark/少年Bruce)

TV版。

(上次放的是片段。
(这次是完整的短篇。

(甜饼。阅读愉快♡

------------
   
  
  
        窗户开着,初冬的冷风刮得他脸上微有刺痛,但Bruce没舍得去关。

        他在等一位朋友。而他坚信对方不会轻易违约。终于当严寒也驱散不了困意的时候,他的耐心被证实了并没白费。

        “说真的,Bruce…你应该找同龄的孩子玩去。”

        Kal-El从窗外探进头来,身上有着泥土的芬芳味,他的声音温柔而又悄声,却足以使男孩如梦初醒、心跳加速。
 
          
 
        在大都会的某次的晚宴上,Wayne家的继承人由高他许多的女秘书领着与各色上流人士一一见过。哥谭的男孩从容不迫地复述着老管家在早些时候教给其的说辞;他刻意压低了嗓音,显露出他这个年龄本不该有的沉稳老练。但实际上,属于少年人的那份青涩仍是没有褪去。男人女人们均被他所惊艳,情不自禁地谈论着有关Bruce的故事,像是关于其双亲的身亡以及那摇摇欲坠的家族企业……

        Bruce挂着礼节似的微笑,掩盖不下几分嘴角上扬的得意。他游刃有余,社交礼仪烂熟于心,不可避免地成为这场宴会的焦点。
       
        Clark就是在那时候注意到男孩的。他那新手上路的堂姐正试图采访今日这位特殊的贵宾,可到了关键时刻,Kara却紧张得将之前精心设计的问题全然忘了。即便对方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Kara只觉那双眼角带着些许冰冷的眸子朝自己投过来的目光隐着不可思议的刻薄,直让她浑身忍不住打起颤来。
       
        「Clark!谢天谢地。」
       
        「好吧,Kara。我只帮你解围这一次。」
       
        “Wayne先生。”
       
        Clark拿捏着这个称呼,试着让少年将目光挪移到自己身上来,而不再紧盯他狼狈不堪的堂姐——他早听说哥谭人脾气都有几分古怪——所幸的是,他成功了。
       
        “你是……”
       
        “Clark Kent,来自《星球日报》。我有几个问题,您可否配合着回答一下?”
       
        “为什么不呢…”
       
        Clark松了口气,在翻动手上的记录纸张时挤挤眼向Kara示意让她离开。Kara抱歉地皱起皱了眉头,撇下一个无奈的苦笑便快步离开了。
       
        结果那少年居然真的十分配合地回答完了他的所有问题。Bruce还一度为了几个尖锐复杂的提问陷入沉思,他微微蹙起眉头的模样让Clark忍俊不禁。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Bruce是在认真对待这次简短的采访。
       
        “十分感谢,先生。”
       
        他略有夸张地朝对方鞠了一躬,并且招呼Wayne的秘书重新过来照看好男孩。
       
        “等等,Kent…”
       
        “诶?”
       
        他被叫住的时候,疑惑地转过头去。穿着高领毛衣的男孩高声询问着他,拙劣地模仿着大人们的语气。另外,不知是Clark的错觉还是怎的,他认为Bruce的脸上染开了红晕。
       
        “呃……你会如实报道么。”
       
        “当然,Wayne先生。”他严肃地说道,边推了下滑落的眼镜,“这是我的职责。”
       
        “那…再会了。”
       
        Clark那天总觉得少年其实是想告诉他一些别的什么事情,但自两人拉远了距离后,便被人群引向了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所以他也来不及猜测Bruce究竟是想说什么。
          
    
   
        “Teach me(教我。)”

        Bruce趴在窗台上,枕着自己一侧的胳膊——直至它变得麻木。

        “我想变得与您一般强大。”

        Bruce向超人投去近乎于崇拜的目光。Kal愣了好一会儿,才习惯了这种被直直注视的感觉,他快速降落到屋内的地毯上,同时带上了窗,以免Bruce因此受凉。不过他还是责备了他。
       
        “怎么只穿一件薄衣服呢,孩子?感冒可不能帮上忙。”
       
        Kal皱着眉解下自己的披风为少年披上,并送上自己暖和的臂膀。Bruce满足地钻进他的怀抱,嘴角勾起的略带狡猾意味的微笑让Kal觉得男孩是有些得寸进尺。
         
         
         
        Clark知道男孩对自己有好感——超越普通朋友的那种喜欢。他们的另一次的相遇倒是在哥谭的魅影里举办的一场假面舞会上,当戴着金属色调面具的Bruce走到灯光下的那一刻,Clark发现自己竟一时挪不开目光。
       
        这不能怪他——究竟是什么才让男孩在这个年龄时就如此迷人?贵妇模样的女人们在暗处窃窃私语,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则是忍不住靠近了Bruce的周身。
       
        “Kent先生,您还记得我吗?”
       
        他被少年从角落的阴影里拉出又滑入舞池,不得不跟着对方略有慌乱起来的脚步行进着。
       
      男孩急促地换着舞步,仓皇间还踩到了自己的脚跟。
       
        “当心点。”
       
        Clark有些责备地扶住了他,并终于妥协了而去揽住男孩的腰。做这个的时候,他需要俯下身去;于是在两人目光交错的一瞬,Clark发誓有什么像是紧弦绷断了的声响在自己耳后忽然袭击。
       
        由于怯懦,那天他把男孩推开了;但那温热的鼻息打在皮肤上的触感却久久难以忘怀……
         
         
         
        Kal抱着Bruce一步步走向床边,男孩乖巧地搂着他的脖子。
       
        “晚安。”
       
        Kal道别后,瞅见一旁蒙上水雾的玻璃窗,还是从门口退出去了。他尽量轻声地,一是不想打扰呼吸声逐渐平稳下来的男孩,还有就是、那位老管家并不希望Kal总是在深夜来访。
         
         
         
        “你究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想变得强大?”
       
        Bruce拨弄着手指,没有回答,他让自己伏倒在Clark的身上,感受午后阳光的温暖。
       
        Clark受了管家的委托带男孩出来野餐。食物齐备,他们刚一同享用过甜美的点心。吃饱心满意足了,两人都显得有些慵懒。Bruce依偎在青年身侧,Clark有些别扭地搂着他。
       
        “你向我展示了天空的颜色,Clark…”Bruce很小声但是坚定地说道,“而总有一天,会轮到我来保护生命中重要的人。”
       
        「天呐,Bruce…」
       
        Clark揉乱少年的头发,过分激动地吻着后者的前额。
       
        “你总是给我带来惊喜,Bruce。听着,你已经——足够强大了,比我见过的许多人都要更加努力。”
       
        只是男孩在等Clark走离铺在草地上的餐布去搭帐篷的时候,Bruce显露出失落的神情来。
       
        「您什么时候才能像吻一个恋人那般吻正确的地方呢?这不是答案。」
         
         
         
        Alfred之所以能放下心把Bruce交给他照顾是有原因的,Clark在那个雨天紧抱发着高烧的男孩等在路口。
       
        他是后来才得知Bruce是赌气离家的。当焦头烂额的管家开着车赶来的时候,Bruce已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完完全全地瘫软在青年的怀里,交付出这颗倔强的小巧心灵的全部信任。
       
        Alfred只来得及摇窗下来点头示意,而Clark则是摆摆手,选择转身离开。
       
        再后来,病愈的Bruce被管家催促着带着一盒精致的小点心上门道谢。Clark那日虽淋湿了一件衬衫,回到公寓时也才发现自己完全搞砸了当日的交稿;不过当仍赌着气撅着嘴的Bruce出现在门口的时候,Clark全然忘却了此前的不愉快。
       
        “请进。呃……Wayne先生?”
       
        他注视着Bruce双手端着“谢礼”踏进自己家,对面的街道上站立着那位管家。后者还冲他招了招手。
       
        此后他们便常常往来。Clark也承担了一部分接送Bruce上下学的工作,他会尽量换上自己最得体的衣服去那贵气的学院。久而久之,Bruce的同学们都认识他了,而男孩也逐渐展露出对其的依赖、以及不该有的迷恋。

        那让Clark始料未及。

         
         
        “你这个年龄…”Clark帮他披上外衣,并塞给Bruce一把雨伞,“没有倾心的女孩吗?”
       
        「明知故问。」
       
        Clark从少年的眼里读出失望,但他打算忽略它。

        「我不知道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Bruce愿意就这么一整天都看着Clark为自己铺床——虽然没有得到Alfred的允许,但看着那名青年为自己整理房间,他倒是很开心。

        “好了。”

        Clark夸张地长吁了一口气。

        “下次你最好自己学会去把个人物品归类,Bruce。如果不介意光脚上学,或许就可以继续选择把单只袜子夹在童话书里丢在床底下。”
         
 

        Bruce的眼睛就像是一沁海洋——

        但这并不代表Clark会一直纵容他。
       
        “你偷吃了多少酒水?馋猫?”
       
        Kal抱着他落在阳台上。他刚刚在厨房里逮着的Wayne家的少爷,超人过分神经紧张了,起初竟以为是不招自来的罪犯。毕竟这是场慈善晚会,许多人都备款而来——这也是他被宴会主人邀请的原因。

        他开始有些庆幸自己今晚是以Kal-El而非Clark Kent的身份现身了。这使他更容易接近颇有任性起来的Bruce。现下少年的身上都是酒味,Kal决定先带他回到管家那儿去。
       
        但Bruce抢先拽住了他披风的一角。

        “Wayne先生?”

        “别告状呀…Kal……”Bruce用的几乎都是虚弱无力的气声,“我发誓再也不尝酒了。”
       
        「真是一个棘手的麻烦。」
       
        那晚Clark让男孩留在了自己家里。至于Alfred那边,他用了一个蹩脚的借口搪塞了过去;不过他认为Alfred多半也早就猜到了。
       
        “别太惯着他,Kent先生。”老管家在电话另一头语重心长道,“总有一天他也会不听你的话了。”
       
        Clark想象了一下那未来可能发生的可怕场景,哆嗦了一下,还是叫醒了缩在被窝里的Bruce。
       
        “喂,如果你再敢给自己胡乱灌酒,我会代Alf惩罚你的,知道了么?”
       
        “是的,Clark。”Bruce又瞪大眼睛问道,“你昨晚没睡到床上来么?”
         
         
         
        “别,别哭了,我在这里。”

        Clark不知道Bruce是怎么了,自从那几个蒙面的罪犯走到亮处后,男孩的牙关就剧烈地打起颤来;放在自己手心里纤细的手也开始冒汗。

        混混的态度很不好,拿枪管指使着他们步向小巷深处。期间Bruce沉默不语,Clark有些担心,但又不好立即处理掉身后的罪犯。

        当街边的路灯终于照不到两人的身上时,Clark才明晰了这种包围周身的黑暗给了Bruce怎样的恐惧——少年的父母,那场噩梦。

        枪声很闷,而始作俑者连开口质疑都不够就被逐个打晕——这也不过花了三秒的时间。但Clark在转身后却发现Bruce跪倒在脏兮兮的地面上,泪水滑过好看的脸庞。

        “我在这里…嘘…悄声……我在这里……”
       
        他不能体会到Bruce究竟经历了多少梦魇,幸运的是,他能为他驱散。

        他是他的守护天使。
          
      
         
        “这不能算是一个吻。”
       
        “我没说这是。”

        Clark笑着拉开装作生气的男孩,并刮了刮对方可爱的鼻子。

        「这是一个约定,Bruce Wayne。在将来,我一定兑现。」
       
        “祝你又离成年近了一步,小滑头。”
       
        Clark伸手过去搂过少年,同时思索着自己还剩下能如此肆无忌惮地揉乱对方的头多少时间。
         
         
         
        “他只是睡着了,Bruce。”

        Kara的话并没能让少年放心。Bruce在得知Kal受伤后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但也没来得及见着微有意识的人。等对方再次被送出来后,已是处在昏睡状态。
       
        “敌人太狡猾,我们没有注意到他们分成了三路。”Kara苦笑道,“氪星人的直脑筋。”
       
        Bruce将头靠在病者的胸膛上。那一刻,他真心希望自己是被Kal-El拯救的一个男孩,这样,他就可以有充分理由去感谢他了。
       
        「你闭上双眼,让这夜间的温度都变低了,Clark……」
        
 
   
        
 
  
   
  
 
 
        「你没有来参加聚会。」
        
        Bruce紧了紧外衣,身旁的姑娘正在安慰他,毕竟他将所有的伤心都挂在了脸上。
    
        “那是一个于您来说很重要的人么?”
       
        “是的。”Bruce随口接到。
       
        “有多重要?”女人不依不挠,她想知道自己能够套着Wayne的机会有多大,“像亲人那样么?”

        “不。”Bruce低头看了一眼空了的酒杯,“是恋人。”
         
         
         
        “抱歉。我被挡在外边了。”
       
        “丢了记者证,嗯哼?”
    
        “是…”
       
        “啧啧,笨手笨脚的。”

        他根本没有想到再次相见时,他们的对话会如此普通而又简短。Bruce看着Clark扶了扶用以伪装的眼镜,手忙脚乱地递过来一个小礼盒。
       
        “总之,生日快乐。”

        Bruce当场打开了它——哦,当然没有婚戒,只是一个手工做的小饰品——那是一小只蝙蝠,边角圆润。

        他当然很感动。
       
        “我想,不需要我来提醒您——这是我的成年礼了吧?”
       
        站在他对面的青年只比自己高出一点点了。Bruce欣赏着Clark脸上的红晕一点点蔓延开来。
       
        “事实上……我准备好了。Bruce,跟我来。”
       
        他朝他伸出手作为邀请,而他像少年时分那般搂过氪星人的脖子——如今看来,这姿势多少有些暧昧。两人均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加速。
         
         

        “这是一张床。”

        “是的。”
       
        Bruce惊讶地围着木制的双人床转了好一会儿,他最后倚着床柱停了下来。
       
        “你不希望我先上了一个女孩么?”
       
        “的确,我很介意。”
       
        他从来没见过耿直的Clark会露出那样的神情,带着几丝侵略意味的挑衅微笑。
       
        「你不知道我忍了多久。」
       
        “该死的,Clark…”
       
        他们吻到了一起。这些年的虚伪终于被时间兑现了承诺。
       
        「别急。」
       
        「我们有一整个晚上。」

        「以及,此后的许多许多夜晚……」
  
   
  
Fin.
          
   

评论(5)
热度(15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