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绿红】For You,Remain Stagnant


《为你,停滞不前》

[假如Flash曾是个瘸子…]

------------

 

        倘若Barry Allen要提起他对于跑步有着狂热的爱,一定会招来哄堂大笑。
       
        即使是Hal也选择在他面前缓缓蹲下,不能更温柔了的目光凝视着Barry同样清澈的双眸,继而用几近是告白的语气低声轻念着那句话:
       
        “My boy,我愿意为你停下——这就够了。”
         

        一旦对方开口,Barry就都永远无法去拒绝一个温柔到极致的Hal——许多时候,他的确会被那些动人的话语所感染,使他在片刻间丧失言语的能力。而Hal看见的,则是他所照顾的男孩忽然脸颊通红,羞涩腼腆的模样让人禁不住用以更加温婉的语气尝试着将其融化。
       
        可是他太过渴望让风迎面擦过脸颊的感觉——当手脚有力挥动、品尝离心的奇妙。Barry认定自己与这项人类最早的一项奥林匹克运动定结有不浅的渊源,并执着地想要实现它。
       
        而他与Hal的相遇也要感谢这份执念。那天,一贯属于深秋的风儿呼啸而过,刮走了Barry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的围巾。至于他为何会出现在凌晨六七点的大街上——Barry只是想在排除了会丢人可能性的情况下练习小跑(即便目前他仍是连走路都不太流畅)。
       
        于是就在他踉跄着去追赶时,将要跌倒的那个瞬间,Hal Jordan出现了并接住了他。
       
        Barry感受到要跌向地面前的恐惧,他不自觉地舞动着瘦弱的手臂想要保持平衡,却被一个结实的怀抱紧紧搂住,在离地半米高的地方停住。他有些困惑的眯起了眼再看,发现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救了自己。
       
        要是在平时,Hal碰上这样身形单薄的傻小子并不会多加理会,他也没心思去嘲笑对方;不过这回,他瞥见苍白的视野里忽然有一抹即将倒下的金色,便不由自主地迅速移步了过去抱住了那个人。Hal在那片刻的浪漫过后也没有唐突地开口说话,而是先是放开了Barry,然后为他去捡起了围巾。
       
        “……谢谢。”
       
        Barry的道歉细如蚊声——他一概很纳闷、自己明明不应是如此羞涩的男孩。不过对方冲他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来。
       
        “Hal,Hal Jordan。”
         
         
         

       
        即使Barry很享受来自Hal的关心,他仍是坚持认为自己若多加练习定能克服身体上原有的劣势。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借以示弱来博得Hal的同情。
       
        不过那天Hal为他围上围巾的时候,他从未有感到过如此舒心的温暖;或许更多是因为那个微笑造成的,不过他太过深情,一时也分辨不清。

        知道有一人愿意为你停下脚步,这种感觉好极了。

 


       
        他们相处得很好,即便身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两人也会经常见面;通常是Hal赶过来,并为Barry捎带来几个不同店家的汉堡。
       
        “你的脚——是天生就这样吗?”
       
        Barry应声停下了啃咬的动作,同时感到不好意思,毕竟一直以来都只是他在享用美味,Hal始终倚在桌边看着他。而这次对方分别了一个多月,其间也没有联系,Barry多少有些担心对方。
       
        “是的…按理说,我也习惯了。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便时常有人拿这来说事,而我也习惯了落在他人的身后,只能瞧见所爱之人的背影,却总没勇气去搭讪。”Barry在自嘲的空当里有些费力地咽下了一口,Hal忙给他递过来饮料,“不过我总想……我总想像在自己的梦里那样能够自由地奔跑。”
       
        “许多能够自如行走的人也不一定愿意奔跑,Barry。”Hal忽然开口道,“那很累。”
       
        “的确。不过你瞧,Hal,”Barry哭笑不得,“你总给我带吃的过来,我都变胖了。”
 
  
  

       
        “试着去忽略它——把手给我,Barry。”
       
        Barry不知道Hal是怎么了,不会真是嫌弃自己胖了才突然要帮自己训练的吧?不过他还是伸出手去,将自己的放在对方的手心里。
       
        “忘记你曾跛脚,想象着你已抓住了风的尾巴……”
       
        “风没有尾巴,Hal。你已经开始用童话故事来哄我了么?”
       
        “闭嘴,Allen。快闭上眼。”
       
        好吧,他有时候真的比我还固执。Barry合上了眼,同时将身子向前倾去,由Hal领着他逐渐加快脚步。
       
        他的脚多数时候并不疼痛而只是稍有麻木,这会儿却感到有什么力量支撑住了那些无力的部位。
        
        
        

       
        真的只是错觉吗?
       
        Barry紧闭着眼微微歪过头,Hal已松了手,他已不自觉地重心不稳,甚至感觉连平日里的行走都不能完成;可另一个声音却在鼓励着他前行。
       
        于是他开始奔跑,真正意义上的奔跑,双脚越踩越快,却不曾有跌倒的迹象。
       
        天呐…
       
        沉醉于速度的Barry忽然停了下来,一下子扑进一个人的怀里;在他来得及睁眼前,对方低头吻住了他。
        

        「你也愿意为我停下吗,Barry Allen?」
         
        
        

       
        待在OA星球时频繁地想到那个男孩——Hal才可算意识到自己已是坠入爱河。
       
        他不知道自己失踪的这一个月对Barry来说是否过于难熬,他倒是难受得不行。绿灯所要负担的责任太大,面对的则是来自整个宇宙的威胁,Hal害怕自己来不及抓住对方便失去了机会。
       
        因此当Barry再一次展现出那个愿望的时候,Hal决定尽自己所能实现它。
       
        他在松开手时便戴上了戒指。街上还没什么人,熟睡在梦中的人们也没机会向窗外探头。他始终跟在Barry身后,看着他的男孩被绿光所笼罩,一路飞奔过马路。
       
        那自信的样子太过耀眼,嘴角勾起的微笑也过分迷人;Hal有些慌张地冲到前方,拦住了他,并不假思索地吻了下去。
       
        他期待这一刻有多久就有多么害怕自己的莽撞会让Barry感到厌恶,幸运的是,他感觉到对方在尝试着回吻,两条有力的手臂也搂住了他的脖子。

         “Hal,Hal…这一切太美妙了…这奔跑的感觉,还有你……”

        Hal胡乱地回应着,亲吻也乱了章法。
       
        两人均急促地喘着气,Hal一下子打横抱起了Barry,也不知道他哪来如此大的力气,即刻便奔回了Barry的小公寓。
        
        


       
        当有人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Hal甚至还在构想他与Barry的未来。

        他一下子冲进手术室,被绿光吓到的医生与护士们推搡着要求他先出去登记姓名,但Hal打晕了旁人——用灯戒的能量,他已顾忌不到别人了,也再不考虑后果:他的男孩正过分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身上安满了冰冷的金属仪器,一股化学试剂与焦灼怪味交杂在一起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别,Bar……”
       
        他褪去了制服,颤抖着双手去抚摸对方脏兮兮的脸庞,那双眼睛紧闭着,不知是沉溺于脱离现实的美好梦境、还是已被黑暗所吞噬。

        “你会为我醒过来的,你必须。”
       
        他将一个吻落在对方的额上。
        
         
        

       
        “告诉我……”Barry虚弱地吐着字,在凑过来的Hal的耳边笑说道,“在我昏迷的时间里,你说了些什么蠢话?”


        
        Hal总觉得Barry在经历了那场意外后变得活泼了很多,许是经历了死生交替,别的一切都显得太过轻松自如。
       
        当然更可能的原因是,Flash才成了那个可以嘲笑落在他身后的人。
        
        

        “天才,我在等你呢。”
       
        Barry笑着抬头望向半空中灯侠,比了个两指快速移动的动作。

        “快点,你不会想迟到联盟头一次的会议的。”
       
        “闭嘴。”Hal降落到了地上,故作生气地大步走到Barry跟前,“从前都是谁一直耐心等待的?”

        Barry笑了,没有拒绝Hal有些大力的亲吻。

         

        是我们,等到了彼此。
 
  
  
Fin.

        

评论(9)
热度(115)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