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All You Are


[你是否愿意守住平凡?]

(短 一发完
(#画风突转

------------
 
  
  

        Bruce从未在安稳的家庭生活上抱有太多奢望。
       
        他的确想过,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终于对来自Alfred愈发变着花样的催促与嘲讽不耐烦了,继而选择迎娶在舞会上第一个踩到自己鞋尖的女士。

        因此当Clark Kent撞到他时,一切看起来都水到渠成。灯光恰好打在两人肩头,Bruce倒在了高个记者的怀里;一句礼貌性的道歉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写着Wayne号码的小纸条就被主人塞进了莽撞者的上衣口袋中。在微量酒精的迷惑下,离开的时刻,Bruce偷偷踮起酸麻的脚尖,他们由此得以擦过了对方的唇。
       
        经过几次谈不上浪漫却意味深长的试探性约会后,Clark和Bruce在一起了。

        Bruce初次邀请Clark来庄园作客那会儿,Alfred给出的态度并不是特别友好。鉴于没有一定要求门当户对这一说,管家的反感更像是针对于自家少爷的任性妄为罢了。但Clark本身是那种很容易就让长辈们欣赏的类型,礼貌、老实、对待家人温柔又体贴。因此在他的第三次来访结束的时候,Alfred已经想要开口询问是否已考虑过订婚的事了,只是在Bruce眼神的胁迫下才忍住了没吱声。
       
        Clark也常领Bruce去见Martha——相较之下,这显然是一件更为轻松愉悦的事。他们坐在愿捎带一程的好心镇民的小卡车后厢里,远望属于堪萨斯地平线处的余霞,一路上的颠簸也没能挫减两人的好心情。
       
        但Bruce明显感觉到Clark的心不在焉,后者经常连续几日疲倦不堪,像是夜晚从未入眠。有时Clark也会拿一些无关紧要的理由来搪塞,使他们的见面变得异常艰难。
       
        「恐怕…他所承受的比你想象得还要多。」
       
        当Bruce鼓起勇气向Martha询问事由时,那位在乡下待惯了一辈子的夫人这样告诉说,并请求Bruce能够原谅她的孩子。
       
        他当然会原谅Clark。他那么爱他的一切,况且这是一场毫无理由开始的爱恋,那些过多的、属于世俗偏见的东西得以被他们尽数避开。而Clark最多也只是觑觎Bruce本身(即使他们仍未分享过情爱之事)。
       
        可Clark到最后竟没有给他机会。
       
        「再会,Bruce。」
       
        Kent家的孩子低低地压着伞脱离屋檐下避雨的人群。车流过后,Bruce就再也望不见他了。
         
 
         

        Kal在硝烟中告白。
       
        Superman隔着一整列破碎的火车嘶吼,高声大喊骑士的代号。Bruce挣扎着想要回应,出口的却只是痛苦细微的呻吟。
       
        待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Kal的怀里了。身上满是焦灼与血液凝固的味道,但至少还活着。Bruce感到自己滑落泪水时,才意识到他所听清的、Kal嘴里一直喃喃着的话语是什么。
       
        不想失去你。他这样说。
       
        因此Bruce没有拒绝Kal有些粗暴的亲吻,唇瓣相撞,Superman在他眼里似乎与多年前一难以忘怀的腼腆恋人的身影重合。他注意到他们是多么相像,都让他甘愿献出自己…
       
        快感攀上舌根,激化了人类愈多的呻吟;伏在他身上的人低声安抚他,撞击坚定又难耐。Bruce意识到他们仍处在废墟中,周围没有任何遮蔽物——除了无尽的夜色。而他身下只有红与黑的披风。他把全部的信任交付给Kal,让对方把握一切。其间他们前额相贴,听Kal小声倾吐两人份爱意。

        这之间情欲是伴有毒瘾发作时的抽搐,如同血液在不分日夜干涸之际的前兆。Bruce在脑海中始终轻飘飘的,像是只有触到那人的炙热方才能再次回归地面。

        结束,或是说暂时平息的时候,Bruce有气无力地告诉对方,他爱他。他承诺要将过去的忧郁掩盖,并在结痂的伤口处将愉悦晕开。
        
        
        Bruce重新点开Superman的身份追查档案时,意识到答案早已被呈现在那儿了,自己只是从未敢点开,怕再次体会到许多年积累下来的无助感。
       
        他冷静下来后,告诉自己不应该去逼Clark给出合理的解释。至少他发现对方因此丢了报社的工作,原因很简单,太久没有去上班了。
       
        这一切看起来像是自暴自弃,Bruce想。
        
        
        「不是这样的,B。」
       
        联盟受到强敌重创,众人都被打散。唯独Kal忽然落在他的身侧,抛出一连串没头没脑的话。
       
        「我不想失去你。」
       
        Bruce看着那红色的一点被爆炸的浪潮所吞没。他哽咽了一下,最终没有哭出声。
        
        
        

       
        “他回来了,Bruce。”
       
        Diana扶着他来到大厅,那个生还机率被计算为零的氪星人果然完好无损地立在那儿。看到Bruce出现,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看起来比我还糟。」
       
        Clark笑着,过去搂住了他。不敢搂太紧。

        「对不起对不起。」
       
        「你最初敢甩我的勇气呢。」
       
        他任Clark让两人的前额再次贴在一起,心跳得前所未有的着急。
         
 
        「没办法,就是怂。」
         
 
 
Fin.
 

评论(5)
热度(154)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