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Why Him(下)


[Alfred对少爷最近处的那个对象感到一丝不满。当他认为该适时作出行动时,对方却先找上门来了。]

→双方以普通人身份相识

(结局处理较匆忙!!

------------
上(1-7)
 
 
 
(8)
       
        Clark觉得老管家对自己的偏见恐怕有增无减——每当他要回应Bruce给自己传来的一个眼神或是别的什么小动作时,Alfred的喉咙就像是掐准了时间似的咳个不停。

        他甚至觉得Alfred只差买支猎枪来守在自己原本的房间外了——当Bruce还睡在里边的时候,Clark就别想进去拿本书。

        这情况大概只有在暗中相助的Martha拜托老管家去镇上购置点什么杂物时才能暂时停止。Clark很苦恼,以至于在和Bruce终于有了来之不易的独处时间里,他都始终皱着眉头。
        
        
        “还在纠结Alf不怎么待见你么?”
       
        Bruce注意到他后,便放下才咬了一口的点心,从书桌上跳下来,滚落到恋人的身侧。
       
        “喂,大英雄,看着我嘛。”
       
        Clark无可奈何地笑着放下书,凑过去亲了亲Bruce的嘴角。
       
        “我在想他对我是不是太苛刻了。鉴于我一直有好好地……爱你。”
       
        “Alf只是从没见过我认真对待一份感情过。”Bruce让自己枕到Clark的腿上,伸出手去捧住后者的脸,“毕竟我一直没有要安定下来的意思。而他总受习惯于照顾我的一切,即使我已经不是那个蒙受巨大苦难的孩子了……”

        “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所以我才想要取得Pennyworth先生的信任,让他能够放心地把你交给我。”

        气氛逐渐凝重起来。Clark适时抓住了Bruce的双手,并带着轻松的语气轻声问道。
       
        “那现在呢?我会是那个能让你彻底停步的人吗?”
       
        他的话里虽掺着玩笑,但心底的确想要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Clark从Wayne答应与他约会的第一晚便下定决心要小心翼翼地守住自己这个多情的恋人,与Bruce一起度过的时间美好得过分,一切都不像是真的。Clark不常像Bruce那样在平日里要求恋人拿情话来哄闹。但如今最后一道障碍竟跨不过去,他怎能踏实下来?
       
        “你得知道,大男孩——”Bruce像是窥探到了Clark的心思,慢慢用指尖划过对方的唇瓣,“我之前的情人们甚至根本没有机会遭到Alf的冷嘲热讽呢。”
       
        “所以我要将你的管家愿意花费经历来和我作对当作是一种光荣?”
       
        “的确是那样。”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都轻笑起来。Clark低下头去让两个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谢谢你,Bruce。」
    
  
  
(9)
       
        Bruce带着老管家中途回去了一趟,说是为公司里不得不出席的会议。
       
        但两人回来后均显得有所忧虑,Clark甚至偷偷窥到Bruce身上多了几道伤痕。
       
        极限运动?Clark是不会接受这个理由的。但既然Bruce不想说,他便不会强求恋人告诉自己真相。毕竟Clark也尝着苦守秘密的滋味。

        他只是颇为心疼地搂紧了Bruce。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Clark抽了抽鼻子,感觉自己幼稚得像个孩子。
       
        还好Bruce并不嫌弃。
            
         
 
(10)
       
        “Pennyworth先生。”
       
        Clark鼓起勇气叫住正要走向厨房去的老管家。Alfred知道了他的意思,便示意去屋外说话。
 
         
        “我还记得你上次的话呢,年轻人。”
       
        Alfred暗暗叹气道。那天Clark告诉说他想要得到自己的祝福,那会儿他看似只是含糊应付,心里其实是在担心两个孩子终于走到婚姻那一步后再因为一些小麻烦而闹掰,那时便无力挽回了。他或许得提前设置些考验。
       
        是的,Alfred当初确实不太信任Clark。但这些天在Kent家里居住,Alfred当然注意到那两人究竟花了多少心思要缠在一起——不过的确有些碍眼。

        他还看见Clark为向自己证明他将守护好Bruce而作出的努力。那股劲只有随着自己的愈发苛刻而更加盛了。他甚至暗暗为之感动,并逐渐原谅那两人起初不把交往的事告知自己的过错——

        Alfred早就认可Clark了,或许是在后者满怀深情地望着Bruce,又或是Clark往往在不经意间说出有关Bruce的一个小习惯。那足以证明他有多在乎他。

        Clark忠实诚恳,且还隐藏着老管家解释不清的阳光的力量——一种让人安心、深信他能稳稳搭建起一个新小家的力量。
       
        另外,Alfred也希望确认Bruce是认真的…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也开始为Clark着想了。
         
         
        “先生,我原本打算下下个周末向他求婚。”Clark的声音打着颤,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Alfred是在担心他,他只以为自己可能单纯会因被老管家讨厌而被拒绝,“不过我说过的,不得到您的祝福我是不会妄然行动的……但我真的爱他。”

        Clark抬起头来,看见在屋内柔光的照射下,Alfred脸上原本的冷漠奇迹般地消失了。
       
        “Clark呀…”
       
        老管家的声音忽然柔和得像是父亲。
         
         
         
(11)
       
        这晚Martha建议他们可以去镇上看烟火演出。Alfred说他累了就不陪同了。
       
        “怪事。”
       
        Bruce吐槽了一句,忽看见Clark居然也去颇为关心地问候了几句。
       
        “尽是怪事。”
         
         
        Martha和别的女主人们挤在餐馆里谈天。年轻人都走出来,其中不乏几对爱侣,在演出前等待的时光里互相耳语着依偎在一块儿。
       
        在城市里,Clark绝不会有能和Bruce在公共场合亲热的机会,但此时此刻地面上灯光幽暗、别人也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Bruce毫无顾忌地牵着Clark的手,来到被月光照射的空地上,让他亲吻自己。
       
        Clark不会在这些时候迟疑,因此他照做了。两人很长时间里都拥吻着,哪怕当演出开始时仍恋恋不舍地互啄彼此的嘴角。
       
        “你可以让时间停在这一刻吗?在我身边?”
       
        Bruce感觉到身上燥热起来,他没少试图拿下流的话刺激恋人,但他们分享激情的次数至今还只是寥寥无几。一是因为Clark似乎偏向于保守不愿放纵(他真正疯狂起来的样子谁也没见过,不过能有多可怕呢Bruce想,我总是承受的来的),另外却是由于Bruce身上总有些新伤——其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但Clark却执意要他多加休息。
       
        Bruce感谢Clark对自己受伤之谜的不过问,但却忍不了欲火被熄灭的失落。此时此刻他不停地想要贴紧Clark,想要把属于小镇男孩的理智尽数碾碎。
       
        “Bruce,我可以,真的可以……”
         
         
        一声尖叫打破了他们的浪漫。人群突然骚动起来,却不是因为正常的表演,而是几个醉酒的混账点燃了堆积在一起的烟火。
       
        “天。”
       
        瞬时间空气被更多的尖叫声划破。更多的人跌倒在路边。烟火炸开的时候,哭闹声也响了起来。
       
        “我去帮忙!”
       
        “不。”Bruce推了他一下,注意到远处的餐馆门口正有大量的人涌出,“你去找Martha,我去帮忙。”
       
        “你会受伤的!”
       
        “我的伤还少吗?”
       
        Bruce大喊着,跑开了。Clark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在一片混乱中以最快速度绕了一大圈奔到母亲的身边。
       
        “Clark?谢天谢地,我差点被闷得喘不过气来。Bruce呢?”
       
        “他以为我帮不上忙…”Clark抱起Martha来到安全的地方,“我当然得回去找他。该死。”
       
        “孩子。”Martha拽住他衣服的一角快速说道,“他仍不知道你究竟是谁。”
        
         
        Clark扶起了几个跌倒在路边的孩童,并将他们引回其父母的身边。女人高分贝的尖叫声几乎让他失去判断能力,那些刺耳的声音被氪星的能力一一放大上数几十倍,Clark仿佛又成了课堂上会被指针走动声所惊到的孩子——
       
        他捕捉不到Bruce的声音,或许因为他那恋人行动起来轻盈又无声,极其适合潜伏在夜里。Clark忍不住失声高吼起来。
        
        
        Bruce反手给了惹事的醉鬼们各是一掌,破碎的酒瓶被对方捡起来,砸裂在他的身旁。
       
       “我相信你们是外地来的,”Bruce冷笑着,“堪萨斯绝不能喂些蠢猪。”只是被烟呛得有些气喘,他的话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而酒精似乎使那些被火光吓到的人们更加嚣张起来,他们将Bruce团团围住,嘴里扬言要将这同样的外地家伙丢到炸开的瓦片里去。
       
        然后他们其中的一个居然兀自点燃了另一堆幸存的烟火,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架势。
      
        难道还要给你们陪葬不可?Bruce暗骂一声,随后听见另一个伴随着更为巨大动静的东西坠落下来,爆炸瞬间刺目的闪光伴着耳旁惨烈的叫声同时袭击他的感官。Bruce渐渐有些神志不清起来,他只模模糊糊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像是劈开了火焰般出现在浓密的烟雾中。
         
         
         
(12)
       
        “你还好吗,Bruce?”
       
        他勉强睁开眼来,看见他的恋人正伏在自己身上从而隔开了那滚烫的温度——但,Kent家孩子的眼里怎会闪着红光?即使语气仍旧温柔,前所未有的陌生感却让Bruce觉得窒息。
       
        你是谁。
         
        
 
(13)

        “您不能进去,先生。”
       
        那晚过后Wayne便启程回到哥谭了,Clark甚至来不及为自己做辩解,Martha则是劝他给Bruce一点时间。但他终究等不了。一周后,不幸的事似乎接踵而来,因为原本都乘坐的是Wayne派的私人飞机,证件时效就没有任何问题。Clark于是在访问哥谭时碰了一鼻子灰,眼下秘书小姐又对着自己挤出抱歉的微笑。
     
     
        “Miss?”
       
        绝望之际,Clark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Alfred似乎并不惊讶于他会出现在这儿。老管家低声同秘书吩咐了几句,后者便走开了。

        “Alfred!我很抱歉!可是…”
       
        “先别急着道歉,Clark。少爷他不在这儿。”
         
           
         
(14)
       
        “他曾经一直在调查你,以确保你不会是人类的威胁。”Alfred说,“谁能料到他早已在无意间把自己许诺给你了呢?我想少爷可能只是有些迷惘,他实在是在黑暗中待得太久了…”
      
        “但这和我的身份没关系,是吗?”Clark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是那么爱他…我以为会有一个更好的时机来供我吐露一切,现在我算是失去他了吗?”
      
        “别担心,Kent先生。”Alfred凑到他耳边说道。

        “因为你已经得到了我的祝福。”
         
         
        「正好,明天就是“下下个周末”了。我这个老人也该收到点好让人高兴的消息了。」
         
         
         
(15)
       
        “你为什么要谎称我不在这儿?”
       
       紧闭的门被打开时,Bruce从里边走了出来。

        “相信我,少爷,当Superman没有选择透视这扇门时——你想要的答案已经被证实了。”
       
        “我还认识他么,Alf?”
       
        “Kent先生是个好人,少爷,即便他一直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过您的手。”Alfred转过身微笑道,“以及,恕我提醒,您一直也是个骗子。”
         
         
         
(16)
       
        庄园的夜甚至比外边降临得还早些。
       
        Bruce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随意打好了领结。他仍旧要赴宴,在灯光昏暗下来的时候勾到一个姑娘的腰,继而狂欢一个夜晚,让舆论来消费Wayne的风流。但这一切于他来说已是有些陌生了,他仍想只躺在一个记者男友的身侧,哪怕听听那些单调枯燥的打字声也好。
       
        然后他便听到落地窗那儿传来了小心翼翼的敲打声。
       
        Clark站在那儿,身上只裹着他的红披风。
       
        “我不知道哪个会更惹你生气(一个用来作为伪装的小记者或是完全陌生的外星人),所以……”
      
        “你就什么也没穿。”
       
       Bruce竭力克制住想笑的念头,打开移门来到阳台上,并心满意足地感受着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逐渐变得灼热起来。
       
        “谢罪完毕了?”
       
        “不…没有。”
       
        Clark跪了下去,并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我说过的,如果你想要,我可以为你将美好的瞬时暂停。」
        
         
         
Fin. 
         
 
 
 
 
番外(?
       
       Bruce趁机吻住了他,并任由Clark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天啊,他们终于可以造作一晚,而Clark的坦诚只让Bruce更加渴望得到……

       阳台下突然传来熟悉的咳嗽声。

        “呃…”渐渐飘离地面的Clark动作僵在了半空中,“这回还打算停下吗?”

        “你说呢?”

        Bruce反问。
 
 

评论(6)
热度(180)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