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终夜】Schemer


《阴谋者》

头回写这对…
短。

------------
 
 

        鸟是神的拟态。
       
        终极人在看到这句话时直呼自己已与作者产生了不小的共鸣(而他显然无心关注其余的内容);小托马斯总在外叫他难堪,但将那只高贵的枭压至身下时,他往往会产生一种主宰神的优越感。因而他会死死扼住对方,并把从韦恩嘴里吐出的一连串毒辣惊人的咒骂以不可抗拒的吻尽数吞下。事实上,双方都能品尝到过程中不可多得的愉悦;小托马斯从不说,但终极人知道,且每次做到更好。
       
        和小托马斯•韦恩消费激情更像是使人染上一种可怕的毒瘾。而那家伙却又碰巧是个工作狂,每每逼得他忍无可忍只得强制将对方从工作堆中拖出来,再连哄带骗地苦苦哀求——直至对方同意。说真的,作为一名氪星人,他完全有能力硬上;可他偏要瞧着夜枭摆出一副极为不耐烦的模样——一个恶趣味罢了。
       
        “只给你一次的时间。”
       
        短短几分钟的承诺变成了半小时的纠缠不清,继而一发不可收拾。能让那个人类为自己失神片刻,终极人愿意做任何事;两人曾经都对所谓的爱情嗤之以鼻,可现今除过那些微显暴虐的共享时刻,他显然想要索取更多了。
       
        那个许是所有平行时空里最为危险而又疯狂的男人,或已牢牢圈住了第二危险的他。
       
        他爱那人类的笑容几近失常——独属于夜枭的一种阴谋得逞后的嘴角上扬,小托马斯的自大在他看来实属天经地义。可让他有些恼火的是,对方从来不答应他这个要求——
       
        “别犯傻了,终极人。我的笑又不是为取悦他人。”夜枭维持着一贯冷漠的神情,头也不抬道,“再说,你让我凭空笑一个——这会很有趣吗?”
       
        他收到冷冰冰且带着几分嘲讽的答复时愤愤不平,他固执地认为这是一种敷衍、以及刻意疏远,并因此嫉妒得咬牙切齿——因为韦恩对女人们向来都是彬彬有礼,即便是有些鲁莽的调情,也显得风度翩翩。哪怕是面对其本人来说总不欣赏的那些穿着奢华夸张的贵妇们,韦恩家的主人仍照样念着亲昵的称呼,以笑迎向前来卖弄媚俗的女人。
       
        而真正同夜枭打造了一整个犯罪帝国的终极人在那时却只有在远处掐自己的份。
       
        谁叫他爱上了一个阴谋者,最终将自己也变得疯狂不堪。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又一次该死枯燥的宴会上,他从角落的阴暗处踱步出来,将恶狠狠的眼光甩到韦恩的女伴身上。那可怜的女人瞬间不能动了。
       
        “亲爱的…别慌。不过是一个酒鬼。”小托马斯抿着能吐出刻薄尖酸话语的嘴安慰着身边的人儿,同时毫不为其所动地直视着他、将女人搂得更紧了。
       
        「你胆敢指出我才是那个喝醉的人?」
       
        「没错。」
       
        「我要把“亲爱的”撕碎了呢,夜枭。」
       
        小托马斯眯起眼揣摩了一下他最后那个眼神的用意,最终还是松开了刻意搂紧的手。
       
        “离开吧,甜心。我想这位先生是真的想和我谈谈。”
       
        女人终于恢复了能够自己思考的能力,并在仓皇逃离时瞥见高个的陌生男人已将韦恩死死压在墙面上。
       
        “谈吧。最好快点。”
       
        小托马斯像个没事人般地用勉强能够活动的手摸过去点了支烟。终极人在他身后气极了,一下子躲过烟尔后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不出意外地带着浓重的火药味。
       
        “怎么?气消了没?”
       
        他停了下来,借月光欣赏着人类精致的面容与点缀得恰到好处的轻蔑。
       
        “没有。”终极人痛快地撕开了彼此间衣物的伪装,“你没听见吗?刚才?”
       
        「刚才我说,我要把“亲爱的”撕碎了。」
       
        “那就来撕碎我,卡尔。”他凑在他的耳边嘘声道,气声中显露出一丝极为难耐的迫切。
        

        「把你对我的仇恨和厌恶用撞击毁成碎片。」
       
        他让手指沿着紧实的肌肉线条滑落下去,探到后方。
       
        「让我们以彼此的心作为赌注。」
       
        他嵌入那具深爱的身体,并再一次享受着耳侧响起呻吟时带来的优越感。
       
        「你上膛的枪?它在哪儿?」
       
        “该死的。韦恩。”
       
        终极人发出一声低吼,结束了他仿佛仅为泄愤般野兽的行为。
       
        “真糟。”
       
        一直被他抵在墙上操的人类反而轻轻松松地挣脱了束缚,转过身子、抬起腿似要让他去亲吻那微颤的裸露的脚尖。
       
        「臣服。」
       
        小托马斯再次眯起了眼,像以往在策划犯罪行动时般聚精会神地盯着他。
       
        他终于长叹了口气,顺着脚尖吻到大腿根部。
       
        “你总是有法子让我栽倒。”他说着胡话,感受到两具身体在作短暂的歇息后又重新燥热起来。
        
        
        
        「是啊,我也爱你,傻子。」
       
        夜枭轻笑着,完成了他最大的阴谋。
        
        

Fin.

评论(1)
热度(141)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