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artha 's Fib(上)


《玛莎的小谎》

------------

 
 
(1)

        这世上有许多人爱慕着超人,但愿意同Clark Kent约会的却寥寥无几。Martha很清楚凭自己养子的情况终究不能奢求太多,却又总是不免希望Clark能够尽早寻得相爱之人。
       
        “我有一个女儿。”

        她握住Bruce的手、有些急切地强调道。
       
        “你会喜欢她的。”
 
       
         
(2)
       
        Alfred逼着他出来见Martha Kent,Bruce最终妥协的原因倒也只是因为公司的例行会议实在是太过无聊。
       
        出于某种原则,可敬的Pennyworth先生似乎总刻意安排他先与姑娘家的父母见面——大概也是料到Bruce终究不敢在长辈面前造次。
       
        狡猾。
  
  
        
        就在Bruce恶狠狠地咬到银叉上时,那位同样是为孩子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的妇人现身了。对于初秋季节而言还太过暖和的半旧毛衣,手上挽着的褪了色的布袋——让Bruce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由布块拼缝而成的厚被褥。他忙快速咀嚼完毕、连同着那个古怪的比喻想法一同吞咽下肚。
       
        谈起话的时候,Martha比其本人看上去的那样还要更平易近人。温和、平缓,带着点北部的乡音,那双布满茧子的手有些紧张地在餐桌边角左右滑动、像是因为不知去往哪里安置而急促不安。但她微微混浊的目光始终停留在Bruce身上、掺着一位母亲能够拥有的所有期盼。
       
        所以当她自然地询问起他的个人情况时,Bruce并不如以往的厌恶,而是老老实实地说了——包括他临时总结的、为何自己仍是单身的原因(无法自嘲罢了)。Bruce不禁想,看见他如此乖巧,Alfred八成会欣慰得落泪。
       
        他希望那位姑娘能同她母亲一般温柔体贴——Bruce本以为自己永不会将这个作为、可能也不会费心去树立的择偶标准——但他此刻才发觉自己是多么贪恋阳光。
       
        他是如此沉醉于美好的转变中,一时却没有注意到Martha忘了转告Kent家女儿的名字。
        
        

(3)
       
        母亲要求他好好珍惜这个号码——Clark并不反感、也就听话地记下了。
       
        只是Martha有意无意地提到对方是位独立的贵家小姐,那让Clark不免有些惶恐、生怕失去了这个机会。他当然注意到那日Martha代自己前往返回后时——他的这位人类养母通常不会喜形于色——是多么高兴的模样。
       
        Clark猜测对方一定贤惠、温柔,不然也不会让Martha满意。而他也就别无他求了,能让Martha高兴,他愿意去尝试爱一个原本陌生的人。Clark会分出时间照看这个家的——知晓有一个人同样在纷扰世界的偏角为自己守候着,那便是Kent毕生所追求的、所热爱的平和生活的一切。
       
        Clark捏着上边写有那位姑娘电话的纸条,为了所愿构建起的温馨小家,微颤着手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你好:)」
        
 

(4)
       
        身上甚至还留着未经处理的伤口,Bruce一眼瞅到尚有些陌生的号码发来的讯息——他为着那个愚蠢又有点可爱的表情符号笑了许久,两肩都因此耸动起来。
       
        “Wayne少爷?”在一旁待命的管家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而探头过来,“您遇上了什么有趣的事儿是值得分享的么?”
       
        “没,什么都没。”
       
        他眯起眼否认道。可在管家狐疑的目光下,Bruce没能招架住多少时间——他感觉到自己脸上微微发热起来。
        
        

(5)
       
        Clark听到连续一串的提示音响起时,没敢即刻摸出手机察看。主管已经盯上他了。
       
        为布置白天的新闻任务而临时召开的会议终于解散后,Clark解脱般地快速窜到门口,急不可耐地点开亮起屏幕上的信息栏,却忽地被叫住——“Kent!”
       
        他慌忙转过身去,本能地将手机藏往身后。一旁绕过Clark离开主管办公室的同事们都捂着嘴轻笑起来。
       
        “怎么回事?全程都心不在焉的?难道还有另一个我不知道的Boss等着你去付出劳动么?”Perry听上去的确有些生气了。
       
        “我……”“下不为例。”
        
  
  
        「向您与您的母亲致以问候,B。」
       
        Clark快速浏览着信息,短短的一句话他却来回读了好几遍。那不是简单的敷衍——Clark自信地断定道,这的确是一个礼貌而诚挚的女孩。
       
        他已经开始喜欢她了。
        
        
        
(6)
       
        同这位B的联系并不十为紧密,但Clark从一天苏醒时分开始就牵挂着对方。渐渐熟悉后,他甚至愿意与女孩分享自己每一天的生活:有时是抱怨报社烦杂的条条框框,有时则是提起自己早起路遇的美好晨光。
       
        「晚安:)」
       
        这几乎成了他与她不约而同的惯例,每夜都是枕着对彼此新的认识而入眠。他知道B会时常有些厌烦管家的唠叨,也会厌倦自家公司里的利益斗争;女孩的语句有时会有些调皮,暗示、以及其它的什么Clark绞尽脑汁也理解不了的调情手段。B难免抱怨他的不解风情,却往往被Clark接连发过去的道歉讯息逗笑。

        Clark尚且还不苦恼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是否会将两人隔阂开来,他只暗喜那真正是位知心、善解人意的女孩。
        
        

(7)
       
        C的出现让他的生活多了不少乐趣。
       
        至少还未见面,Bruce就一心向往她了。他们彼此以单个字母回敬,他认为这保留了一份神秘,也使这份爱情追逐变得更富趣味。
       
        很多时候Bruce再回头看他俩的对话记录,总觉着是些幼稚的孩子才会脱口而出的言语——但他却愿意将自己的幼稚展露无遗。
       
        因为那是她。即便不在身边,Bruce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与生俱来的质朴温暖;将他这颗冷漠的心融化得狼狈不堪、却因此重获新生。
       
        长辈们不再插手后,Bruce就尝试着开一些不太过分的玩笑——但让他好气又好笑的是,C似乎并不理解得了。而当他赌气再不发过去的时候,她倒是又一头雾水地道歉了。
       
        这使得Bruce经常对着屏幕就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来,会议桌上其他的员工便不知所措地发现他们以往昏昏欲睡的Boss如今却是一手握着手机轻松地靠在办公椅上。
       
        那或许是一个傻姑娘。但他已爱上她了。

        
        
(8)
       
        「B,我遇到了一个傲慢的家伙。」
       
        Clark有些烦躁地在公寓的地毯上来回走动着,两指快速敲打在屏幕上。
       
        「完全不像你——那同样身为贵族身份的人竟出言不逊,仿佛所有人都是以其为中心而工作的。」
  
  
        Clark指的是Wayne家的少爷。今天他接了任务要去专访他,却被对方随意搪塞了几句,完全不是认真对待的模样。这哪怕对向来好脾气的Clark也忍无可忍,更何况那家伙趁自己低头记稿时就搂着两个女人扬长而去。

   
        「今天我也过得不好。」
       
        对方的回信很快就来了。这总算让Clark稍稍冷静下来。
       
        「一名缠人的记者,像是针对我似的尽抛出些尖锐刻薄的问题。」
        

        「希望你没有太累,B。」
       
        「同祝你没有被那个傲慢的家伙气死。」
        
        
        Clark笑了。他将手机搁到心口上。
       
        “我爱你,B。”
       
        他平躺在床上连衣物也来不及换下、只是小心翼翼地对着天花板练习着这句话,听着自己低沉下来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里快速回响着。
       
        没有人能比你更好了。

                                           »»»中篇»»»

评论(17)
热度(293)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