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Captor With The Caption-1


《捕者与囚徒》

[(半AU)Bruce在刚成为蝙蝠侠时就遭到了重创,那段为恢复仅是常人体魄的痛苦日子几乎毁了他,也使本就遗有心结的他将庄园当作了监禁自我的囚笼。可实际上,Bruce是如此渴求另一个人的陪伴,只是说说话也好……]

------------

【我不会成为你生命中煦和的阳光
但我会在你感到寒冷的时候轻轻抱住你】
 
 
  
        人们总说Wayne那姓氏八成是受到了什么诅咒。
       
        略过早年那对夫妇的惨死不提,幸存的唯一继承人最后一次露面也已是在三年前;当时的紧张气氛令所有人都难忘——论年龄显得过分憔悴的Bruce Wayne险些被自己的公司除名。一些自称舆论专家的甚至大胆猜测:Bruce本人已不在世了,那些家族事业都已交由尽愚忠的管家打理。
         
 
  
        “一派胡言。”
       
        Lois Lane向来对这类言论嗤之以鼻。行事果决的女人捏着钢笔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最后指向了Clark。
         
         
         
        Clark起初并不想趟这趟浑水,可他毕竟仍是作为着一名实习生打些杂活——他无法提供出好看的学历,也还未来得及积攒多少具有说服力的工作经验。若是整天在报社里端端茶、收收快递,他也会感到烦闷;而Lois“慷慨”提供的这个机会看上去的确能够给他为自己收获不少的筹码。
       
        但Clark在走下出租车的时候,仍怀疑女人只是为了满足其个人好奇心。
       
        Wayne庄园外圈的铁栅栏过分的高而坚固,Clark思寻自己怕是没法靠普通身份的力量闯进去了。而他也不乐意于去打扰人家。事实上,他听说到的传闻里详细讲述了那个同其主人一般神秘的管家是有多么的固执和偏激——像是任何一个误踏入其领地的人都会被一枪毙命似的。
       
        他的耳朵分辨出后花园的方向那边似乎有什么重物碾过草地的响动、相伴着茶具间碰撞的清脆声。Clark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要莽撞按响门铃——而那上边积起来的灰尘也足以显示已有多久的时间里Wayne未曾迎来访客了。
         
         
         
        Alfred长叹了一口气,鉴于今天终于把少爷好说歹说哄出来了,他决定给自己加餐。
       
        他对Bruce不是没有担心,自从那次遭到重创后,Wayne似乎又是那个多年前难以接受已失去父母庇护的孩童:脆弱,多愁善感,且不愿言语……此前Alfred从未着手处理那样严重的伤口,从喉颈处一直延伸到侧腹,那狰狞的血痕似乎在嘲笑差点致使庄园失去主人的他。
       
        他根本不该答应Bruce去投入什么打击罪犯的夜间行动的。
       
        “把窗帘拉上……Alf。”
       
        Bruce几乎惧怕光亮。每当Alfred在清晨时分进主卧打扫时,蜷缩在床上用被褥死死裹住身体的人总是以哀求的语气告诉他尽量减少光线射入屋内。Alfred无可奈何,又不得再忍给以更多的刺激。
       
        所以他今天推着坐在(实际上是被绑在)轮椅上的Bruce出来的时候,还是为其准备了一副墨镜。
       
        “您会珍惜阳光的触感的少爷,哪怕就是可怜我这快急死了的老人。”
       
        但他们还是吵架了。Bruce倒是没能组织出多少完整的话语,他只是如同困兽般从喉咙深处发出威胁似的怒吼。而Alfred几临崩溃,在人生第一次摔翻了要端给主人的茶具后,管家愤愤不平地离开了,撇下突然失去怒气支撑而变得害怕起来的Bruce独自留在了屋外。
         
         
         
        Clark尽量使自己的皮鞋踏在草地上的时候不至于发出能让人察觉的声响。
       
        而他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场景之一:明媚的晨午的阳光令整一偌大的后花园都闪亮起来,精心修剪的草木间点缀着的颜色粉嫩的花朵更加可人;这儿是使人能真正感受到那股生命里自脚心一路传上来,直至融进血液般的温暖与舒适洗礼尽心灵。

        他就是在那时看见了Bruce。

        稍显病态的苍白色皮肤逐渐被暖阳镀上曚昽的微光,年轻的面容被墨镜遮住了一半,余下的是那薄而轻的唇、精致的鼻尖、与眉宇间若隐若现的忧伤。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双双交叉在一起搁在瘦削的下巴底下,脚尖不自觉地向内收拢,背微微佝偻着,让人产生其身材娇小的错觉;可那修长的双腿以及显示出应可拥有过无比完美身材的骨架却又不容忽视。
       
        他一时竟忘了自己是偷跑进来的。也不该在原地怔怔地打量庄园的主人。
       
        Clark当时不敢妄言身子发颤的Bruce有多么优雅美丽,那像是只由黑白构画出来的人儿在这暖色调的环境里显得太过突兀刺眼。他只是完全使Clark忘记了潜入花园的初衷,继而嫌弃起自己想要发掘新闻的用心之险恶。
       
        那一刻,他只希望释放自己属于神祗的另一面,尔后Superman将带走这个受了太多苦楚的人类(哪怕Clark还未曾寻得属于对方的痛苦之源),以其所有的太阳的力量来治愈Wayne,毫无保留的。
         
  
        Clark头一回莽撞遇见Bruce时,他还不敢承认那就是一切的起始。
         
         
         
------------
我又不要命地开连载了。
有人看么呵。
  

评论(14)
热度(118)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