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Crease


《折痕》

[一个逆生长的故事…]
(原梗取自《本杰明•巴顿奇事/返老还童》)

------------

       
       
        1岁的时候,他以一个老人的形象出现在Kent夫妇的面前。所有人都指责他的存在是将罪恶引向了人间,可母亲Martha紧紧抱住她的婴儿,坚持说这是上帝的怜悯。他便是在那时,在这颗陌生的星球上也拥有了最好的家人——Clark Joseph Kent,他作为农民的孩子,开启了他独特的人生旅程。
       
        2岁的时候,他展现出了别的异能。即使还是一个在摇篮里呜咽着的“弱者”,Clark却是能够捕捉到来自这世间美妙的最细微声响。可Martha Kent仍得守护着他,防止那些蚊虫扰到她的孩子——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的古怪婴儿,是得以安睡过数个午后。

        6岁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或许永远都不会拥有一个真正的玩伴。Clark坐在轮椅上,只有老人们才会与他叨烦岁月蹉跎、长篇大论。他打哈欠时都是小心翼翼的,怕眼睛一睁一闭间便发现世界停滞,唯剩孤独的自己。
       
        7岁的时候,他由母亲领着,说是要见一户极为重要的人家。他就是在那时,见着了Wayne家的男孩。一双纯净的蓝眸——Clark颤巍着手想去触碰一下那个模样好看的孩子,可对方下意识的躲闪多少有点让他感到受伤。不过在当听父母说明情况后,男孩立刻主动提出要过去帮忙推轮椅;他甚至还有模有样地朝Clark鞠了一躬作为歉礼。“Bruce Wayne,先生。”要不是及时意识到由于自身的特殊情况而忍住,Clark或将因此咧开还未长齐的牙冲男孩笑起来。
       
        「他好想记住Bruce念名字的方式。」
       
        8岁的时候,Martha神情凝重地搁下电话望向他。Clark随即意识到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了;可他并没想到这会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所能想象到的最为不幸的事。Clark只是麻木地跟随在母亲身后参加了Wayne夫妇的葬礼。他也看见了Bruce——男孩没有打伞,立定在墓土边纹丝不动,如同也是沉睡了一般。
       
        9岁的时候,他被管家邀请到Wayne庄园作客,Clark起初没有反应过来Alfred的目的究竟为何;但当他再度看见Bruce时,一切再明了不过了:男孩赤着脚缩在墙角,单薄衬衣上的扣子尽数错乱,不知多久未修理过的长发披落在肩头。管家在他身后把门悄悄关上了。Clark使自己苍老的声音变得尽量温和些——“如,如果我算是你的一个朋友…求你,站起来吧。”
       
        11岁的时候,他与Bruce已成了最好的玩伴。虽然Clark总显得病恹恹的,且看上去就是一位身形较矮的四五十岁人的模样,但这并不妨碍Bruce作为一个孩子表达出他对朋友的全部爱意。至于为什么?两年前,在男孩最为痛苦的时刻,是Clark陪在了他的身边——哦,当然,他还剪坏了Bruce的头发,当Alfred赶来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呃,不过,那有如何了呢?男孩是不会记仇的。
       
        14岁的时候,他听说Wayne有了第一任女朋友。Clark只感到有些迷茫——自己竟天真地认为能陪在Bruce身边的只有他了。他为此思寻了几个晚上,断定自己有点小嫉妒的原因只是在于他的人缘远没有Bruce的好。不过当Clark放平了心态再与Bruce碰面时,对方身边早已没了那个女孩的身影了。Wayne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他已和那个女孩分手了。
       
        16岁的时候,他暂时断了与Bruce的联系。Wayne被送到更远的地方去接受更为高等的教育了。而他作为农民的儿子,只是多花了点心思养些兔子搞个副业。不过,他仍抱有能再次接近Wayne的幻想;即便Clark清楚,他们的人生已然是背道而驰。
       
        18岁的时候,他收到了Alfred的来信。管家委婉地告诉他不要试图查找Wayne少爷的新地址,但如果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话需要帮忙转告的话,Alfred很乐意为之效劳。Clark苦笑了一会儿。他的确没什么重要的事……他只是有点想念那个男孩。
       
        25岁的时候,他在电视上重新见到了Bruce。成年男人的稳重逐渐在那好看的脸上显露出来。不变却的是那双蓝眸,透过屏幕直击Clark的内心——他发现自己愿意跪倒在地,亲吻Wayne的鞋尖。
       
        28岁的时候,他在造访哥谭时得到了许多有关蝙蝠侠的传奇故事。于是在小巷与骑士的邂逅,显得多少有些梦幻……如果自己没有当面揭穿那就是Bruce,那或许这个有关他们的童话结局就会变得更完美。他痛恨自己的懦弱,因为他仍没有直接喊出对方的名字,又不算是一个复杂的单词,他却常常为它混乱了舌尖。
       
        32岁的时候,他已为自己容貌上改变的麻烦而辗转多处。Clark正迅速变得年轻起来。周围不断变换的人群也渐渐注意到了他别的异于常人的特殊气质——其中包括Lois Lane,一位令人尊敬的女士。Lois悄悄地告诉他,她知道他的秘密,并开导他——“你不应为此苦恼,你必须努力寻找真正相爱的人,一个最终会摒弃黑暗、用绮丽的灵魂吻住你的人”。Clark耐心听着,眼前慢慢浮现出Bruce的模样。

        33岁的时候,Bruce前来拜访时对他说“你现在看上去要比我年轻了”。但Clark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Wayne身边的女人总是那么惊艳众生,却怎么也脱离不了最后必定会离开的结局。
       
        35岁的时候,他意识到两人的年龄是有多么相近了。他迫切地希望能向Bruce表白自己的心意——于是他开口了,不过他立马败下阵来——不过是Bruce抢先吻住了他。Clark费了点精力夺回了主导权,结束几分钟肢体的交缠扭打后,他终于将自己埋入了Bruce的身体里;很长时间里,他就停留在他的上方,一个个轻柔的吻落在记忆里男孩的脸上。
       
        41岁的时候,他想起35岁那晚的偶然。Bruce在那两天后就又搬回了新居住,Clark很长时间里都没再见到Wayne。
       
        48岁的时候,他被迫再次闯入了Bruce的生活。管家Alfred一共也就求他过两件事情,第一次是Bruce的双亲去世之时,一次便是眼下。蝙蝠侠重伤后消失在赶来警察们的面前,而Bruce已在半梦半醒间受了数天梦魇的折磨。Clark轻轻地握紧对方的手,为Bruce擦去额角的汗水时才发觉那鬓角已染上银色;而镜里的自己却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模样。“我们错过了多少,Bruce?”床上的伤者只能以细微的痛苦呻吟作为回答。

        「Bruce Wayne终生未娶,却总逢人开玩笑说他倒可以嫁给一个可靠的爱人。」
       
        52岁的时候,他已是少年的模样。当时病愈了的Bruce没再离开他,这也是对方唯一一次愿意为了他而留下。他们没再舍得抛下彼此。

        56岁的时候,他开始说胡话。人们会在一家由Wayne企业资助的孤儿院的后院里看见一个由中年人领着的孩子不时跪倒在地与草丛谈话。Bruce不厌其烦地扶他起来,并为那对红肿的膝盖而安慰Clark。“不要哭,Clark,如果我是你的朋友,你就别再哭了……给我一个微笑吧?”他这时便会咧开嘴笑起来,并捧住蹲下身来的Bruce的脸,用自己的小嘴亲吻男人的眼睛。“漂亮。”他几乎是用奶音说道。
       
        62岁的时候,他被老人抱在怀里。Clark唯一记得的事便是自己永不能离开这个怀抱——别的任何人都没法将他哄骗离Bruce的怀抱。
       
        更老的时候,他完全就是个婴儿了。他恍惚间似乎又看见了多年前去世的母亲的模样。Martha?Bruce?他高举着手,却够不着那人的下巴。
       
        「他会在最后一刻认出Bruce来吗?」
       
        两个人的生命,一次旅程,最多能够有几次交集?不过像是尝试着折纸,却始终对不上边缘的两条线……
       
       
       
       
       







       
       
       
       

        “……但那些折痕永不会在你所爱之人的心中褪去。完。”

        “作为一名职业记者来说——”Bruce有些慵懒地卧在恋人身侧,“你的故事太糟糕了。”

        “是吗?”Clark微笑着,俯下身去吻了吻Bruce的眼睛。

        那你为什么又会在哭呢?



Fin.

评论(13)
热度(12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