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Ghost Town


《弃城》

------------

「→情节跳跃:

        两年前,哥谭市爆发了一场疾病。患者若被光线照射其皮肤就会迅速开裂,但若长时间隐在黑暗里也将迎来死亡,因此大批的人痛苦死去。军方介入后,选择迅速封锁这座城市,防止其影响外界。
        Bruce原本拥有逃生的机会,但他执意留下,指挥仅存的人们为生存战斗。当发觉自己也被病毒感染时,他同时彻底切断了与联盟的联系。Bruce忍受着病痛折磨,没有妄想能够从中解脱;直到两年后,Clark违抗他的命令突然回来…

        为一个人 而救一座城。」
          

         
        人们都说哥谭被毁了。

        两年前倒还有军队驻扎在那里,负责阻止好奇心过重的民众靠近;眼下由于有致命病毒的传言,根本无人再愿冒险造访。

        它的的确确沦落为了一座废城。
        
         
        “规矩就是规矩。就算是您,没有上边的指示,我们也无权放您进去。”
       
        “你应该知道——”Kal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端着枪仍瑟瑟发抖的士兵,“我若执意闯入,一整支军队也未必拦得住我。”

        对方没有接话,但Kal注意到他抖得更厉害了。
       
        “抱歉了。我不是故意要使你们被迫违抗指令…只是,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还在里面。”
       
        Kal向他们点头致意,径直走向了原被封锁的城口。
        
        

        
        
        城内能够远望见的天空都是压抑的灰色,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凝聚着死亡般的沉寂。接近市中心时,炮弹炸裂的痕迹多了起来,Kal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听到这些碎片曾包裹着怎样的尖叫。他不自觉地厌恶起这里的阴冷起来。
       
        记忆里的庄园早已无生机可言。他推开黑色的扭曲的铁门,看见一旁的信箱里塞满了自己寄出的信——日期仍停留在两年前,信纸上划满了焦虑凌乱的文字。
       
        他花了额外多的时间来辨认出哪条才是通向主卧的“走廊”,鉴于墙面大多早已崩塌,这的确是件困难事。

        他记得他曾在这里跑过,在拐角处差点迎面撞上端着银制托盘的老管家,他还欣赏过挂在墙上的画像,为厚重的窗帘掸去尘埃……这一切——除了在堪萨斯住下的Alfred——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终于摸到那扇门。Kal深吸了一口气,尝试捕捉曾经那些香甜的气味。

        闻到的却是木制家具腐朽的味道。

        这个房间或许是整个宅子保存最完好的一处,但床柱折断、窗帘也被撕裂了一半。床头柜与茶几翻倒在地,从抽屉里散落出来许多纸团。

        与以往的习惯一样,他进屋后便带上了门。这里的空气仿佛是静止的,钟摆早就停走罢工。他的每一步似乎都能让地板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索性停在原地,用目光搜寻着大宅的主人。


        
        “你不该进城的,Clark。”

        暗处传来的他熟悉的声音打碎了沉寂。对方蜷成一团靠在角落里,完全与斑驳的壁纸融为一体。怪不得他没能在一秒钟的瞬时里便寻得到目标。
       
        “别这么说,”他皱紧眉,房间里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潮湿以及发霉的味道让他很不舒服,“你不能剥夺我关心恋人的权利。”

        他得到了一阵像极呜咽的轻笑作为回应。然后墙角处的地板尖叫了起来,Bruce走到了更亮一些的地方。
       
        “那这样呢?还是你记忆里完美恋人的模样吗?”

        Clark完完全全被眼前所见震撼,那几乎拥有一种怪异的美感。他的恋人将勉强遮盖的布料褪下,病态苍白的皮肤瞬时间被光线撕裂,继而显现出原有的狰狞伤疤;Bruce瘦削的脸庞的一半像是被灼伤了,他几乎不用超能力便能看清那些薄层皮肤下肌理,唯有双眼里的蓝色还闪动着那一点坚决……
        

        “天啊,我来得太迟了。”他喃喃道。
       
        “说实话,这和你毫无相关。”Bruce像是不好意思地又将自己遮起来,“我携有致命病菌,Clark。他们是那样告诉你们的吗?”
       
        “你指望我去相信这种鬼话?”
       
        “你清楚什么是真相的。”

        Clark像是没有听到人类话语里埋怨的意味,仍旧小心翼翼地尝试靠近他:“我不敢想象你这两年来都吃了些什么……”
       
        “储藏室里的食物。”Bruce似乎极力抗拒他的靠近,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偶尔几次我抓住了两三只老鼠——如果这让你倒胃口了的话,那我很抱歉。”
       
        “听我说,你不会相信的——”

        Clark闭上眼睛,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我仍旧希望能够吻到你,Bruce。”
       
        他等了一会儿,看着人类脸上惊异之情被笑容所取代。
       
        “得了吧。你太饥不择食了。”
        

   
        
        
        “军队闯的祸更多。无休无止的轰炸,荒唐的隔离措施…”

        Bruce咬着唇,忍受不多的阳光给他带来的痛楚与治疗。
       
        “等等。以防你问起——我没有在跟别的人约会。”
       
        Clark知道自己成功把Bruce逗笑了,可那最终转变成了一阵咳嗽。
       
        “Alf还好吗?”
       
        “那天一得到你的消息我就带他出去了……现在Pennyworth先生天天抢着做家务,Martha不能更闲了。”
       
        “哦是了,替我向Martha问好。”
       
        “她很担心你,Bruce。”Clark忽然跨了一大步,不容对方抗拒地抓住了Bruce的手。
       
        “我们得想办法把你带出去,绝对得这样。你在这儿根本得不到治疗。”
       
        “你没这个权力,Clark。我得病了。还记得吗?我得病了。不会有人会相信我是安全的。”

        “你觉得我在乎?”

        Clark紧紧盯着他,而Bruce确切感受到了那目光里的灼热——自己低温的皮肤受不了这种滚烫。

        “你或许也会被传染。谁都说不好。”
       
        “我无法容忍!”Clark闭上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无法容忍……”
       
        “嘘,嘘…”

        Bruce任由Clark伏在自己的肩头哭了一会儿。他没怎么见过氪星人落泪的样子,但他敢肯定那些泪珠也是滚烫的。
       
        “我们会把你治好的,Bruce。”

        Clark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只手伸过去把他搂紧了。
       
        “我想要你,Bruce。就是现在。我不在乎被感染或否。相信我,我比你更能忍受被太阳照射的痛楚。”

        他望见Bruce眼里不可思议的感动,后者再开口时,声音发颤。
       
        “你为此演练了多久?”
       
        “两年。”以及所有未遇见你的日子。

        他一点点润湿Bruce干裂的唇瓣,同以往一样,虔诚得像名信徒。
         
         

「…:
        Superman作了一次面向全世界的演讲,披露残酷的真相。这成功引起了世界对这座城市的重新关注,人们最终得以使那片受污染的土地重焕生机。
        哥谭没有了罪犯的居住,灵魂早就是不在了,那么她的黑暗骑士也从此销声匿迹;Bruce以投资人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人们也注意到他的身侧总是守候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始终为Wayne遮住阳光。
        Bruce成了最后一个病毒携带者,那些痛苦不比当初战斗时的弱。但他从未痛恨过谁。因为他知道,哪怕整个世界都将他抹去,Clark仍会记得这个顽固、倔强、又自私的自己。」



Fin.

------------

(原本其实是长篇来着 知道自己没什么耐性写完
(这样的设定都是起初一时爽…
(也许将来会细化。吧。
        

评论(13)
热度(116)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