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Captor With The Caption-2


《捕者与囚徒》

------------
«««««⒈
         
         
         
        由于长时间适应了黑暗,阳光的触感于他而言实为陌生。即便是躲在墨镜后的双眼,也因忽然而至的亮光而只能在垂下头的时刻里眯成一条细缝。
       
        Bruce认为自己向来不喜欢阳光,在此之前也从未热爱过使人过分安逸的温暖——冰冷潮湿的环境许才是更适合夜行动物的居所,哪怕深知黑暗将包庇罪恶,他也不乐意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在最明媚的晨光里,Bruce甚至感到无助与不安。
       
        因此他极力挣扎着想要策动轮椅驶回屋内去。然而胳膊比双腿更加无力,他只有徒劳地在半米内的草地上来回行动着。
       
        「Perfect。」

        Bruce开始有些自暴自弃了。他哑着嗓子咒骂了一句,忽然意识到有人正在靠近。
       
        在这样强光的照射下他根本没法看清是谁,但他断定绝不会是Alfred。在赶到自己身边的过程里管家的步伐往往会是急切凌乱的,或是其他时间里的沉稳有力;而现下这位,每一步都带着迟疑,并且在努力忍住闭上双眼的Bruce看来,其身上的色彩几乎与环境融作了一体。

        Bruce想等对方走到自己面前时,借着那高个投下的影子来看个清楚。一个陌生人。Bruce奇怪自己居然没有感到恼怒,或是恐惧。他甚至是带着些许期待的心情在等待着——但他没有料到对方会抢先夺过墨镜,然后迅速用双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绑匪?!
       
        Bruce吃了一惊,但对方随后喃喃着的低语哄住了他;那像是歌谣般含糊的字句使他平静了下来,且让他相信这名不速之客并非不怀好意。
       
        也许他不该如此松懈轻信。可那个男人——从那双温暖厚实的手可以辨认出来——近乎拥有一种魔力,令即便是在受尽磨难后变得疑神疑鬼的Bruce,也不自觉地交付出了珍贵的信任。
       
        「让我来帮你。」
       
        对方也许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但Bruce的耳侧却嗡嗡地回响着那个男人对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即使听不清内容,它也足以让他感到舒心。
       
        于是他闭上眼,乖乖地让对方推着自己回了屋内。过程短暂且无声。在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后,Bruce回头看向花园:一个人也不在那儿了。自己并拢的腿上搁着那副墨镜,眼睑上还残余着那人掌心的温度。
        

        
        “你怎么魂不守舍的?”
       
        Lois将手搭上他的肩膀时,Clark只差要从休息室的沙发上滚落下来。他支支吾吾地问候着,希望女人不会询问他昨日的哥谭之行……
       
        “你见到Wayne了吗?”
       
        徒劳。Clark不怎么擅长说谎,因此他只好扶着前额解释说自己不太舒服。不过Lois不吃这一套。好在她只是像看待一个没出息的孩子般瞥了眼哆哆嗦嗦掏出空白记录本的Clark,并在转身离去前提醒他两个城市的路程有点远,今天若要行动的话早该出发了。
       
        Clark目送Lois走进主编的办公室后才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盯着里边存有的最新一张照片看了很久。
        
        

        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心念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翻越过那些高栏。
       
        待到Alfred惯例拉开窗帘清扫地毯、捡起床脚脏乱的衣物并在又一次进来时为他端来的早餐,Bruce都也只是愣愣地睁着眼回忆着关于那名闯入者的每一个细节。
       
        “我今天要出门一趟。”鉴于昨日的吵闹,管家的声音里透着难以言说的陌生感,“您需要什么的话,可以打电话给Fox先生。”
       
        意料之中地没有收到回应。Alfred无声地叹了口气,退出去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
        
        
        
        Clark认定这是一个坏决定。而这个想法立马被证实了。他又一次站在Wayne庄园外,悬在半空中要去按门铃的手因为突然出现的Bruce而彻底僵住。
       
        他们对视了几秒(后来两人都对此回味无穷)。庄园的主人仍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衬衣,但比之前显得精神了一些。
       
        “昨天也是你吗?”
       
        Bruce微哑的声音灌入他耳内的同时,Clark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滚烫。他会质问我是谁,是从哪儿来,有什么目的。Clark想,如果Bruce真的挑出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来问他,那么他们还未相识时分的冷漠将即刻使两人隔绝开来。
       
        Bruce,独一无二的Bruce仅仅是微笑了一下,那苍白的脸上像是有一团云雾散开了;Clark捕捉到对方身上萦绕着的化学药剂的味道,却像是一场令人沉溺的麻醉之梦。

        “我想你应该已经认识我了。”

        “没有错…”Clark快速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尔后他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伸手穿过黑色栏杆的空档间。该死,他不会需要一个握手的,Clark暗中掐了自己一把,又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不要紧。”Bruce是在那边轻笑吗?“反正我也没法抬起这两只胳膊。”

        “Clark。”他终于说出口了。

        “Clark。”Bruce跟着重复了一遍。
        
        
        
        “我欠你一个道歉,Alf。”
       
        管家在接过Bruce服完药递还的水杯时几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再次强调了一遍。
       
        “谢谢你,Alf…包括一直以来你为这个家族所做的,我不该那么刻薄。”

        Bruce给出了一个微笑。而Alfred已很久没有看见少爷的脸上浮现除了无尽的忧愁与担惊受怕以外别的神情,即便这个勾起嘴角的动作依旧显得有些勉强吃力。
       
        老人在感到极大的欣慰喜悦之时,无不疑惑地寻思究竟是什么正在逐渐改变本已麻木了的Bruce Wayne。
       
        或许阳光真的能治愈破碎的心吧。Alfred想。

 
 
------------
接下去大概就是两人不时的见面。
以及Bruce一点点地被打开心结(其间有几次旧病复发
最终……是的,他们或许将并肩作战♡

(以及那篇《POW 战俘》仍在写QuQ

评论(8)
热度(8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