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You Were Young(上)


[若他们本不属于同一时代
而Clark所认识的Bruce似乎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慢热

------------
 
    
    
「哪个才是你真正的一生…?」

「This is an offer.」
    
     
 
        知道自己即将要采访Wayne家已知的最后一任继承人,Clark Kent便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谁都说那位老人刻薄又冷漠,即使也有传Bruce Wayne当年的确也是个风流倜傥的主儿,也无人再会将其与现在这位联系到一块儿去。要不是Clark因为另一个身份的缘故而在采访任务中溜走太多次,这份差事也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Kent先生,您可以进去了。”

       听到秘书小姐喊到自己的名字,Clark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再一次检查了提前准备好的问题。当秘书为他们合上门时,她似乎朝Clark投来了颇为同情的目光——那意味着什么?Wayne先生的心情依旧不怎么见好么?不管怎么说,这一切使Clark更紧张了。
   
   
  
        他的采访对象背对着他卧在一张躺椅上,倒是给人以一种较为安静的感觉。书房的空气里除了纸墨的味道还混着化学药剂的刺鼻。Clark因此撇了撇嘴,随即意识到这动作并不礼貌。好在老人似乎并未察觉,直到Clark轻步走过去挡住了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时,躺椅上的人才动了一动,微微睁开眼来。

        “你来了。”

        对方这样说着,声音低沉嘶哑,语气像是在静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Clark一时怔住了,Wayne看上去并未消去倦意,但那双眼里却丝毫不含疲态,像是因为他的到来而被全然唤醒。
       
        他在老人的示意下在其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其间Wayne始终紧紧凝视着他,让Clark不免感到有些别扭。
       
        采访正式开始时,Clark明显察觉到老人的不配合,问题都被Wayne巧妙地避开了。而那双发亮的蓝眼睛里满是戏谑,一刻不停地在他。Wayne年轻时一定更加难缠,Clark想。

        “还有问题么?”
       
        “没有了,先生。”Clark老实说道。他起初也没期望这场采访能挖掘到什么有用信息——介于Wayne向来对记者们处挖苦态度的名声。
       
        “翻开它。”
       
        对方忽然递过来一本相册,Clark意识到这是老人刚一直藏在背后的东西。他仍旧礼貌地伸出双手去接——相册比看上去的分量要重。封面上用极细的字体写着“Future”一词,Clark没忍住发出了疑惑的哼声。

        “翻开它。”Wayne加重了语气强调道。于是Clark照做了。
       
        照片里的年轻男人不会超过三十岁,且嘴角边挂着的一抹轻佻的笑更衬本人的狂妄。尔后Clark的目光落向另一页,那同样是Wayne,不过身边围着几个少年,旁有一管家打扮的老者正招手冲其示意,像是想让这几个人挨得更紧些。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Clark纳闷道。
       
        不过奇妙的事就此发生了——谈起家人,Wayne的笑容不再吝啬。老人能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讲述那几个养子的故事,讲起已故多年的老管家曾是怎样耐心地教导难以予以宽容的他……而Clark也注意到Wayne在这期间也变得好说话多了,他伺机抛出了另几个突发奇想的问题,老人都一一认真作了答。
       
        所以您只是想要有人来陪着谈谈天么?Clark苦笑道。他明显感受到Wayne已逐渐化开的温柔与深情——那份维系在家庭之间的情感,似乎被注入到了这本被翻得破旧的相册里。
       
        他很孤独。
       
        Clark总结道。

        Bruce Wayne很孤独,因为其心存感激的记忆里的人们这会儿都不在身边。有的离家在远方,有的已在地下安眠。这样一个接一个地失去,谅也终究会将一个人变得刻薄。

        他忽然好想给Wayne一个拥抱。
   
  
  
        “先生们。”此前神情活泼的秘书小姐恰好在这时叩响了门。她在门口向身后的仆从吩咐了几句,随后走了进来,亲自给两人添了茶。

        “用餐的时间到了。需要我去通知将其延后么?”

        “不必麻烦了。”Wayne擅自作了决定,并颇为高兴地站起身,“Clark也留下。请你帮他也安排个座位吧,Alice?”

        女孩忽小声轻笑了一下,俯下身柔声在Wayne的耳边提醒道:“Wayne先生,我是Anna。”

        “哎呀呀,这可糟了。”老人夸张地倒吸了一口气,“要在以前,姑娘们可多半会因此赏我一个巴掌。”
         
 
 
        “Kent先生,您大可不必太拘束。”两个人跟在老人后边下楼时,女孩偷偷地告诉他说,“Wayne先生人还是很好的。只不过有时太为倔强,都不肯让我们提供额外帮助。”

        “我想我能够理解。”

        Clark瞥了一眼扶着扶手缓慢踏在台阶上的老人,轻声叹息了一句。
         
         
 
        “我们都很高兴,看到他今天这么精神。”
       
        Anna在等仆人们将餐桌收拾干净时向Clark感谢——说在他的影响下,老人甚至没有如往常一样拒绝在餐后服药。念起自己起初的态度,Clark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也许也就是这个原因,Wayne始终没有要放Clark回去的意思。Anna几次提醒老人,后者都权装作没听见的模样。
       
        “我很抱歉,Kent先生…Wayne先生的倔脾气又上来了。”
       
        “不要紧的。”Clark说道,“反正家里也没有人在等我回去。”
       
        “此外,我也很乐意留下帮忙的。”他补充说。
         
         
 
        他来到主卧,发现老人已换好衣服躺下。Clark走过去,看见Wayne半眯着眼盯着天花板,似乎并不打算立即入睡。
       
        “Wayne先生,需要我将灯光调暗些么?”

        “Anna呢?”

        见到是他,Wayne并没有展露出多少疑惑。只是声音没那么精神了,轻飘飘的仿佛一下子就会被风儿带走似的。

        “她回去了。”

        “你或许在好奇,那女孩为什么能管那么多事。”Wayne缓缓说着,目光落在逐渐走近的Clark的身上,“她不仅仅是我的秘书,Anna自愿承担起管家的义务,即便那并不适合一个这样年轻的人……毕竟我已经没什么家人了。我知道他们关心我。而过去的一切像是场梦,我只是徒劳在等所有的事终结的时刻。”

        老人顿了顿,目光愈发柔和起来。

        “抱歉让你听一个毫不相干者讲起这么多烦心的事。”

        Clark想要开口说不是那样的,但有声音告诉他不该打破这一刻的沉寂。

        “你得知道我不是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老人忽然开口道,“我只是……”

        老人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捕捉到人类不再平稳的心跳声的Clark差点就要呼救起来。好在这没有持续太久。

        “拜托,你可以再多待一会儿么?”

        Wayne显得更加疲倦了。但他仍抬眼望着呆立在床边的Clark,附带着一个乞求的眼神。

        “当然,Bruce。”

        他不经意间念出那个名字,忽然感受到这种付出信任的状态是多么熟悉。

 
        我一直在这儿,Bruce。
     
    
       
        
         
    
   
        Clark借着昏暗暧昧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梦里的舞伴——Bruce应该如此年轻吗?他怀里的男人最多只有二十八九岁的模样,而嘴角那一抹轻佻的笑容是自己未曾亲眼见过的。
       
        “刚来这个城市?”
       
        “是的。”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的时候,Clark刻意低下头去避开激动(或是愤怒)得几近发狂的人们的目光,这也使他得以更加靠近Bruce Wayne。他听见女人们交头接耳着,每个人都拿谈论情人般的语气议论起宴会的主人、以及其破天荒邀请的男性舞伴来。更多的人则是带着狂热的嫉妒眼神攻击着自己。
       
        “你并不在这儿工作。”Bruce眯起眼打量着他,“可以说,我认识这儿的每一个人。”
       
        他没有出声回答。
       
        “你当然也不是我的客人……”魅惑他的声音这样说道,“所以你是个记者吗?”

        “不……”Clark下意识想要否认,毕竟宴会的主人一定不希望会有新闻界的不速之客来败坏兴致的,不过他在那样灼热的目光下更加没法掩盖真相了。

        “我是名记者。”

        得到答案的Bruce挑了挑眉。

        “请不要——”Clark抗着巨大的压力再次开口道。

        “如果您愿意配合我完成跳支舞,我会考虑不让保安把你轰出去的,怎样?”

        男人目光里狡黠与戏谑的意味让Clark的脸烧了起来。后者经权衡利弊,终于冷静地点了点头。

        “聪明的交易。”
       
        Bruce慷慨地让他搂住了腰,不过Clark并未有要享受的意思。这一切太过荒唐,梦境不该如此真实。可他就是无法挣脱这类似于溺水的感觉。
       
        他望进Bruce的双眼里,另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脱口而出。

        “我只是没想到……你不一样了。”

        “哇哦,您的语气像个老人。”Bruce笑道,借力滑步出去优雅地转了个圈,又落回他的怀抱,“像你这样的访客我只有一个忠告——”
       
        是什么?
       
        Clark闭上眼,心念自己一定也是在孤独了太久后才会因翻看了一张Wayne年轻时的照片就会在晚上做起这般好笑的梦来。

        “别去无光的地方,你会因此遍体鳞伤的。”
          
  
 
        “嘿,伙计,你是还在等什么姑娘么?”
       
        Clark睁开眼,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再望见自己公寓有些渗水的天花板。一个侍者候在他身边,看架势是在催促自己快些离开早已结束的宴会。
       
        “我说,人们都离场了。”侍者有些不耐烦起来,“你最好也快点走。我们经理是不会希望看见无关人士还待在这里的。”

        Clark有些迷糊起来。这难道不是一个简单的梦么?
 
         
 
        他起初没在意,毕竟自己是不方便插手的。既然梦境似乎落为了现实,他又不知道会在这里停留多久,最好便是尽量少地留下痕迹。

        可那堆积起来的旧货箱后传来熟悉的呼吸声,不过是更急促了些。“谁?”当他瞥见地上的血迹时,Clark愈发担心了起来,一个普通人类是不可能在失血这么多的情况下存活太久的。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一个低沉、嘶哑的嗓音响了起来。当对方来到灯光下的时候,Clark看清他是谁,不免惊呼了一句。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蝙蝠侠只是一个过时的都市传说;Clark也阅读过报社收集起来的陈年报道,妄图发掘那名黑暗骑士秘密的人最后都只会一无所获。

        可眼下,自己面前却正是那位传奇人物,且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他比他想象得还要高些,披风扬起、投下大片的阴影。
       
        不过终究是受了重伤,当蝙蝠侠扶着墙昏迷过去时,Clark只愣在原地了大约一两秒,随后冲过去,从冰冷的地上抱起了那并不多少重的身体。

        我不该插手的。

        他对自己警告道,但仍安排好了一切。身上的钱只够Clark在一家老旧的旅馆里租到一间墙纸剥落的单人房。他带着伤者从二楼高的窗户里进去,把对方轻轻安置在床上。

        这太荒唐了。
       
        Clark守在床侧,近距离观察着那位正当盛名时期的黑暗骑士。他的心跳无意间加速,就当他小心翼翼地揭下那层与伤口粘结在一起的面具时——毕竟Clark一度痴迷于对蝙蝠侠的研究,没什么丢脸的,那似乎是每一个实习记者都逃不过的个人迷信。面罩下的人或许肤色苍白……Clark用揭露真相的前一秒在脑海中高速滚动着令人激动的猜想。可那一瞬间过后,他却改作了喃喃。
       
        「为什么会是他?」
       
        Bruce Wayne躺在他面前,嘴角的血痕像极了先前沾染的葡萄酒。
       
       
       
TBC.

评论(10)
热度(110)
  1. 异想天开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