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Martha 's Fib(中)


《玛莎的小谎》

------------

上篇
  
    
 
(9)
       
        让Clark有些恼火的是,主管派他去做一个专访——他因而失去了一个与B相见的机会。
       
        「没有关系。」

        Clark叹了口气,幸好姑娘仍是那么善解人意。他刚想回复一句“别误会,我真的很努力地想挤出时间来”,提示音又响了。
       
        「我刚选了一个礼物,亲爱的你注意查收一下。」
       
        是的,他们之间的称呼已是十分亲昵了——虽说Clark依旧微觉肉麻,但姑娘的主动使他不禁有些飘飘然。他一下子从休息室的座位上窜起身来。
        

        一条酒红色的露背小礼服。
       
        这有什么寓意?不过在弄清楚对方想要传达的意思之前,Clark已经情不自禁地想象女孩穿上这条裙子的模样了——柔滑的衣料服帖地包裹着那具美妙的身体,他会搭上那纤细柔软的腰肢、让她轻轻靠在自己的肩上……是的,Clark不擅长起舞,但他愿意为了B而学。

        他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甚至已不自觉地在原地胡乱踩起舞步。而隔着休息室玻璃幕墙看见这状况的同事们均不知情地认为Kent赶稿疯了。

         “他需要休息。”Jimmy憋了好长时间终于发表了一句自己的见解。

        “不。他需要一个女朋友。”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了后一种观点。
        

 
(10)
       
        也许太过花哨了?

        Bruce在送出那条价格不菲的晚礼服后就有些后悔了。或许他不该这么露骨地表达自己按捺不住的……欲望。虽说那件酒红款的已是尽量删减去过多的点缀样式,Bruce在过后仍坚持认为C那种类型的女孩是要更衬得上那种明媚的颜色——一种接近于阳光的美好,质朴而非奢华。

        但他头脑一热却送出了最不该配那样纯粹女孩的衣服。

        总之他还是对没能见面太过失望,并希望尽快安排下一次见面…哇哦,他终于比Alfred还要急了?Bruce自嘲地笑了笑,打算迟些时候送出另一件礼物来补救回自己的错误。
       
        他倒不是特别在意,要说也只是好奇而已——关于一个与自己以短信的方式就能擦出火花的女孩。她甚至都不善言辞,吸引Bruce却是绰绰有余。潜意识里,他已经认定她是他遇到过最好的人了——因此哪怕长相再不出众,Bruce也笃定要彻底将那姑娘追到手。
       
        也就是这么一种执念,使他熬过了这两三个月来再没有如往常几乎夜夜有人相伴的日子;Bruce也第一次从这份独特的孤独里,尝到了爱情的微妙感。来自C的每一条短信他都要细细读过,甚至痴情地用笔墨一一誊抄到好看精致的小本子上去。
       
        哦,这段时间里,Alfred挑他刺的次数也少多了,老管家的眼里甚至难得带上了鼓励的意味。
        
 
        “Wayne少爷,如果——”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Alf。没什么能改变我主意的了。”Bruce尽量不动声色地合上本子——他在老人面前依旧有些不好意思,他还尚未做好给Alfred带去他也会被爱情变得幼稚印象的准备。
       
        “我只希望您幸福,少爷。”
       
        Alfred意味深长地冲他微笑道,并破例为Bruce准备了第二份点心。
         
          
         
(11)
       
        “Lois?”
       
        “怎么?”
       
        Clark有些不好意思地扯着一条裙子——一条素雅的碎花连衣裙——走到Lois跟前。
       
        Lane小姐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大喊出来。

        “你有女朋友了?!”
       
        “不,不是……”Clark有些尴尬地收起了裙子,他没想到Lois的反应会这么大。
       
        “这是你给她买的吗?有些土气的配色,老实说…但很配你——的女朋友应该,毕竟我猜她和你一样是个小镇来着的吧。她叫什么?多大了?你这糟糕的搭讪技巧是怎样聊上天的?”
       
        Clark被逼问得更加不知所措了。不过他还是认真回答道:“B。我们还没有见过面。”然后他给Lois简单讲了讲事情经过。
       
        “哇。”Lois惊叹道,“没想到你这么保守的人也会接受这种恋爱方式。所以这条裙子——她送过来给你的?之前还有另一条?很令人费解的做法……总之,你或许也该表示点什么。”
       
        “什么?”
       
        “既然你俩暂时还碰不上面,就让Martha为你捎点东西过去吧。”

        
        
(12)
       
        Bruce绅士地为Martha拉开椅子,桌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食物;他能感受到“待命”在一旁的管家正因自己过分乖巧而颇显得别扭的举止而拼命憋笑,Bruce瞪了Alfred一眼,转而又微笑着询问Kent家的母亲还需要些什么。
       
        “天呐,孩子…这一切都太过隆重了。”
       
        “为了您。”
       
        Bruce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往日总隐着傲气的花言巧语在Martha的面前似乎都变成真心实话,且万不及一。

        “对了,Bruce。”Martha递过来一个小盒子,“这是我的孩子要我带给你的。”
       
        Bruce有些惊讶,他并不习惯于女方赠送礼物。不过他转念一想,或许小镇的姑娘都有礼尚往来的好礼貌——于是Bruce颇有些慌乱地又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那个礼物。
       
        他因此又差点打翻了面前的一碗浓汤。而Bruce发誓Alfred在那时候故意清咳了几声。他有些狼狈地坐下,瞥见Martha也因为他这个或许紧张得可爱的细节而微笑起来,总算释怀了一些。
       
        简单装饰的盒子里搁着一块手表,底下夹着张小纸片,上边用清秀硬朗的字体写着字母“C”;手表本身做工并不精致,且还走得并不精准,看起来就特别吃力,秒针比正常缺了一小段,金属的表带也磨损了不少,边角生锈着,盖去了原有的光泽。
       
        不过Bruce却小心翼翼地用两指捏着提起它,在灯光下打量了很久。
       
        “我很喜欢。”

        “谢谢您…”

        他的声音轻柔得自己都不相信了。
        
        
         
        「很喜欢你的礼物。我们下周就见面,好吗?拜托了,我已迫不及待。B。」    
         
         
  
(13)

        母亲看起来比他还要紧张。
       
        “您不用担心——我的心已经属于她了。”
       
        Clark这时倒是大大方方地安慰母亲道,可之前是谁紧张地一度将衬衣扣子扣错了位呢?
       
        他今天特意打了领带,并把自己最好的鞋穿了出来——好吧,只是报社提供Kent在上层阶级的宴会上出面时所需的装备,他并不太自信。
       
        不过一想到立刻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姑娘了,他的笑容比以往都要灿烂。

       
        “没有比那个傻姑娘更让我倾心的人了,Alf。如果可以的话,我今晚便能向你们宣布我俩订婚的消息。”

        Bruce刻意穿得休闲了些,一条深色的围巾从半露的脖颈上挂下。当然,手腕上是那只手表。
       
        “是啊,一枚戒指,她会喜欢的。”Bruce自言自语着,忍住将手再次伸进外衣口袋的冲动——那样式简单的银制环戒上已全是他的手汗了,Bruce觉得自己比前些时候去赴大使馆夫人的订婚宴还要紧张。

        他同时希望C今天穿了自己送去的那条碎花裙。
        
 
         
(14)

        「你在哪」
       
        激动得连标点都来不及加上,Bruce风风火火地穿过人群,大步走到与C约好的花店门口。他祈祷自己能在路人认出自己之前立刻挽上女孩的手。
       
        选择在闹市见面是Martha的建议——或者说,是Alfred转告的,因此Bruce不敢确定是否是管家为避免他临阵脱逃才故意安排在一个大众聚集的地点。

        「我正准备穿过马路!!」
       
        Bruce瞥了眼手机屏幕,立刻抬头搜寻对方的身影。他冥冥中似乎预见姑娘必将出现在自己正前方的视野里——那双同样在焦急地四处张望的蓝眼睛!会是她吗?
       
        不。
       
        那只是一位英俊的青年。一副有些土气的深色半框眼镜反是更衬其眉目间的凝聚的独特之气。那青年实在太过“刺眼”了,再者那高大的身材,十分普通的西装在其身上却格外契合——这才让急心寻人的Bruce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已在门口了。」
       
        「等等?B,你」
       
        「什么?你在哪?」

        「是那间在大厦楼下的花店吗?」

        「没错!」

        「里边的女店主正在打包九支玫瑰?」

        「恩!」

        Clark又环顾四周看了看,不,仍没有一个独身女孩的踪影。只每对从店里出来的过路情侣瞧见一西装革履的他满头大汗地敲打着手机屏幕都掩嘴偷笑起来。

        「别急」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天呐,C,这让我如何不能着急。」

        「要不我们走进去,买支玫瑰当作信物吧。」

        「好主-」
         
           
         
        人很多。但也并不拥挤。漂亮的女店主耐心地为一对对恋人阐述着那些美妙动人的花语。一时间Bruce的耳里满是充斥着那些甜腻了的爱语,他有些急躁地快速筛选着娇艳的玫瑰们。而花店角落里一支娇小的深红色玫瑰立刻捕获了Bruce的心,那就如至今也未顺利会面的傻姑娘一样可爱,他快步走过去,伸手——
        
        握住了那先前遇见的青年的手。
       
        Bruce率先收了回来。可是那双手的温度却叫他分心了。
       
        “我需要它。”
       
        “我也是。”
       
        两人尴尬地对视了一眼,同时又有些心虚地捏紧了另一只手里紧握着的手机。
       
        “因为C/B就是像它一样美好的女孩。”
       
        他们几乎是同时向着对面的“陌生人”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15)

        这太诡异了。

        Clark忙又点开了信息栏,单手敲击着。

        「B?」

        「C?」

        「???」

        「?!???」
 
        
        两人目光再次交错的那一瞬,悬在半空中的手仍伸向那支玫瑰。不过他们在原地愣了若干秒后,又异口同声地询问道:

        “您是不是有个同姓的妹妹?”

 
 
TBC.

---------------
          “婚嫁什么的,我们都看开了。”——Martha与Alfred如是说,“只要两个年轻人喜欢,一点戏剧性的经过也无关紧要。浪漫而已。”
 
 

                                           »»»下篇»»»

评论(13)
热度(197)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