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Aim At Target (中)


《瞄准》
(狙击手/猎杀目标)

[Clark一见钟情式地坠入爱河;可起初将他们联系到一起的是一次暗杀交易。]
 
------------
上篇
   
    
    
        2430米。

        那是远程狙击的世界纪录,而Clark从不会太过靠近自己的目标。他厌恶近距离的厮杀。
       
        但他现下就坐在Bruce Wayne的邻桌上,高高举起了点菜单试图挡住自己的脸;能忍得住十几个小时静候目标的Clark Kent却时不时放下手中的伪装物一会儿以便去观察那个正在用餐的男人。
              
        Bruce拿起刀叉的姿势都是那么优雅。细白的手腕上一只黑金配色的手表于餐厅的光影间闪动。Clark在对方抿了一口红酒后再按捺不住——那柔软的唇贴在冰凉的杯沿上,留下一个几近完美的唇印。
       
       他比任何时候都要诅咒自己过人的视力。
        
         

        今天早些时候,Diana拜访过他。
              
        “我听到一个可笑的传言,关于你的。”
       
       “我的……什么?”
       
        “说你失手了。”

        Clark沉默了一会儿,没敢去接话。
      
        “说真的,Clark。你要不是故意的,就定是老眼昏花——你我都清楚,后者不可能成立。所以……”Diana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他们甚至扬言要把任务转给我。不过你知道的,我向来尊重他人的猎杀目标。”
       
       Clark叹了口气,扶过椅子坐下,将脸埋进了手里。
       
        “你该真不会去怜悯一个富人吧?”
      
        Clark这次的行为让她感到费解。做这行的,本来就是注定被派去猎杀那些原本和自己生活完全不相干的雇主的仇人。要是记起冤魂来,恐怕一时竟不能排除完毕。
       
       “他不一样,Diana…他不一样……”
       
        Clark的语气中竟带上了一丝柔情的味道。Diana得承认,她这位朋友本就不应占有任何一份属于杀手的气质;这会儿又刻意脱去了冷冰冰的伪装——黯然神伤的Clark让人心疼。

       “告诉我,你现在打算怎样?他们给了你三天的时间作出最后的表率,否则你以后都将失去目标最优化的权利,不再会有人来拜托你酬金最高的任务——这已经是足够慷慨。”

        “我得去警告他。”面对Diana的循循善诱,Clark似乎只是固执己见。

        “他真的值得你这么做?”Diana没有掩饰自己的担忧,“只是瞄准镜里的快速一瞥?”

        “我通过那光学仪器能明晰整个世界,Diana。”Clark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投下不小的阴影,不过现下他显得有些蜷缩起来,“我甚至能够仔细看清那致命的金属是怎样穿透鲜亮的血珠……”

        “省省你的暴力美学分析…这个或许能够帮到你。他的公司似乎缺少合适的保镖。”Diana伸手递过一张纸去,“不管怎样,Clark,牺牲你的事业去追求几近无望的爱情——似乎太过冒险;而你过去——

        从不做冒险的事。”
        
       
        
        当Bruce微踮着脚向他迈步过来的时候,Clark已然完全将脑内放空。

        “我在躲人,先生。你可否愿意帮我?”

        男人勾起嘴角的模样几近使他神魂颠倒。Clark曾认为自己足够理性,不至于被任何一人所打动——谁料到头来却栽在自己猎杀对象这里。这一刻他不禁怀疑究竟谁才是猎物。

        “我想你应该不会不认得我。”

        靠近了才发现Bruce并不从容,他似乎的确是在警惕着什么未知的危险。接着Clark才想到那些不轻易善罢甘休的雇主们往往会针对同一重要目标设置若干狙击手待命,Clark只是其中一个最初始的资源罢了,现下他出了岔子,其他的人定都会警觉起来——而那些人往往总不能学会怎样去隐蔽自己。Bruce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Clark知道自己仍拥有一个机会:重新架起武器,或许更简单,直接就近处理掉Wayne。他大可以从餐厅后门逃离现场的。但持枪的手似乎不像过去那么稳了,现在他唯一渴望触碰的也变得有温度起来——Bruce的手。那双好看的手此时就搁在他蠢蠢欲动的指尖前方。
             
        “这位先生的账单我帮忙付了。”

        Bruce又将头转回向Clark。

        “如何称呼?”

        “C…Clark。”

        “只是Clark吗?”

        男人笑着握过他的手,顺势将Clark拉近。两人离得那么近,Clark甚至微微歪过头就能让自己轻擦过那诱人的唇瓣。
       
        “如果你肯答应帮助我安全离开这儿的话…我或许能提供给你一个工作。”
       
        “什么?为什么…您……您会觉得我是一个——失业的人?”
       
        Clark一脸疑惑地望向Bruce。他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天生优秀的心理剖析能力?你不会愿意听我胡扯上半天的(我也没这个时间了)…来吧,我就是觉得你值得我去信任。”
        
        
        Clark当然擅长这个——关于甩开别人的追寻。但他刻意使他们的逃脱显得微有蹩脚,太过完美或许会引起Bruce的猜疑。
       
        Wayne家的管家将车停靠在几个街区以外的路上。显得气喘吁吁的两人抵达安全地带的时候相视一笑。Bruce整理了下衣服,朝Clark点点头以示告别。
       
        “Wayne先生!”

        他终于有勇气叫住了他。
       
        “我只有一个问题。”
       
        “关于信任?”Bruce笑道,“我从你的外衣口袋里发现了这个。”
       
        那是…Diana塞给他的那张简历表。
       
        “我会优先考虑你的。”
        
        
        
        「怎么回事?您最好给出一个没有纰漏的理由,Mr.Coo。我们派去的其他人上报说是您帮助Wayne逃离了我们的监视。」
       
        “我没什么可说的。”
       
        「那好。事情会如您所愿——

        您将不再受雇于任何人。」
        
        
        
        “Clark?你在开什么小差?”
       
        一周后,他陪同Bruce参加一个宴会——以Wayne新雇的保镖身份。
       
        说起来他也有些哭笑不得。Clark认为那张简历表八成是Diana用来嘲讽他的,但他果真是阴差阳错地借此拥有了靠近Bruce的理由。
       
        “Clark?”
       
        仍是Bruce在叫他,那听上去有些担心了。
       
        “抱歉。”
       
        “你不如去周围转转吧?我会没事的。你心不在焉的时候也保护不了我。”
       
        Clark叹了口气。这短短几天里他可是发现了不少跟在他们周围的鬼鬼祟祟的人。他原本以为Bruce有着足够的警觉性,谁料餐厅那回只是个意外?Bruce似乎并不知晓自己已得罪了什么人,也丝毫没有作为公众人物要重视安全问题的意识——除了雇用Clark。
       
        除此之外,还有更让Clark疲惫的原因——他越接近Bruce,便每每陷得越深。自以为置身于危险之外的男人,从容行事中体现出来的迷人几乎是致命的。Clark甚至一度觉得自己若产生什么变态的美学观念,或许会希望自己的子弹能够穿过那具完美的身躯——让那些血迹以他想要的轨迹飞溅在空中……
        
        
        
        “我不知道,Diana…接近了Bruce我才明白——他身边有那么多重要的人,凭什么偏偏只我会有自信?”
       
       “你就同以前一样傻。”Diana用手肘撞了撞Clark的胳膊——那对常人来说可够疼的,“让他感受到你的特别。”
         
         

TBC.

评论
热度(102)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