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Analgesia-1


《痛觉缺失》

[Clark在其养父意外身亡后,因极度痛苦而强制消除了有关记忆;于是在潜意识里,他笃定他只是个体弱多病的异类,而把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不可思议的一切,权当是未曾被治愈的病状。]

(我荒废了一个假期…!!惊

------------
 
  
  
        车窗被敲响时,他还正与身侧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可爱的女士谈论着方才结束的晚宴上有趣的小节目。“的确,精妙绝伦。”Bruce淡淡地说出自己的评价,侧过头用一个落在额前的吻试图让滔滔不绝的女伴安静下来。片刻后,他的视线越过女伴的肩头,看见滑落雨珠的玻璃窗外有一名面露痛苦的青年正敲打着另一侧的玻璃窗。

        哪怕并不想惹上麻烦,他也正打算出于礼貌而伸手摇下车窗询问几句——毕竟对方看上去十分需要帮助,那脸上极为痛苦的神情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可车内的按键一时似乎失灵了,Bruce徒劳地摁着那该死的按钮。

        他再抬起头时,酒店门口那两名尽职尽责的保安已率先冲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拉扯着青年的胳膊,态度显而易见。Bruce因此紧张起来。他使劲拍了拍前挡风玻璃,示意保安可以放开那人。

        “你们对工作如此负责真是太好了。”Bruce终于成功摇下了车窗,“但我可以带他离开。”

        “那您……也真是太好心了。”

        两名保安像是无法理解此种行为——关于一个富家少爷为何愿意载一位陌生伤者,何况那车上还坐着其当晚婀娜的女伴。

        不过眼尖的女人倒是拍打着Bruce的胳膊惊叫道:“天呐,他流血了……Bruce,快扶他进来!”
       
        他发誓自己从未有如此感激过一个来自约会对象的建议(他一向对只会瞎起哄的女人们的意见嗤之以鼻)。Bruce示意车外的可怜人走开些,然后他打开了车门——外边可真凉呵,他哆嗦了几下,搀住了那名青年。“谢谢您…”一声虚弱的回应从那紧咬的牙关中漏出,Bruce意识到对方滚烫的身体许是高烧引起的。
       
        将青年安置到后座上后,他又爬回了自己的位置。女人担心地看了眼那负伤的人,悄声向Bruce询问:“是哪个混蛋才会去蓄意伤害这样一个无辜的人?”

        “我不知道。”Bruce皱紧了眉头,当把手放回方向盘时,指尖似乎还留有青年身上不可思议的热度。

        他先把他的女伴送回了酒店,并开出了足够让姑娘心满意足的补偿条件。然后Bruce将车转向了回庄园的方向。

        几次他都见负伤的人似乎就要昏睡过去。Bruce怕自己没法将这么高大的一个人拖回室内,只好不断地讲着话试图唤醒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你还好吗?”“我是Bruce。我想你可能听说过我。”

        “是的……”

        一声微弱的回答传了出来,差点要被隐在雨打玻璃的嘈杂声里。

        “你现在一定很难受。”Bruce又快速在后视镜里瞥了对方一眼,苦笑着,同时抱怨为什么街边灯又坏了。

        “上衣口袋,先生。”

        Bruce先是有些困惑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留有一朵边角些许泛黄的玫瑰花——随后他空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许是被晚宴表演唬住的脑袋,转而探向了后座。

        他得到了一张记者证。照片上的青年看起来大概二十几岁的模样,估计与自己同个年纪。

        “Clark?”

        没有如愿收到回应,Bruce不安起来。他几乎是将车直驶向住宅门口的,全不顾Alfred早些时候告诫他要绕开那些还未来得及处置到位的草木。

        那晚的前半夜Bruce是守在客房的床边度过的。而他将重伤的青年带回家后再没敢去碰那些布在Clark身上狰狞的伤口。他冷静下来后一度质问自己为何不带对方去医院处理。

        直到Alfred发现情况,在床脚找到了手足无措的他。前者抱怨了一句(“少爷,您真不该随便捡陌生人回来的”),还是尽职尽责帮忙处理完了伤势。

        “他需要在这儿休养几天。”Alfred拧了拧浸满血的毛巾,“太难恢复了,可怜的孩子。”

        管家眯起眼,视线在静躺着的青年与自家少爷之间来回转换了一会儿,最终只是道了声晚安,并要求Bruce也立刻回房睡觉。
 
      
 
        前一日还高烧难受的Clark醒来后已好多了,身下柔软舒适的被褥也多少令他有些受宠若惊。他只隐约记得那种钻心的疼痛在一阵折磨后仍在削弱自己,他实在是不得已才向停在酒店门口最前边一辆黑色轿车里的先生求了救,至于后来的事……Clark怔了怔,意识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
       
        “你好些了吗?”
       
        一个温柔、带着担忧小心翼翼询问着的声音。他努力将头撇向那侧,尚未恢复清晰的视野只隐约勾勒出一个男人的模样。
       
        “你安全了。”
       
        对方微凉的指尖划过他嗫嚅着试图拼出字眼来的唇瓣,那真实的触感几乎让Clark呼吸停滞。
       
        “嘘。答应我。”
       
        我能够答应您什么,先生?

        任何事。

          

------------
希望此后周更好好写这篇。。

评论(6)
热度(85)
  1. 异想天开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